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徽商崛起 >

徽商典当铺会票

时间:2011-03-17 15:13来源:钱币资讯 作者:秩名 点击:

清代徽商会票实物已经《文献》杂志几次公布,但由徽商典当铺签发的会票此前未见报道。安徽省博物馆藏有徽商许道善典会票4张、许道丰典会票4张,立票日期在道光九年?1829年?至十年之间。就此略作介绍,以见前近代中国民间金融业之一斑。

明清时期徽商开设的典当铺遍布全国。明末仅河南一省就有徽典213家。清代徽商更是在“大江南北开质库”,典当业成为徽商的主要行当。清代典当业有准金融的性质。这些会票反映了徽州典商之间资金流动的情况。

徽典会票书写在便笺上,诚如扬州盐商所言:“只一封书是货财”。会票代实银是商品经济发展的必然。票为竖式,内框长19厘米,宽10厘米。8张会票有7张是会到“恒记”名下,一张会到“广记”名下。“某记”者,典当铺之名号也。典当会票使用的平砝是“典平”,与乾隆十九年徽商吴若千所立会票使用“徽平”不同,说明供贷双方均为典商。会票票面金额较大,3张为1000两,5张为500两。这决不是典商向一般客户放贷所为。借贷期限全都约定一年,“期至对周”是也。但不难看出,当时规定还贷的时间并不十分严格:道光十年正月初七许道善所立会票约定,“期至冬间,本利一并归还”。冬季有三个月,究竟应该在哪一天还呢?这反映了当时民间金融业不成熟,不像现代金融业计算利息一天不爽。

从徽商典当会票所反映的利率来看,8张会票中7张约定“每月壹分贰厘行息”,月利1.2%,年利14%左右,比较适中,不是高利贷。徽商资本来源有的即是借贷而来。明末徽州人金声说:徽商“挟资行贾,实非己资,皆称贷于四方之大家,而偿其什二、三之息。”这里说明称贷于“大家”的资本年利率在20%—30%之间。若徽商用借贷来的资本去开典当铺,必然要谋取高于此的利润方可生存。因此,明代徽典取息有的年利超过30%也就不足为奇了。从道光会票所反映的徽典资金拆借情况也可看出,清代资本利率较明代总体呈下降趋势。

当然,明代徽商也常常以较低的利率来争夺市场。如《休宁率东程氏家谱》载:明代徽商程锁“中年客溧水,其俗春出母钱,秋倍收子钱。长公?程锁?居息市中,终岁不过什一,细民称便,争赴长公”。此前,溧水县有“倍收子钱”的高利贷资本;程锁以“什一”之利经营,取胜是意料之中。又如《金陵琐事剩录》载,明代南京“当铺总有五百家,福建铺本少,取利三分四分,徽州铺本大,取利一分二分三分,均之有益贫民。人情最不喜欢福建”。典商利率的高低与其经营的规模效益相关。福建典商资本小,必依赖于高利率方能生存,而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规模偏小的高利贷资本必然要被淘汰。明清两代官方对典当利率有原则规定:“每月取利,并不得过三分。年月虽多,不过一本一利。”月利三分是明清典商对外经营的一般分寸。上面介绍的清道光时徽商典当铺会票月利皆在一分二厘,是典商内部资金拆借的利率,即典商资本的成本利率。

有研究者认为,明清典当商以高利贷盘剥人民,不劳而获,坐享厚利,无风险可虞。其实不尽然,尚需具体分析。通过清代徽典会票可以看出:典商资本的成本利率为月利一分二厘,对外放债时月利三分,典商所获一般为月利一分八厘。这应是正常的商业利润。且典商也存在着巨大的经营风险,如销毁呆帐——“焚券”者大有人在。从许道丰典所立会票的批注来看,典商的经营及其资本运作已难以为继。道光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所立会票原约定:“来年秋间本利一并归还”,而批注云:“十一年十二月收还本乙千两。息未收。”道光十年正月初九日立会票,原约定时间为“对周”,而实际还贷已经两年,利息分文无收。这反映了鸦片战争前夕徽商金融资本的窘态。

徽州典商签发会票,在异地划拨资金,实现资本流动,是一项经常性的金融业务。笔者见到一份《道光二十六年汪氏典业阄书》,其产业按四房分析,并定有析产十四条。第八条载:“各亲友附记存本墨议,均已载清。此外四典并无会票在外。”这是清代徽典普遍签发“会票在外”的确凿证据。会票广泛运用于资金流动,表明业内已建立起良好的商业信用。此汪氏四房典业在分析产业之前已经将会票帐目结清。汪氏典业大房阄分得资本共足钱五万五千二百四十七千八百三十文,其中亲友等存款四项达一万五千二百七十九千九百七十三文,约占总资本的28%。其具体数字为:“收公项拨来生息本足钱肆千柒百千文;收各亲友存公项拨来生息本足钱叁千五百千文;收自亲眷存公项拨来生息本足钱陆千五百千文;收本典各友附生息本足钱五百柒拾玖千玖百柒拾叁文。”由此清晰地看到道光年间徽典的资本构成。将生息资本存入典铺的“亲友”“亲眷”“典友”等客户,大约不出徽商血缘和徽州地缘的范围。显然,与明代徽商资本“皆称贷于四方之大家”相比,清代徽州民间金融投资阶层更加扩大。受徽商的影响,徽州民间金融意识较为普遍,即使农民签定承当赋役合同,亦言定违约者充赔“照依当店起息算还”。

许道善典和许道丰典所立会票,中见人同为“见会许晴川翁”。道善、道丰可能是同宗兄弟。徽商所立会票和借贷券一样,须有中人担保。担保人一般家道殷实,人品较好,有信用;在票券上署作“见会”、“凭中”、“中”等。许晴川同为两典作“见会”,表明他是许氏家族中一位信誉度颇高的长者。作金融担保要承担连带责任,若债务人不能清偿,甚至有由担保人代为偿还的例子,表明徽州民间金融业务发达,而商人的契约意识则更强。

通过以上简析可见,徽商典当铺会票具有丰富内涵,是商业信用的产物。在跨入近代社会门槛之前,作为中国最大商业集团之一的徽商,其信用经济已经构成。俗谚云:“无徽不成镇”,徽商网络支持了信用经济的形成。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