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雕塑 >

新一代沉香木雕刻大师:郑尧锦

时间:2010-02-03 15:23来源:新安晚报 作者:丰吉 点击:

物以稀为贵。沉香,因其形成周期太长而显得十分珍贵,以至于珍贵得一般百姓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但有一点是咱老百姓不陌生的:在传媒和书籍中,人们常常能看到法国人或阿拉伯人,特别爱用香水,而且还知道他们用的香水特别名贵。其实,他们所用的最昂贵的香水中,也只会含有一丁点儿沉香油脂。自古至今,如果有人能拥有一块小小的沉香,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是顶尖级别的大官或大款,或者是极少数的职业玩家。如果将沉香雕刻成工艺品,那就更为奢侈了。当然,在众多的雕刻艺人中,一辈子如果能捞一块沉香“小试牛刀”,那已经算是难得的幸运儿了。可如今的黄山脚下,却有一位年轻人,近年来专门雕刻沉香,成了圈内有名的沉香雕刻大师,此人就是黄山歙县人郑尧锦。

被商人“包养”的雕刻家

到目前为止,郑尧锦是记者此次采访的安徽省“非遗”传承人中最年轻的一位,他出生于1972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年轻老艺人”。读小学时,他就对做木工的叔叔表现得特别亲近,原因是这位叔叔的传统雕刻做得太好,龙椅、雕花木床,等等,做得精致、逼真。因为喜欢叔叔做的东西,所以一旦有空,小小年纪的郑尧锦就去看叔叔雕刻家具。渐渐地,郑尧锦也弄一块木板回家,又是凿又是刻,一晃半天,不亦乐乎。好在当小学老师的父亲不仅不反对儿子“不务正业”,反而还支持儿子“做木匠”。不过,这种“木匠”,不仅仅要会制作家具。父亲从街上买回工艺类图书,希望这个儿子将来能从工艺美术的角度,闯进“木工”天地。那时的郑尧锦是一张“白纸”,父亲想在这张“白纸”上画画,当然是很容易的。

读高中时,郑尧锦遇到一位令他敬佩的美术老师。虽然那时美术是门副课,不被重视,但这位老师却能从作品讲到作者,从作者讲到美术史,听得郑尧锦几乎痴迷。

因为对美术和木雕有着特别浓厚的兴趣,所以高中毕业后的郑尧锦,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徽州旅游工艺厂——这是个制作徽州雕刻(包括竹雕、木雕、砖雕、砚雕等)的加工厂。在这里,他结识了一批徽州雕刻名家,竹木石砚,样样有大师。这时的郑尧锦,是个既有扎实的美术基础,又特具艺术天赋的小青年。在这个工艺厂里,郑尧锦一呆就是三年,竹木石砚雕刻,他都做了大量实践。同时,他还以书为师,找到了著名文物专家王世襄写的《竹刻小言》和吴敏先生撰写的徽州雕刻系列著作,仔细揣摩前人的造型立意和技法。

在大量的创作中,郑尧锦渐渐对竹雕产生“偏爱”,特别是那些文人气息浓郁的竹雕作品,常常看得郑尧锦如痴如醉。在读书、读图的同时,他还做了很多仿刻作品。当这些仿刻作品做到“模仿谁的,就像谁的”时候,有个外省古玩老板找上门来。

郑尧锦回忆说:“我觉得这个古玩老板很有眼力,因为他利用我挣了不少钱。”

这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古玩老板,是如何利用郑尧锦挣钱的呢?

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这位古玩老板见郑尧锦的仿刻作品做到如此份上,就与郑尧锦协商:付给你每月5000元,你专门为我做仿刻品,所有做出来的,全部交给我——也即:郑尧锦只管“生产”,不管销售。而郑尧锦仿刻的明清竹雕,被古玩商拿到市场上或进入拍卖行,每一件能卖多少钱,只有这位古玩老板知道,是赚了还是亏了,郑尧锦毫不知情。

“那个年代的那种月薪,对我当然有吸引力。那几年,我被这个古玩老板‘包起来’了!”郑尧锦打趣地说。


顶一下
(18)
69.2%
踩一下
(8)
30.8%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