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雕塑 >

徽州木雕:会“说”徽州话(2)

时间:2010-02-03 15:21来源:新安晚报 作者:丰吉 点击:

用艺术形式反映社会,无论是歌颂的、鞭挞的,还是纯粹记录的,这都是艺术职能的体现。木雕作为艺术形式的一种,现在人们看到的,多是一些传统题材:如《杨家将》、《刘海戏金蟾》、《文王访贤》、《观音送子》等等,还有一些装饰性的回文、动植物图案等,像惇仁堂内的木雕“徽商回乡”这样直接反映现实生活的,可谓凤毛麟角。

“会说话”的徽州木雕

这些散落在民间的徽州木雕,当地百姓的理解方式是特殊的。千百年来,他们用一种特殊的语言,在解读着这些木雕。

人们在徽州的古民居内,能不时见到刻有蝙蝠的木雕。蝙蝠,头和躯干都像老鼠。对这种形象,老百姓并没有什么好感,至于它能依靠自身发射的超声波来判断障碍物的“特异功能”,在古代并没有被人们发现。它的形象出现在祠堂、民居正厅等重要场合,其意义何在?游人百思不得其解,可在徽州人看来,这是个特别简单的问题。“蝙蝠”,是“遍地是福”中“遍”和“福”的谐音,而福祉、福气,本身是个抽象的概念,如何在具体的雕刻作品中展示这些抽象的东西?蝙蝠成了一种最好的载体。

顺着这种思维,人们便能很顺畅地理解木雕作品中的鹿、鱼之流了。鹿,是“禄”的谐音;鱼,是“余”、“裕”的谐音。福禄永寿,连年有余等美好愿望,全部寄托在木雕作品中。还有一些特殊的形象寓意,比如木刻中的龟、鹤等,往往都出现在老人的活动场所:卧室、厅堂等处,喻示着长寿;狮子,往往出现在祠堂和牌坊中,喻示着威武和权威。

木雕中的这些特殊语言,往往是与石雕、砖雕及家具互有配合,共同组成一幅完整的风俗图画,如厅堂中的八仙桌两边,一般都配有官帽椅。官帽椅的线条流畅,简捷,两条前腿下面,往往有一般人不经意的木刻“平步青云”;厅堂中间几乎全是福寿字画,配以励志、警世的楹联,而长条几桌上,则一律是东边放瓶,右边置镜,中间放着一座钟,以讨得“终身平静”(钟声瓶镜)的口福。

这些传统的木雕题材,一直延续至今,它之所以能千年不变,乃是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愿望,为百姓所喜闻乐见,体现出经久不衰的艺术生命力。

木板作书页

徽州建筑中的木刻,是一种民间艺术,它反映的内容,也多是民间传说,或坊间百姓口头流传较多的剧本、词话小说。一方方木刻,恰似一页页纸书,记载着这些百姓喜闻乐见的故事。

如《郭子仪上寿图》,宣扬的是民间十分推崇的多子、多福的观念。说的是郭子仪60大寿,他有7个儿子8个女婿,都在朝廷为官,每人手里拿一块笏板,铺满一床,熠熠生辉。当时他已儿孙满堂的盛况,而且他一辈子驰骋疆场,战功卓著,最重要的功绩是在唐玄宗天宝年间平息安史之乱,是朝中重臣。郭子仪当时已不能完全认出他的100多位孙子,子孙们向他行礼,他就点头答礼,认不得是谁。在民间,郭子仪被视为福禄寿考全沾的有福之人,他本人被看作为“大富大贵”的象征。民间画师、工匠都以他为题材,创造很多关于他的构图,想通过这种形式祈得福禄寿,所以民间才有“郭子仪上寿图”,郭子仪大富大贵彩画,郭子仪祝寿金银丝绣,郭子仪上寿磁器筒瓶,郭子仪上寿挂屏,等等。

《二十四孝图》,无疑,宣扬的是孝道。孝是中国古代重要的伦理思想之一,元代人郭居敬辑录中国古代24个孝子的故事,编成《二十四孝》通俗读物,有序有诗,用来教育儿童,可谓“孝道乃从娃娃抓起”。传统的木雕、砖雕和刺绣上,经常见到这类题材的图案。徽州木雕中的24孝图,可谓比比皆是。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