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徽商崛起 >

徽商妇的情感哀怨

时间:2011-09-08 22:2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柏家文 点击:

摘要:徽商妇,徽州社会的一个独特群体。新婚后不久,她们便要送夫远出经商,离别时的难舍依依,守望时的苦苦思念、煎熬与哀愁,寡居时的凄苦与悲凉,是她们一世无法解脱的情感宿命。

关键词:徽商妇;情感;思念;哀怨

徽商,富甲一方的地域性商帮,兴盛于明中叶至清乾隆朝,前后称雄宇内整整三百余载,创造了辉煌的业绩。而今,我们在慨叹徽商辉煌业绩的同时,也不禁惊叹那些在幕后付出了巨大牺牲、给予他们莫大支持的徽商妇。留守徽州故地的徽商妇不仅在持家兴业、孝悌家人、培育子女等方面解了侨居异地徽商们的后顾之忧,而且在情感上承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苦痛与煎熬。本文试以一定的史料为基础,剖析徽商妇们的情感世界。

一.临别时的难舍

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的徽州,地处皖南腹地,群山环抱,地狭人稠,土地贫瘠,“能以生业著于地者,十不获一。”因此,为了觅求生存与发展,徽州人不得不以贾代耕,经营四方。一首徽州民谣“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徽州徽州梦徽州,多少牵挂在心头,举头望月数星斗,句句乡音阵阵愁。”唱出了徽州人的无奈。按徽州人的习俗,男子十三四岁外出站店当学徒,十七八岁遵父母之命回乡完婚①,短暂的新婚欢聚之后,便要送夫远走他乡,出门经商。顾炎武《肇域志•徽州府》中说“(徽州人)取妇数月则外出”②。民国歙县志亦有“邑俗重商,商必外出……新婚之别,习为故常”③的记载。燕尔新婚,欢聚短暂,对徽商妇来说,须承受多大的情感伤痛!流传于歙县一带的民谣《十送郎》④唱出了徽商妇送别郎君时的难舍与爱恋。

一送郎,送到枕头边,拍拍枕头睡睡添。

二送郎,送到床面前,拍拍床沿坐坐添。

三送郎,送到槛闼(按:窗)边,开开槛闼看看天。有风有雨快点落,留我的郎哥歇夜添。

四送郎,送到房门边,左手摸门闩,右手摸门闩,不晓得门闩往哪边。

五送郎,送到阁桥(按:楼梯)头,左手搭栏干,眼泪往那流;右手提起罗裙揩眼

柏家文:(1975-),男,安徽枞阳县人,历史学硕士,铜陵学院外语系讲师。

泪;放下罗裙透地拖。

六送郎,送到厅堂上,左手帮哥哥撑雨伞,右手帮哥哥拔门闩。

七送郎,送到后门头,望望后门一棵好石榴。心想摘个石榴给郎吃,吃着味道好回头。

八送郎,送到荷花塘,摘些荷叶拼张床。生男叫个荷花宝,生女就叫宝荷花。

九送郎,送到灯笼店。别做灯笼千个眼,要学蜡烛一条心。

十送郎,送到渡船头。叫一声撑船哥、摇橹哥,帮我哥哥撑得稳端端。送郎送到小桥头,手扶栏杆望水流。船家啊,今天撑俺家郎哥去,何时撑俺家郎哥回?

可以看出这个徽商妇将郎哥从床边一直送到码头边,多么的难舍难离!字里行间,既有表达对郎哥的慰留与依恋,又有对郎哥真的是要出门时的失魂落魄与不知所措;既有对郎哥爱情要忠贞专一的告诫,亦有对郎哥早日回乡的企盼。她心中自问:船家啊,你今天撑俺郎哥去,你又何时撑俺郎哥回呢?其情其景,多么让人难以释怀。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