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雕塑 >

藏竹、刻竹大家的渊源:竹径锦灰飞

时间:2009-12-22 11:01来源:文汇报 作者:沈冲 点击:

竹林七贤笔筒

喜欢竹刻的朋友,不会不知道王世襄先生(号畅安),作为当代收藏大家,他在竹刻领域的个人收藏以及潜心考据,对藏竹、刻竹的当代竹人都有深远影响。喜欢竹刻的朋友,也应该都知道洪建华先生(号徽洪),作为传承徽派竹刻的代表人物,他在近二十年中付出的不懈努力已经把徽派竹刻带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同为当代知名竹人,他们的人生际遇是否有过交集呢?在畅老刚刚离开我们的这个时候,笔者有幸和徽洪先生一起回忆了他们之间的一段渊源。

众所周知,畅老是近代浙派竹刻大家金西崖先生的外甥,算是半个浙江人,而浙派竹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对中国竹刻艺术最有影响的一支力量。但是,根据畅老的考据,浙江嘉定派竹刻的创始人朱松邻祖上本就是徽州人(“世本新安(即徽州),自宋建炎移居华亭,又六世而东徙,遂为嘉定人”,见王世襄《竹刻小言》)。嘉定竹刻风格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新安画派的影响(画派中的代表人物李流芳、程嘉燧又同时位列明末竹刻“嘉定四先生”。根据徽洪先生的考据,李来自徽州西溪南镇,程则来自徽州岩寺镇翰山村)。

但是,当时针走到近二十年前的一九九○年,却是作为半个浙江人的畅老的一本《竹刻》促成了一位当代徽派竹刻名家的诞生。在徽洪先生的记忆里,那时还在家具雕刻厂做工人的他在镇上的小书摊偶遇了畅老的这本经典著述。定价十八元,这对当时的徽洪先生是一笔巨资。所幸,他选择了买下这本书,从而在畅老的引领下踏上了攀登竹刻艺术巅峰之路。马未都曾经说过,“王世襄的学问都在他的书里了,不需要手把手地教。”显然,这一神奇功效在徽洪先生身上也发挥了作用:尽管在刚刚拜读完这本书后,他迫不及待地按照出版社地址给畅老写了一封信,但是没有回音,而他只有一次次地沉浸到畅老书中的灿烂世界,在积淀中成长。

直到十几年后的二○○六年的夏天,已经卓立于当代竹刻界的徽洪先生才在北京的小院里与这位收藏大师坐在了一起。一进屋,一派朴素且有几分凌乱的场景就令徽洪先生大出意外。没有堂皇的明式家具,也看不到琳琅陈设的多宝阁,到处都是书!当时的他可能还不知道,畅老早在二○○三年已经把一生所藏的大部分散去了,那四把一堂的牡丹纹紫檀大椅已经静静地在上海博物馆宽大的展厅中接受众多收藏爱好者的瞻仰了。

那一次,徽洪先生带去了自己最倾心的几件作品与畅老分享,其中一件明代风格的山涧莲槎笔筒,一件清代风格的竹林七贤笔筒。这只竹林七贤笔筒随后被故宫博物院永久性收藏,成为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第一件成为故宫藏品的当代竹刻艺术品。接下来的一幕,至今仍深深印在徽洪先生记忆中,当畅老从轮椅中勉力站起身欣赏作品时,他坚定地拒绝了徽洪先生试图去搀扶他的手。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一种竹子一般挺拔自立的品格。因为有这种品格,他才会爱竹,才会成为一位旷世的竹人。徽洪先生愿意用他最爱的那句郑板桥的咏竹诗来形容畅老:“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而在畅老的眼中,他看到了一位新生代竹人孜孜以求十余年在小小笔筒上留下的功力,畅老在日后写给徽洪先生的信中提到,论技法你已“胜过当代多数竹人”,但是同时他也看到了这位后辈继续前行并走向辉煌的方向:效法前人中登峰造极之辈,“多看顾珏,吴鲁珍,朱小松,朱三松,夺人心魄的作品”,所谓“取法乎上,仅得其中”;突破艺术形态广为借鉴,“如攻圆雕当多看古代雕刻塑像等。如攻浅刻、留青、深刻、透雕当多看绘画及名家作刻”;加强学识修养方面的努力,以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而今,坐在自己的竹溪堂中,回想与畅老因一本书、一次见面和几封书信所结下的情缘,徽洪先生仍不禁唏嘘这些冥冥中的安排对他的一生所造成的影响。虽然畅老走了,他还留下了他的书,他的精神,玩家的精神,对那些看似不起眼的锦灰堆的执?,对那些执?经年的玩物的洒脱地放下。虽然畅老并未亲身从艺,但是如果能够把他的这份自如渗透到刀尖笔下,那么一件件更超乎所期的文人竹刻佳作将会不断出现在世人眼前。

走笔至此,一首小诗也已在我胸中成形,就以它来为这篇文章作结吧:

浙人刀下新安笔,畅老书启徽洪随。

浅雕深刻今古意,溪堂竹径锦灰飞。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