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徽商崛起 >

徽商与上海

时间:2011-09-05 21:5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郗延红 点击:

提要:位于长江口的松江府,自明清以来就是全国工商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也是历史上徽商在长江流域的主要活动场所之一。上海工商业的发达,吸引了徽商前往贸易;徽商的活动,又促进了上海的繁荣。徽商在上海的活动,在中国经济史上书写了重要的一页。

关键词:徽商;贸易;松江府(上海)

明清以来,“钻天洞庭遍地徽”,在民间经久流传的这句民谚中的“徽”即指足迹遍“禹内”的徽州商帮,它再现了明清时期这个全国最大商帮崛起称雄三四百年的历史图景。诚如史志所载:“徽之富民,尽家于仪、扬、苏、松、淮安、芜湖、杭州诸郡”。(1)“休宁巨族大姓,今多挈家存匿各省,如上元、淮安、维扬、松江、浙江杭州、绍兴、江西饶州、浒湾等处。”(2)早在明朝成化年间,有人说:“松(江)民之财,多被徽商搬去。”(3)这虽属戏谑之言,却从反面印证了一个史实,也足见当时徽商已是松江府(近现代以来为兴起的大都市上海所替代)活动最活跃、且拥有相当雄厚财力的一个商帮了。在一些史志记载里,多见有“贾松江”“贾云间”“居云间”“商游吴淞”“业贾上海”“贾于嘉定”等文字记述。譬如明代嘉靖时,休宁人邵鸾“贾云间”,独捐巨资,修复金汇、薛家两座桥,又“尝以岛夷发难,同诸父老白当路,筑邑城,愿输财筑城若干丈。”(4)另一位休宁人程元利“贾于嘉定……值倭围城,捐金募勇士,为诸室先,受甲登聛,城卒能保。”(5)正因旅居上海的徽人日益增多,他们为了合力谋求同乡的公共利益,便于清乾隆十九年(1754)联合宁国府人在上海大南门外共建起当地最早的商人会馆之一——徽宁会馆(号“思恭堂”)。此后,徽人到那个地方业贾经商的越来越多。如绩溪县上庄明经胡氏家族,大约在清乾隆、嘉庆之际,胡兆孔率先赴上海闯荡商海,继之接踵者不绝,到了道光、咸丰年间,“列肆上海者又有万字招牌十三肆,皆兆孔公派也;鼎字招牌九肆,皆志俊公派也;而余派亦称是。同治、光绪之际,则上海有贞海公之鼎茂、王庭公之万生端、贞春公之松茂”等,皆为“业并素封”的富商。降至清末,胡氏“旅居上海一带为最多,率常数百人。”(6)另一支宗族王氏“光绪末经商上海者尤多。”(7)而由胡氏茶商家庭出身的名流胡适,对本家族乃至家乡人在外经商的情况知之甚明,他曾经就编纂《绩溪县志》事宜谈起一番意见:“应注重邑人移徙经商的分布与历史……新志应列‘大绩溪’一门,由各都画出路线,可看各都移植的方向及其经营之种类。如金华、兰溪为一路,孝丰、湖州为一路,杭州为一路,上海为一路,自绩溪至长江为一路……”(8)由此可见,上海是经商活动较晚些的绩溪人外出服贾的五大区域之一,这也佐证了上海地区乃是明清徽商竞相趋赴的一块商业宝地。

从所涉行业来说,历史上的徽商经营的四大主打行业是盐典茶木,这些在松江府(上海地区)均有徽商染指,尚且商绩不俗。

明朝徽州府歙县人(今属徽州区)汪道昆陈言:“吾乡贾者,首鱼盐,次布帛…”(9)这种情形在明清松江府的徽商群体也可见一斑。明清时期的苏、松两府正是浙盐行销的主打口岸之一,而浙盐与淮盐一样,向为势力雄厚的徽州商帮所操控,在松江府行盐的商客几乎都是徽人。清顺治十二年(1655),上海盐商汪凤翔等人联名要求官府禁止胥吏对他们栽赃陷害,状书词称:“商等俱系徽籍”,“远挟重赀”营运于江浙之间。(10)明末清初,“原籍徽州”“原籍新安”的商人程嘉宾与张式之均在嘉定县行销盐业。(11)清末黟县宏村大盐商汪定贵于同治、光绪之际除在扬州、汉口、渔亭设源顺盐号及盐店行销食盐外,还在松江购置店堂,常驻职员,来往于浙杭、两淮、申浦之间,做成红火的盐业生意,他在从事盐业同时,还利用返回空船捎带各地名特土产,异地销售,获利颇丰,富甲一方,“亿则屡中,佥曰良贾”,跻身于徽州巨贾之列。(12)徽州盐商的财势很是兴旺,形成徽州商帮的中坚。徽商经营的其它众多行业,往往是在盐商的大力支持和带动下发展起来的。明清徽商在松江府的活跃,与徽州盐商势力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