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雕塑 >

徽雕艺术的精品

时间:2008-03-06 05:54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楼耀福 点击:

  殷慧芬去安徽敬亭山参加笔会,回来时带来了一块小小的木雕花板,宽28公分,高14公分,薄薄的,显然是从旧窗上拆下来的。她说是在绩溪买的。这次笔会是鲁彦周组织的,同去的还有邵燕祥、王火、吴泰昌等大家。我问她这花板化了多少钱?她说八百。我说贵了。她跳起来,“你看这雕工多好,人物一个个活灵灵的,山山水水雕得多有层次!这是正宗的徽雕。徽雕,你懂吗?”
  我细看,六个古人确实个个栩栩如生,四人站在岸边桥头,欢呼着迎驾坐在船头的一位少年,船尾是一摇橹长者。这位少年大抵是吉祥、财富、好运的化身。木雕的精细处,不仅在于人物的神情惟妙惟肖,而且就连船篷这样的细节也处理得十分精致,竹编竖横交错的纹路毕显无遗。看了这块花板,我才知道徽雕也同样出色。
  徽州被誉为雕刻艺术之乡,石雕、砖雕、木雕、竹雕自古闻名遐迩。已被列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嘉定竹刻,其开山鼻祖朱松邻也来自徽州。一件明清时期的嘉定竹刻,现在已价值连城,我们在欣赏和赞叹嘉定竹刻的华美精致的同时,应该同样赞美徽州木雕的不凡。徽雕的出色,源远流长。
  我开始关注徽州木雕。
  今年春上,我和殷慧芬重又和崇徽堂的小汪接上了头。小汪原是晋元阁老戈手下的厂长,徽州人。他自立门户后,旧家具的来路除了晋元阁的“晋”之外,还有崇徽堂的“徽”。在他满是灰垢的库房一角,我们发现了这个雕花供桌。小汪拿来了手电筒,照着镶在门面上的木雕。“你看看,这人物、这花卉、这喜鹊、凤凰,一个个都像活的。”小汪像遇到知音,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叙说着这具樟木雕花器物种种的好,“好东西。大哥大嫂眼光好哇!这东西可以进博物馆的。有个日本人出二万三我都没卖。卖到国外我就看不到了。你楼大哥要,便宜些,我也卖。这东西还在国内,我到嘉定来还可以看看。”
  确实是件精品。门面大大小小地镶嵌了十五块透雕花板,其中五块是人物雕,内容涉及玩球、放风筝、采花、吟唱、逗宠物等,动作舒展,表神生动,投手举足之间透逸出古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迷恋,看来古人也是讲究“和谐”的。雕工十分精致,连风筝上的一根细细的弯弯的拉线、公鸡层次分明的羽毛、花草叶瓣的纹路都刻得细腻入微。整体完好无损。
  顺着小汪手电筒光束的不断移动,殷慧芬比我先动心。在这上面她比我更舍得花钱。
  至于日本人要买这件供桌,后来我在柴亦江处证实过。看来小汪还挺爱国的。王世襄老人早在1957年《呼吁抢救古代家具》一文中指出:“中国的古代家具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但我们自己却“重视的不够”,“长时期以来,不但没有去保护它,收集它,研究它,而是大量地被卖到国外去或大量地被摧残毁坏”。王世襄说:“解放以后,文物法令中规定古代家具禁止出口,所以被卖到国外去的情况基本上扭转了。”
  我不知道小汪是否看到过王世襄编在自选集《锦灰堆》(三联书店1999年8月第1版)中的这篇文章,但小汪不愿将这件徽雕精品高价卖给日本人的做法是合了王世襄老人的心意的。
  现在,这件雕花供桌靠墙置放在我家餐厅里。自从大餐桌换成圆台后,餐厅的空间大了许多,安置这样一件古家具,地方并不显得拥挤。供桌上面放一只我和殷慧芬三十多年前结婚时她大姐送的三五牌老式座钟和几件我们所钟爱的申窑瓷器,整个氛围祥和古朴。每每我坐在圆桌旁喝茶,目光总被那精美绝伦的木雕所吸引。
  后来,我又从小汪那里购得几件老家具。小汪送货来,一进门就说:“这不,我又看到它了!好东西。别人出什么价你都别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