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黄山 >

怀念安徽省休宁中学三位老校长

时间:2014-09-09 10:2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关心学生的校长杨专诚

杨专诚同志是一位老革命,担任休宁中学校长的时间较长,从上世纪50年代初到60年代初,任期长达12年。那时候我正在该校读书,仅仅是一个学生,谈不上和杨校长直接接触,但是有一件“小事”是我亲身经历的,让我终生难忘。

1960年,我正读初三,当时正处于三年饥荒时期的高峰期,饥荒十分严重。我家在学校附近农村,在这之前都是走读,回家吃饭。这时因为要保证学生基本上不挨饿,同时由于是初三毕业班,所以学校规定原来的走读生也必须在学校吃饭。当时初中学生的粮食定量是每月24斤,加上又不能全买大米,要搭售相当数量的山芋干,因此学生仍然吃不饱。中饭虽然是吃干饭,但量极少,大概只有2-3两米的饭。我家同样没有饭吃,一天三餐都是以菜皮、野菜充饥。我见母亲顿顿都是吃这些东西,面黄肌瘦,心里特别难受,于是就暗暗地把自己每天中饭的那一点份额用一只小瓷缸装着,然后揣在怀里,悄悄带着溜出校门,拿回家掺上菜皮或野菜煮一煮,再和母亲一起吃,这样母亲每天也能有一点点米粒下肚了。,不料我的这种做法有一天被总务主任发现了,他把我带到办公室大加训斥,我因为“理亏”始终不说话。这位总务主任见我不说话,竟然骂我是“小偷”,把我定性为“做贼”,表现就是“偷学校的饭”。这时我终于不能忍受,就和他大争吵起来,引来了许多老师和同学的围观。我气不过,就去找杨校长,向他说明真实情况,同时大哭起来。出乎意料的是杨校长不仅没有训我,而且还安慰我说:“你这不是偷窃,你能够这样孝顺母亲,还是个好孩子。”我一听深受感动,趁机提出了准许我继续走读、退粮票回家吃饭的要求,没想到杨校长一口就答应了,并马上把食堂管理员叫来,当面吩咐这件事,于是我每月就用这24斤粮食与母亲共同渡过了饥荒。若干年后,有一次我在屯溪街上碰到了杨校长(他这时担任徽州地区体委主任),他还记得这件事,说:“你的名字我记不起来了,但是知道你就是那个要求退粮票回家和妈妈同吃的学生,你做得对啊!”我永远难忘这件事,永远记住了这位老校长杨专诚。

好校长汪勉之

1970年,我从乡下初中调到休宁中学后,没想到与时任校长汪勉之同志住隔壁房间,那是一排十分破旧的百年老屋,共有5间,住了5位教师,每间只有6平米。我简直不敢相信,堂堂的省重点中学的校长只住这种房间。我以前不认识汪校长,第一次见面,他那和蔼可亲的样子,让我倍感亲切。他是文化人出身,曾任新华社摄影记者,很健谈,谈的都是文化教育,说的都是学问方面的话题,一听就知道他是个内行。他房间里和我一样,只有一张简易床、一张三屉桌和一把木椅。他见我的桌子更旧,坚持把他的桌子换给我,理由是我写字、备课和改作业时间比他多。事情虽小,足见他工作细致深入,很体贴下属,至今还令我难忘。他去听了我几次课,回来和我交流,称赞我功底深厚,颇有口才,教学方法有创新,鼓励我不断学习,继续努力。要知道,在那个没有物欲、尤重精神的年代,一个出道不久的年轻教师,很快就得到一位省重点中学校长的赏识,该是多么大的鼓舞。

大约一年多以后,汪校长调任教育局长,旋升任县委宣传部长,最后在县政协主席岗位上退休。虽然他离开了休中,但是仍然在默默关心我。1979年,我妻子按政策被招录为乡镇公务员,原先拟分配到离休宁中学40里的某某乡,是汪校长(这时他已经担任县委宣传部部长,应称他汪部长)检查工作时发现这个情况,主动提出要把我妻子调换到休宁中学所在地的万安镇。他对某局领导说:“这个同志的丈夫是休宁中学的骨干教师,把她放在万安,更可以让她丈夫安心工作。”这件事我是很久以后才知道的,汪校长始终没有对我说起过。后来我见到他,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他却说:“我仅仅是从有利于你的工作考虑的。”主动帮了如此大的忙,还从来不张扬半句,平淡得不能再平淡,作为一位县级领导干部,这种默默助人的品质,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一辈子都从心底感谢他。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