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徽商崛起 >

缎铺掌柜张黄狗

时间:2011-08-28 14:2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秩名 点击:

张黄狗,旌德人,为缎铺掌柜。一夕晚归,路出吕家巷口,睹一丽人,艳妆华服,脸晕桃花,似从酒筵散归者。一丫髻婢,笼灯导其前。婢固识张者,呼问:“张掌柜何来?”张泛应之,手擢烟竿,就灯乞火,吸烟而去。

丽人者,左妇也。张既过,妇呼婢,问张居址。婢悉告之。明日,婢至铺招张,言:“主母将有裁制,乞移趾商尺寸焉。”张往,妇具精馔,留饮于室。张曰:“卿一妙龄丽妇,秉烛留私人夜饮,不畏人言耶?”妇曰:“夫以行商远出,恒数岁不归。伯氏为武庠生,住舍隔绝,妯娌不甚闻问。相从只此婢,妾之心腹也,无为作梗者。昨晚相逢邂逅,即欲邀过寒舍。只以甫经识面,未免惭于启齿。然已终夜旁徨,不能成寐。不识男儿意念,曾否有同心焉?”张曰:“甚于妇人!”两情缱绻,遂共绸缪。自是往来无间,床头阿堵物,亦恒得其佽助。

时届秋获登场,张为居停主人征租乡间。同伙有李黑狗者,藉称为张寄语,殷勤诣妇。话言投契,由是张冠而李戴焉。先自妇昵张时,中冓之丑已为伯氏所闻,思欲禁止之,而妇固弗忌也。及得李,欢情益密,留恋香闺,至数日不出。伯愤甚,遣人下钥焉,再夕不通出入。李甚惶窘,妇固言不妨。俟夜二鼓时,于厨旁隙地,束薪燎火,伪为失慎者。烟焰交兴,红光四彻。邻舍惊其变,鸣钲趣救,水龙麇至。人声潮涌,裂门而入,李得乘间走脱。赴火者随光寻视,则已燔柴欲烬,须臾扑灭,人亦星散。伯计不成,心益忿恚。

越数日,伺李之复至也,率无赖数十人围其第,叩门请见。妇问:“谁何?”以伯氏对。妇曰:“阿弟远贸未归,氏以青年独处,深更幽阃,非伯氏请见时也。”或谓伯曰:“是妇口齿伶俐,稍或冒昧,必为所陷。不如其已也。”伯曰:“势已至此,不入虎穴,安得虎子?”乃复谓妇曰:“伯来无他意,暖昧事适已目睹。不获证明,不罢休也!”妇曰:“伯氏名列胶庠,固不能为弟妇擒奸。然不明示诸君,则冤受污名,何由卒白?搜而不得,诬妄之咎,实由自取。勿谓泼辣妇敢狂啮也。”乃振管启扉,数十人蜂拥以入。

搜其室,不得;尽觅左右舍,穷及藩溷,皆虚无人。登楼大索,杳无踪迹。盖李当惊变时,婢引登楼,拨椽推瓦,升屋而卧于脊畔,椽瓦检覆如故,人鬼无知者。伯大窘,妇曰:“已先事言之矣。奸非细故,不宜卤莽,今竟何如耶?”伯默无一言,索然俱散。妇恐其诈,虽整阈下键,惟垂帘烧烛,默伺舍外动静,不敢呼李,李亦不敢下。

越一更次,中外寂然。李欲试探之,解瓦一钱许,抛掷堕于檐际。讵巷侧仍有伏伺者,得响辄发,呼曰:“屋有人焉!”众应声出,火燧俱辉,器械并举,罗唣一晌时,屋上仍无声息。众私语曰:“夜色昏黑,略无所睹,岂其一误再误耶?”伯曰:“事急矣,试以诈激之。”乃大声呼曰:“狂奴不下,可携火枪来,梯檐击毙之。”所言如是,实无枪也。李闻呼胆战,恐遭所害,思欲奔脱,踏瓦乱窜,格格有声。众曰:“人在是矣!当各守四隅,无俾漏网!”且呼曰:“梯在檐间,苟自下投首,当活汝;不然,火药且发矣!”李不得已,乃下。诬以贼,缚而送诸官。

李自言为左妇奸夫,非贼也;伯以妒奸寻衅耳,有左妇可问也。官拘妇质讯,妇供一如李,伯无所伸辩。于是,李既管押,伯亦系学宫。据妇词,即欲褫伯衿服。伯惧,就讼师某谍之。某曰:“君之此举,本太孟浪l夫伯氏之不能为弟妇擒奸者,正恐扳以妒奸,则伦纪攸关,律将加重耳!今为若谋,虽万里之遥,必觅乃弟回里。一顶绿头巾,须彼自求出脱。不然伯氏之口,恐难与弟妇之奸夫对杖也。”于是,遣干仆出,访得妇夫以归。始脱伯氏于狱,并授妇书,使另醮。张黄狗情不忘妇,密买官媒,购得之。

(本文转自网络,标题为本站编辑修改,欢迎知情者告知作者姓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