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建筑 >

荫馀堂随想

时间:2010-10-17 08:12来源:徽州文化在美国 作者:胡宁 点击:

荫馀堂原是徽州的一处老宅,上世纪90年代被搬去了美国。

于心说,一幢徽州老屋为异国人所青睐且不吝巨资费尽心机进行搬迁,我还是十分高兴与自豪的。作为一名徽州人,一名热爱徽州文化并一直在为之鼓与呼的徽州人,至少我认为,荫馀堂的搬迁,从一定程度上说是西方主流文化对徽州乡土文化的欣赏及认同,也是对徽州过去荣耀的倾慕和首肯。毕竟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徽州这一文化概念了。

当荫馀堂还静处在休宁县一处偏僻的村落——黄村时,我就知道她。但真正意义上认识荫馀堂却是在美国麻萨诸塞州塞勒姆市碧波地的埃塞克斯博物馆。2004年春节,应埃塞克斯博物馆的邀请,我受黄山市政府委托,率领黄山市友好代表团来到麻州塞勒姆,进行古徽州文化、古徽州建筑学术交流暨旅游促销。当我在异国的土地上第一次细细观察荫馀堂这幢来自家乡的民居,其时的感受真的很难用言语来表述,抑或庆幸,抑或自豪。抹去背景和杂饰,异邦深巷中的荫馀堂一如黄村的荫馀堂,连同原先门口铺设的麻石路板也别无二致。然而,这里毕竟不是黄村了,环境与功用的不同,余下的就都不同了。好比卢浮宫中庄重典雅的中国明式家具与仍散落在徽州偏僻山村至今仍在发挥实用价值的明代家什,怎么也不是一个概念。重建在费城艺术博物馆里的九王府配殿,其影响也远远盖过了北京朝阳门里九王府。清代俞正燮在《徽州竹枝词》中也写过这种视角与心理的差异:“游客不知人逼仄,闲评都说好楼台”。

宛若一个遗世独立的旧梦,荫馀堂款款地立在了碧波地,看上去是那么地典雅高贵。可曾想,如果不是1997年的那个中美文化交流计划,使得荫余堂在碧波地有一处安身立命之地,荫馀堂这幢三百年的老屋也许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被彻底地拆毁,如同雨后浮萍上的水珠,了然无痕……尽管与仍旧散落在徽州大地上不胜其数精美绝伦的古建筑相比,荫馀堂算不得如何珍贵。

漫步于荫馀堂的兽脊斗拱下,低栏曲回间,摩挲着老屋上每一根檩梁,每一扇窗扉,心头却蓦地忆起了林徽因。是啊,一位女士,即便她是国徽的设计者,面对行将被拆毁的北京古城墙,她所能选择的也只能是抱墙痛哭。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又有多少人会在意一位女士那几行清泪呢。

荫馀堂是一座始建于清代康熙年间的四合五开间砖木结构的跑马楼。从字面上理解,“荫馀堂”的意思总归是要荫及子孙,不想借助中美文化交流计划真的实现了。

荫馀堂的新居在美国最古老的城市塞勒姆。在我到过的西方城市中,塞勒姆应当是最特别的一个。二十多个小时寂寞的空中旅程后,踏足这座城市,却仿佛不是站在美洲的土地上,无论是自然还是人文的景观,这里都充溢着浓郁的欧式情调。古旧的海关、左近的渔村与欧洲的海港小城一般无二,唯有霍桑的七角楼点醒我这里是塞勒姆。

虽然冬季的塞勒姆零下数十度的气候让我这个久居亚温带的中国南方人有些不适,但参观碧波地·埃塞克斯博物馆还是一件令人极为愉悦的事情。这是美国最古老博物馆,设有美国馆、日本馆、印度馆、海洋馆及太平洋附近国家馆等,每一个展馆里都有这个国家精美绝伦的展品,中国馆也不例外。尤其是新落成的荫馀堂,其整体搬迁的手笔之大,用心之专,使得我这个有着极浓的乡土情结的徽州人也不得不承认,把荫馀堂迁置于塞勒姆的碧波地是非常的妥善与恰当的。

负责接待我们的埃塞克斯博物馆中国艺术文化部主任南希·勃琳女士告诉我们,博物馆为了安置荫馀堂,专门扩宽了马路,使运输车辆畅行无阻。堵死了门侧的小街,将荫馀堂展厅与主楼相联。同时,拆迁了一大片居民区,以便给荫馀堂让出更多的空地……


顶一下
(8)
88.9%
踩一下
(1)
11.1%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