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天宝初年李白奉诏入京地再考辨

时间:2009-04-11 00:39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丁放 点击:

天宝元年,李白奉诏入京,临行前别妻女时作《南陵别儿童入京》。从詹鍈《李白诗文系年》到复旦大学中文系《李白诗选》、郁贤皓《李白选集》皆认为南陵即今安徽南陵县。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学者主张李白由山东应诏入京,并进而坐实南陵为山东曲阜的一个村庄。笔者对此诗的背景进行了较为系统的考察,认为南陵即今安徽南陵县:

南陵在梁武帝时已置县,《旧唐书·地理志三》江南西道宣州南陵县:“南陵,汉春谷县地。梁置南陵县。武德七年,属池州,州废来归。”《全唐诗》中有三十七处提到南陵,从其具体描写来看,有百分之八、九十指今安徽南陵县。与李白同时的诗人如孟浩然《泊宣城界》:“西塞沿江岛,南陵问驿楼。”王维《送张五諲归宣城》:“渔樵南陵郡,人家青谷谿。”王昌龄《至南陵答皇甫岳》:“与君同病复漂沦,昨夜宣城别故人。”李白本人的《江夏赠韦南陵冰》、《赠韦南陵冰》、《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书怀赠南陵常赞府》、《与南陵常赞府同游五松山》、《送通禅师还南陵静隐寺》、《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纪南陵题五松山》诸诗之南陵,无一不是指今安徽之南陵县。李白诗提及南陵者共十处,南陵明确指“东鲁”或“鲁郡”者未见。比较明显的例外是李白的《酬张卿夜宿南陵见赠》,诗的开头四句“月出鲁城东,明如天上雪。鲁女惊莎鸡,鸣机应秋节”明为鲁地景物,詹鍈先生系于天宝四载,即李白被唐玄宗“放还”之后曰:“当是秋季鲁城作。”詹说甚是。詹引朱谏之语曰:“白宿东鲁,张卿以夜宿南陵之诗赠白,白酬之也。”朱氏之意当为此诗是张卿作于宣城之南陵,李白在鲁地酬之,也言之成理。瞿蜕园、朱金城先生《李白集校注》按云:“此诗之张卿当即卷九《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诗中所指之人,此云:‘我昔辞林丘,云龙忽相见。’是二人在长安相识也。”据当代学者考证,此张卿指玄宗之婿、玉真公主侄婿、张说之子张垍,且此诗作于开元十八年李白一入长安之时,细玩《酬张卿夜宿南陵见赠》一诗中的“我昔辞林丘,云龙忽相见。客星动太微,朝去洛阳殿”,说明二人曾到东都洛阳朝见过皇帝,“与君各未遇,长策委蒿莱”,可知二人皆无功名,故此张卿不可能是张垍,因为驸马不可谓“未遇”,李白也不应用此口气将自己与之相提并论,至于诗题中的南陵,则尚须新材料来证明。但即使这首诗作于鲁地,也无法证明与《南陵别儿童入京》作于同时,不能作为《南陵别儿童入京》一诗作于今山东省的证据。

说者又谓“黄鸡啄黍秋正肥”句所写非中原景物,黍产于中原,而江南主要产稻米。但唐人写江南风物,却时常提及“黍”,仅以“鸡黍”连用为例。孟浩然《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裴司士员司户见寻》:“厨人具鸡黍,稚子摘杨梅。”《戏题》:“已言鸡黍熟,复道瓮头清。”孟浩然这几首诗,当作于其故乡兼隐居地襄阳一带。秦系《早秋宿崔业居处》:“鸡黍今相会,云山昔共游。”严维《酬王侍御西陵渡见寄》:“若不嫌鸡黍,先令扫弊庐。”秦系、严维均主要生活在今浙江一带,诗中所写亦为江南风物。柳宗元《田家三首》(其二):“里胥夜经过,鸡黍事筵席。”柳宗元被贬至南方,诗亦作于此贬地。杜牧《村行》:“半湿解征衫,主人馈鸡黍。”杜牧年轻时江西、宣歙等地任幕职,中年后任黄、池、睦诸州刺史,皆在江南。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