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徽商崛起 >

徽商精神的内涵及其现代价值

时间:2011-09-04 16:4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方光禄 点击:

有这样一个地区:方圆不足国土面积的千分之一,却拥有两个始置于秦王朝的古县,并在两千多年的历史积淀中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人口不满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一,其足迹却踏遍国内大部分城镇街市,并涌现出一批全国知名乃至具有世界影响的文化名人。这就是徽州,一个让世人感到惊奇并为之魂牵梦绕的神奇的徽州。

在越来越受到学术界关注的徽州经济文化领域,徽商始终是一个凝重的话题。自从上个世纪中叶(1947年)著名社会经济史研究专家傅衣凌先生发表《明代徽商考——中国商业资本集团史初稿之一》一文,对徽商作了开拓性的研究后,建国初期,以傅衣凌先生和藤井宏先生为代表的中日学者对此又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出现了《新安商人研究》等一批巨作。80年代以来,徽商研究进入全盛时期,省内以安徽师大为代表的研究群体和叶显恩、刘淼、陈学文、范金民、王振忠等省外学者,陆续推出近20部学术专著和数百篇论文,对徽商的起源、经营领域、活动范围、性质、特色及历史地位等重大问题进行了广泛研究,基本揭示出徽商这样一个在中华帝国后期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历程中影响卓著的区域性集团的历史原貌,为今天我们对其作进一步反省和检视奠定了必要的基础。

徽商数百年的经营活动,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遗产。我们认为:有形的物质财富固然宝贵,但无形的精神财富更应得到今人的珍视。而徽商精神就是其中将会让我们世代受益无穷的财富之源。

徽商精神是由徽州商人共同创造的,代表了他们的社会存在的本质力量和根本性的特征,其内涵十分丰富。我认为其中最为重要的有以下七点:

一、敏锐的创业眼光。商场如战场,能否准确及时地把握时机,得失只在几微之间。其决定因素是从业者的文化素养。徽州商人自小接受教育,相比于其他商帮要优秀得多,因此能够在张弛万变、风云诡谲的商界权衡利弊,击败竞争对手。明正德、嘉靖间歙县商人程澧出吴会、尽松江、走维扬、抵幽蓟,“万货之情可得而观”,他虽“坐而策之”,四十年后却“加故业数倍”就是一个典型事例。所以《江南通志》说徽州商人“善识低昂时取予”,“以故贾之所入,视旁郡倍厚。”

二、进取的人生态度。在自然经济占主体的时代,徽州的自然条件十分恶劣。出于谋生的需要,徽州人不得不从小背井离乡,外出创业。异地的陌生、商路的艰险,无不从肉体到精神残酷地折磨着他们。但素以“勤于山伐,能寒暑,恶衣食”著称的徽州人,都能肩负父兄、家族生存发展的重负,义无返顾地“离世守之庐墓,别其亲爱之家庭”,“近者岁一视其家,远者不能以三四岁计”。许多人“一贾不利再贾,再贾不利三贾,三贾不利犹未厌焉。”歙县商人许荆南在荆州贸易,生意亏本自感无脸回家;其子许尚质继承父业,“浮游四方,取什百之利”,前后在四川活动二十年,虽家资百万,也“不竟芬华”。正是他们这种开拓进取、矢志不渝、百折不回的勇气和经历,为徽州人树起了不朽的“徽骆驼”纪念碑。

三、诚信的处世风格。在前资本主义时代,商业资本到处都代表着一种“劫夺的制度”,“侵占和欺诈”的行为在市场上司空见惯。在商业资本的盘剥下,农民和小手工业者受害极深,于是“无商不奸”之类的诅咒此起彼伏。然而这正表明了一个事实:讲求商业道德,建立公平交易的市场秩序,已经成为时代的迫切要求。在这种形势下徽商举起“诚信”的旗帜,本着先义后利、义中取利的心态走进市场,恪守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奉公守法、互惠互利等基本道德,自然博得广大生产者和消费者的欢迎,使他们在生意场上左右逢源,处处受益。徽商吴南坡“宁奉法而折阅,不饰智以求赢”、“人宁贸诈,吾宁贸信”的表示,胡仁之大灾之年不为“斗米千钱”所动、平价售粮的举动,都使徽商“诚信”的风格得以彰显,进而成为徽商集团的标识。

四、合作的人际关系。相对于商海的狂风巨浪,个体的商人只是一叶扁舟,虽然舵手技术高超,也往往难以抗拒自然的威力。因此,“合作”作为一种商人的基本素质,较早就有了需求。而象我们这样的国度,长期以一家一户个体经营为特色的农耕生产为主体,“合作”的意识自然不能与长期以渔猎经济为主体的西方国家相提并论。但在徽商这样的集团里,基于多年闯荡商海的经验,他们对和谐的人际关系的追求依然执着,并且卓有成效。他们善于处理同宗人士的关系。明末休宁义士金声说:徽商“一家得业,不独一家食焉而已,其大者能活千家百家,下亦至数十家。”他们也注意强化同乡的情谊。遍布各地的徽州或新安会馆,就是徽商将具有地缘关系的同道拢聚在一起的重要据点。即便是与消费者,建立的也是互惠互利的长期联系。清代歙县商人吴炳留给子孙的是十二个字:“存好心,行好事,说好话,亲好人”,又说自己活到老,学到老,犹深感“厚之一字,一生学不尽,亦做不尽也”。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