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派建筑 >

徽派建筑三绝——民居;祠堂;牌坊

时间:2008-03-08 19:14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在徽州的老街上走走,会感觉到静与寂这两种声音;黑色墙面,白色马头墙,青石板路和那插着鸡毛掸子的青花翩翩的高脚瓷瓶,黑是黑得彻底,白则白得坦然,让我们感受到的不仅仅是恍若隔世的复旧感,更主要的是加深了我们对徽州传统生活的理性认识。
故乡的徽州比真情同实中的徽州更让人们觉得恍惚,而恍惚之间,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和我们劈面相逢了……

--
这是一个谜语:
二人下山说诗(丝)文,三炮打进四川城,
十月十日来相会,三人骑马一路行。
这个谜语的谜底是四个字:徽州朝奉。
按着国学大师胡适的说法,朝奉,原来指的是当铺中的工作人员,而徽州朝奉,则是一切徽州士绅和商人的泛称了。
乡间的道路是乡土做的。
就在这里,徽州朝奉走了出去,就在这里,贞节牌坊树了起来。
沿着这条乡间的道路,我们走进徽州。
徽州在黄山和齐云山之间,南宋淳熙《新安志》说,徽州是「山限壤隔,民不染他俗」。
「山限壤隔」,就是自为一体,独立成篇,「民不染他俗」,自成一家,别具一格。
而徽州的地望,素有「吴楚分源」的说法。「吴楚分源」就是说到了这里吴和楚有了一个分界,徽州,是江南的风貌,徽州又是江西的风气。
所以我们看到的徽州,是一个黑白的徽州。
黑白两色应该是徽州最本质的灵魂了。
 黑是黑得彻底,白则白得坦然。
黑色瓦面,白色马头墙;它的青石板路以及两旁紧闭的黑色木门;白色的门罩,残缺的砖雕;阳光下溪水泛出耀眼的光芒;一个老太走过我们的身边,旧式的帽子下面藏着苍老的面孔,隐隐约约,我们看到了几缕白发。
黑白两色如果有声音的话,那一定是静与寂这两种声音。


--
所以我们看到的徽州,是一个旧气的徽州。
古意森森。
锈蚀的镜子。
或者,落满灰尘的条桌上的老式花瓶,没有插花,也没有插那把旧气的鸡毛掸子。
徽州是旧气的,旧得只剩下黑白两种颜色。
徽州的这种旧气是本质的,自然天成的,仿佛一个家教很好的小姑娘,见了人总是笑眯眯地问好。即使是做了媳妇,做了婆婆,也是心平如水的样子,心里知道生活是艰难的沉重的,即使是这样,家教很好的小姑娘脸面上也决不露出半丝懊恼。
与旧气相呼应的是「旧时月色」。这四个字真好。形容月亮的文字实在太多,而旧时月色。好像我们穿旧了的衣裳,那种初穿新衣时的拘束已过,剩下的只有旧衣裳的软绵与体贴。
所以我们看到的徽州,是一个幽暗的徽州。
这是时间与人生的缓慢幽暗。
时间走到徽州这个地方,忽然不想走了,它任性地停在路边桥上上,看风景去了。而人生呢,也在缓慢与幽暗之中徐徐地展开。
胡适说:「我是安徽徽州人。」
胡适的老家,是在徽州绩溪县城约四十公里的上庄。曾在这里为官的吴拙安赞美这一派风景是「其山清以旷,其水环以幽」。
就在这样的风景里,少年胡适诵读着「人心曲曲湾湾水,世事重重叠叠山」。
九年家乡教育,曾经让胡适津津乐道,让胡适深深怀念。
1959年,离开家乡多年的胡适,立在窗子前久久凝望。其实窗子外没有什么耐人寻味的风景,秘书生怕打扰了胡适的沉思,悄悄地退出房门。
就在这一瞬间,秘书听到胡适轻声背诵起了古诗:
「古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这一瞬间,胡适想起的,是远在千山万水之外的故乡徽州。
走在乡村的路上,我们首先听到了乡村的吟唱。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夫妻双双把家还」,情深意长的小夫妻回到家里耕田织布的时候,《天仙配》,流传为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成了黄梅戏的代名词。


--
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座旧戏台。
千年风雨一幕戏,戏下场了,戏台却是风情依旧。
并非通常理解的保护文物,仅仅就是出于感情习惯,戏台的完好无损,不是重新修复的那一种完好无损,锣鼓和琴声一响起来,就能回到当年四时八节热烈的芬围之中,人也变得幸福多了。
最初的时候,采茶歌或者黄梅调,是田野乡村的山歌小调和叙事民歌,安庆的民间艺人就是根据田野乡村的山歌小调和叙事民歌的特点,吸取了安徽地方戏曲青阳腔和徽剧的曲调和表演形式,进行充实和改造,然后,在广大的乡村演出。
没有遭到官府的禁锢,也没有受过文人的改造,黄梅戏从来在民间生长,民间传说民间故事民间的生活气息和泥土芳香,健康而纯正。广大的乡村,就是通过唱戏看戏来表达他们生活平安和幸福的感受。
每年,在祭祀土地神的日子里,乡村里总要演戏的,这就是社戏,乡村里的唱戏,往往和一些宗教活动联系在一起的,戏开场了,乡村的人们也得到了某种降福祛灾的保证。
《安庆史话》这样评述黄梅戏:它生长在锦绣旖旎的江南,它不像秦腔那样融会着塞北草原的高昂气势,又不像河南梆子那样充满着黄河奔流的雄健气概,它散发着江南泥土的芳香,委婉缠绵,轻柔优雅。
在外乡人看来,黄梅戏仿佛山野吹来的风,仿佛春日溪头的荠菜花,又仿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