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徽商崛起 >

徽商妇的情感哀怨(2)

时间:2011-09-08 22:2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柏家文 点击:

清人倪伟人撰的《新安竹枝词》⑤亦有类似的词作。略举一二:

[其一]

仙姥峰头日欲低,将军岩下草初齐;

春风一棹渐江水,直送依郎下浙西。

封锁茶箱问水程,饯春筵上饯郎行;

郎行正向金阊去,听说西施妾恨生。

紫霞山上鹧鸪啼,紫霞山下草萋萋;

侬在紫霞山外住,送郎时过阮公溪。

[其二]

刺桐花发侬入门,刺桐花落郎出门;

侬入门时郎新喜,郎出门时侬断魂。

词一描绘了一个青草初齐、春风和暖的春日,一名徽商妇在送郎去苏州(金阊)时的依恋,从紫霞山外到渐江水边,送了一程又一程。词二中“刺桐花发侬入门,刺桐花落郎出门”一句,足见这对新人欢聚时日之短。新婚燕尔,就要送夫远行,无限春愁加离愁,怎不叫人“断魂”。

二.守望时的思念与哀怨

徽州地区流传一句“一世夫妻三年半,十年夫妻九年空”的谚语,胡适先生在其自述中这样解释道:“一对夫妻的婚后生活至多不过三十六年或四十二年,但是他们在一起同居的时间,实际上不过三十六个月或四十二个月——也就是三年或三年半了。”⑥徽州人一世夫妻聚少离多,数年、十数年乃至数十年不归十分常见。流传于徽州一带词曲对此作了如实地描述,如方士庹的一首《新安竹枝词》⑦云:

健妇持家身作客,黑头直到白头回;

儿孙长大不相识,反问老翁何处来。

这首词以徽商自述的口吻讲述妻子在家持家,自己从满头黑发的青年就身客异乡,直到一头银发才回乡,长大了的子孙竟已经认不出“我”了,反过来问“我”这老头子是从哪里来的。这位徽商一直未回乡的时日可以想象了。再如倪伟人的一首《新安竹枝词》⑧写道:

三月春风柳絮飞,双双紫燕入重帷;

阿郎重利轻离别,十数年中不见归。

阳光明媚的三月,春风和煦,柳絮纷飞,紫燕双双衔泥筑巢,而“我”的阿郎哥却已离别十几年没有回乡了。这首词以紫燕双双作比拟,衬托出徽商妇无尽的思念与孤独。读罢让人惆怅,感伤。

为谋生计,身客异乡的徽商,不得不重利轻别离。这就使得身为徽商妇的徽州女性,只好长年累月生活在窗迎冷月、灯摇残照的闺怨情愫之中。多少花容月貌在相思中灯枯油竭,多少良辰美景在等待中晓风残月。无尽的思念与等待中,青丝变白发,送不走的是点点心愁,等不回的是出外丈夫。流传于徽州的一首民谣《前世不修》⑨中这样唱道:

徽州徽州好徽州,做个女人空房守,

举头望月怜星斗,夜思夫君泪沾袖。

一首《歌哭词》⑩形象地描绘了一个徽商妇长年累月思念丈夫的神态:

斜倚门框手叉腰,望郎不回心里焦。

望年望月望成双,单望那床几驮妹,妹驮郎。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