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徽商崛起 >

石达开相助“胡玉美”

时间:2012-04-07 20:27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秩名 点击:

清朝道光末年(1850),光彩熠熠的“胡玉美”金字招牌,在安庆街市已悬挂了二十年。酱园老板胡兆祥,在儿子胡云门、胡竹芗的辅助下,生意逐渐兴盛,酱货远销长江中下游城镇,遐迩闻名。

为招揽四方来客,“胡玉美”商号门楼装饰一新,以松鹤呈祥的图案,点缀着花式排窗的门面,与门前赭红色铺路石色泽融合,使牌匾相映增辉。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清咸丰三年(1853)上半年,安庆成了清军与太平军交战的主战场,双方在此进行生死决战。省城安庆尽管城围只有九里,垣高不及两丈,但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就连咸丰皇帝也看出这点,他曾严谕琦善:“倘安庆有失,必将其军前正法。”其意很明显:清军与太平军交战,必须死守安庆,此城万不可失。

1853年2月24日,石达开率领先头部队浴血奋战,一举攻克安庆后,不久又被清军占领。接着,太平军火速调集军队反攻,于6月9日再次夺回安庆城。

战争的拉锯战,使安庆城遭受重创。城内商号、店铺、作坊等纷纷关门,万物匮乏,经济萧条。享有盛名的“胡玉美”,也被迫暂停营业,胡氏家族在观察战局的变化,待战火硝烟散尽后,再谋发展。

1853年9月26日,翼王石达开奉令率一批文武官员及6千名战士由天京(南京)乘船到达安庆,设防驻守,建政安民,筹建太平天国安徽省新政权,筹集军需物资,继续进行西征。城内商贾与百姓敲锣打鼓迎接太平军,但大街小巷的商号、店铺仍紧闭大门,商家仍有顾虑,弄不清太平天国对私营工商业的政策,不敢轻意开张营业。

胡兆祥守着酱园焦急万分,街头巷尾对太平天国的议论声不断传来,他越听越烦,终于沉不住气了,让大儿子胡云门到对面徽州黟县茶商程泰仁开办的“程记茶庄”探个究竟。因为程老板商业信息灵通,在上海、天京等地都设有茶庄分号。

胡云门从“程记茶庄”了解商情后,情绪低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在胡兆祥的再三追问下,胡云门才开口:“情况不妙啊!天京将发达的私营工商业收归公有。商店一律挂“天”字号招牌……”

胡兆祥气得直跺脚,像发了狂:“买卖本利归天王所有,工商无利,那商人经商还图什么呢?……”

他点燃起水烟袋,将白铜制作的烟袋嘴含在口中,以平静心情。胡兆祥不觉浮想联翩:损害商人的利益,决不是太平天国的目的。也许是有人造谣惑众,不可轻信……

没料到,几天之后,太平军在大街小巷墙壁上,贴着天王洪秀全颁布的《天朝田亩制度》,有关于平分土地的:“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还有《待百姓条例》:“店铺买卖本利皆系天王之本利,不许百姓使用,总归天王。”

随之,地方政府工商管理机构,按天王旨意,又张贴布告:安庆私营工商业户一律收归公有,为“诸匠营”、“百工衙”,商店则要挂上“天”字号牌子,变私营为公营……

此间,安庆城商家、作坊、铁、木、竹营造厂一片恐慌,工商人士感觉大难临头。胡兆祥凝视着“胡玉美”招牌,泪似泉涌,一下子跌倒在地。

胡云门与胡竹芗立即将父亲扶将起来。胡兆祥目视儿子,嗓音微弱,叮嘱道:“快将‘胡玉美’招牌收藏起来,无论如何招牌不能丢,它是胡家命根子……”

太平天国新政权将有关工商业的法令与政策颁布,目的是想安抚民众,鼓舞人心,激励工商者开通商道,搞活经济。想不到适得其反,安庆城商店照旧关门闭户,商业贸易反而全然中止,就连小商小贩也不见踪影。而胡兆祥闲在家里,天天陪伴妻子甘氏上佛堂烧香许愿,请求佛祖保佑“胡玉美”能重见天日。

转眼间,进入冬季,天寒地冻。一天,胡兆祥顶着寒风,从四牌楼逛到省府街。往日的清朝巡抚衙门,如今是太平天国安徽省府所在地,旁边是石达开府第。他路过翼王府门前时,只见安庆一些商家老板跪在那里,一根根长辫子拖在地上,嘴里不停地高呼:“求见翼王!”“请翼王给我们作主哇!”

胡兆祥灵机一动,定神一看,发觉“程记茶庄”老板程泰仁与大新桥街“吴盛发盐店”老板也跪在那里请愿。胡兆祥早就想拜见翼王,求个说法。于是,他急忙捋起长袍下跪。不多会,只见22岁的石达开头扎布巾,跨着大步迎出来。他走到下跪的商贾面前,立即摆动双手,拉大嗓门道:“请诸位商贾站起来,有话好说!”但商贾仍跪地不起,石达开与身旁侍卫将商界名流一一扶起。

石达开是广西贵县人,自幼经商。他参于洪秀全领导的金田起义后,进入军队领导核心,兼管财务,熟悉商市行情。石达开见当前安庆满目疮痍,商业陷于瘫痪,百姓日常生活所必须的油、盐、粮、布等奇缺,而部队行军要粮草先行,咋办?他率领太平军来安庆驻防后,整日焦急万分,昼夜不得安宁。此刻,他轻言慢言地问:“诸位商贾有何要求?”

请愿的人们活跃起来,一个接一个诉说:“请翼王给我们作主,允许私营经商,留一条活路……”

石达开耐心听完商贾的意见,慷慨激昂地说:“请大家放心,我在安庆着手易制,上奏天王恩准后执行。商道必须开通,经济一定要搞活。你们先开店复业,我命令士兵不许干预你们正常经营。请各位回去吧!”

胡兆祥见翼王支持私营工商,精神一下振奋起来。他重返酱园后,劝说儿子将“胡玉美”招牌再挂起来。而胡云门提出:“复业仅挂招牌不行,还得筹集资金购买蚕豆、辣椒、盐等原材料,以及考虑产品销路。还是等一等再说。”

十多天过去了,胡兆祥见资金难以筹集到位,就叫胡云门给石达开写信,请求向工商部门借贷,以渡过难关。胡云门将信写好后,亲自送到翼王府,请转交石达开。

石达开接到“胡玉美”来信时,正逢他上奏天王的“安庆易制”奏章,被天王洪秀全恩准,并在奏章上批阅:“翼王替朕解忧。”石达开情绪高涨,立刻与官员张潮爵、曾天浩等人商议,如何放贷资金恢复与发展安庆私营工商业,搞活经济,保障军民生活所需。经研究后,先支付“胡玉美”和准备挂牌营业的“余良卿”商号部分订金,订购胡玉美酱园酱货与余良卿膏药,以解决军队行军打仗的燃眉之急。

军需部门迅速派人到“胡玉美”,找胡兆祥洽谈酱货生意,签定契约合同后,按货款预付一半订金。胡兆祥父子眉开眼笑,感谢石达开恩重如山,使“胡玉美”绝路逢生。

与此同时,“安庆易制”文告正式颁布。文告中有关条文规定:“士农工商各安业,纳款当差凛遵行;百般贸易俱可做,烟酒禁物莫私营。”就是说,除烟酒公营外,其它产品都可以私营。

“胡玉美”得到太平军订购酱货的预付金,对安庆私营工商业震动很大。接着,工商管理部门对设在安庆的茶庄、糖杂百货、粮、油、盐、布庄等商店发放贷款,只要在6个月内将借贷归还,可不付利息。商家好似久旱遇喜雨,纷纷开张营业。“胡玉美”等商号也获得了很好的发展机会。

(本文转自安庆晚报,欢迎知情者告知原作者姓名)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