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徽商崛起 >

探论徽商诚实守信之贾道商德及其鉴今益世作用

时间:2008-08-31 18:20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郗延红 点击:

明清时期,在中国经济舞台上崛起了一支能与晋商叫板称雄的商业劲旅,这便是繁盛达三四百年之久的徽商,其商业资本之巨、活动范围之广、经商能力之强、从贾人数之多、影响作用之大,在古代商业领域可谓首屈一指。明朝万历年间的谢肇淛曾说“富室之称雄者,江南则推新安,江北即推山右。”所谓新安是徽州的古名称,山右为山西的别称,这就无怪乎有“无徽不成镇”、“钻天洞庭遍地徽”之类的民谚经久流传,可见当时的徽州人在历史上创造了令人瞩目的经济奇迹,写就了一页辉煌炳世的历史篇章。而在徽商获取功业垂成的诸多因素当中,他们在经营理念及营商实践这两个层面上崇尚诚信为本的业贾之道和从商之德,无疑都是带有根本性的因素。对此已见它文零散涉探,笔者也草撰拙文参与探讨,并祈望方家学者不吝教正。

一 忠诚立质:徽商待人接物的圭臬

徽州商人大多强调“忠诚立质”,主张在商业经营活动中“以诚待人”,摈弃有些商人所惯用的“智”、“巧”、“机”、“诈”等等一切不正当的聚财手段,结果都能够赢利成业。明代休宁商人张洲少时潜心举业,后来“挟资游禹航,以忠诚立质,长厚摄心,以礼接人,以义应事,故人乐与之游,而业日隆隆起也。”对此明朝歙县商人许宪曾解释说:“以诚待人,人自怀服;任术御物,物终不亲。”意即只有以诚待人,人家才会信服你,跟你相交做生意,倘若只顾在贸易或交往中耍弄歪术搞算计,那么不用说是人,就连物最终都会对你敬而远之。故“其经商也,湖海仰德”,“出放江淮间,而资益积。”歙县商人鲍雯、梅文义及江长遂等也都是这样的人:鲍雯他“自遭父丧,家道中落,急欲以科目自奋,而连踬于有司  拄门户,艰辛万状。先世曾治盐策两浙间,不得已往理其业。虽混迹廛市,一以书生之道行之,一切治生家智巧机利悉屏不用,惟以至诚待人,人亦不君欺,久之渐至盈余。”梅文义“家素贫,弱冠行贾,诚笃不欺人,亦不疑人欺。往往信人之诳,而利反三倍。”这样,岁届中年时,他就积累起数千两银子的资财。江长遂在宛陵经营盐业时“待人接物,诚实不欺”,以至积攒起上万两银子的家当。还有一位名叫鲍大臣的歙县商人也因拾金不昧不取非义之财而名声大作,他凭借做人成功带来经商成功,人们“争先鬻其货”,使他大发其财。徽商们深知,商人和顾客二者是互惠互利的,商人只有诚实不欺,方可赢得顾客的信任。故而他们在生意场上往往是“宁奉法而折阅,不饰智以求赢”。因为在他们看来,“能受苦方为志士/肯吃亏不是痴人”,有时吃点小亏是福,往往能占大便宜。清道光年间商人胡荣命贾于江西吴城镇五十余载,向来童叟不欺,由是名声大著。待归老还乡后,他断然拒绝一人提出的“以重金赁其肆名”的要求:“彼果诚实,何藉吾名也?”他珍惜声誉意在诫人诚实,唯有凭借“以诚待人”去业贾行商,才能创出过得硬的金字招牌;倘若待人非诚,就是借用得到别人的金字招牌也无济于事。再有为人憨厚刚直的清代婺源人朱文炽在珠江经营茶叶贸易时,一旦出售的新茶过期后,他总是不听市侩们的劝阻,吩咐伙计们在交易契约上注明“陈茶”二字,以示诚实不欺。虽说因此在二十余年的茶叶生意上亏蚀老本数万两银子,然而却“卒无怨悔”。尤其是著名的清代绩溪籍红顶商人胡雪岩在杭州“胡庆余堂”药店里曾亲自署名并签章制作一块牌匾,正面书题“戒欺”二字,其后续有小跋云:“凡有贸易均着不得欺字,药业关系性命,尤为万不可欺。余存心济世,誓不以劣品弋取厚利,惟愿诸君心余之心,采办务真,修制务精,不至欺余欺世人,是则造福冥冥,谓诸君之善为余谋也可,谓诸君之善自为谋也亦可。”他以“戒欺”作为经商准则来自律其身且诫律店员,向世人宣示诚实不欺的经营理念,诚为可贵。

徽州商人尚且在同别人合伙经营或者受雇替他人经营时也总是遵循以诚实为本的原则。如徽商张懋仁协助胞弟经商于临江清江镇,兄弟俩凭一个“诚”字同心协力做生意,一个是“怡怡雅饰,一钱不私”,一个是“服其德量,无敢欺翁”,结果他们“雄产乡邑”。又如清代婺源人詹谷在崇明岛替江湾某业主主持商务,时值业主年老归家,詹谷克难排险,苦心经营,终获厚利,然而却不存半点私心。其后业主之子来到崇明岛接摊承业,詹谷将历年出入帐簿尽数交还,有鉴于他“涓滴无私”,当地人无不叹服他的忠诚和正直。无独有偶,另一位清代婺源商人毕周通曾接受邻村故旧王某的存银六十两。王某死后,“人无知者”。但是毕周通却专门设立一个帐本,记录下存银的年月及利息数。几年过后,王某之子长大成人,毕周通便拿出原帐簿,将王某的存款连本带利一并奉还,闻者无不叹服。还有清代婺源商人程焕铨曾受番禺友人张鉴之托,替他管领“宗人运盐二万有奇往海南”。等到海南时,张鉴已死,宗人想乘机瓜分船上货物,程焕铨力争不可,坚持将船上货物完璧归赵交还给了张鉴之子。还如徽州籍盐商江明生因诚笃可信,便被同族一位巨贾聘到扬州任差理事,“君诚笃操练,握算庭户管钥之间,业兴海滨千里之外,用能主宾倚重,相与有成。”再如明末休宁人陈世谅“尝远服南粤,与岛夷为市,以至诚相感召,夷亦敬而惮之。”由此可见,明代徽商以至诚赢取岛夷外商的信任,把生意做到海外,的确具有一种“治业有经”的商业性格。总之,在古代徽商中,除了一如《拍案惊奇》卷十五里所刻画的唯利是图“爱财的魔君”卫朝奉之流的极少数人所不齿的“徽狗”而外,他们绝大多数都在经营中非常注重诚实守信。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