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天宝初年李白奉诏入京地再考辨(2)

时间:2009-04-11 00:39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丁放 点击:

有人根据乾隆《曲阜县志》来推测的“南陵”在曲阜,最不符合学理。该县志上说“曲阜县……计村庄之大者一百四十有一。……西南十有四:……陵城南庄。”说者曰:“其地今为陵城镇,人称南陵”。且称据当地文化局的同志所言,这个村庄现在就叫做“南陵”,(见安旗《李白诗指要》)以此为证,殊为未安。因为既找不到此地在唐代名“南陵”的任何依据,又没有任何证据说李白此诗与此地有关。

从李白行踪来考察,天宝初年,他完全有可能置家南陵。李白于开元十三年出川,“仗剑去国,辞亲远游”,至湖北安陆,娶故相许圉师的孙女为妻,从开元十五年至二十五年,“酒隐安陆,蹉跎十年”(李白《秋于敬亭送从侄游庐山序》),这期间,他到过扬州、金陵等地,(并于开元十八年左右“一入长安”)。开元二十七、八年,李白曾与王昌龄会于巴陵(王有《巴陵别李十二》),与孟浩然会于襄阳(李白有《赠孟浩然》),可见从出川至开元末,其生活轨迹一直是沿着长江两岸展开的,王琦《李太白年谱》说李白开元二十三年移家东鲁,并无确证。故此段时间内他在宣州、南陵一带(与上述地区均在长江沿线)游历,且移家南陵,是完全有可能的。至于李白移家东鲁的时间,我推测可能在他被“赐金放还”之后。李阳冰《草堂集序》曰:“天子知其不可留,乃赐金归之,遂就从祖陈留采访大使彦允,请北海高天师授道箓于齐州紫极宫。”魏颢《李翰林集序》:“以张垍逐,游海岱间,年五十余尚无禄位。”李、魏二人都是李白晚年交情极深的亲友,且都受李白之托为之编辑文集,其言足资采信。现在可以考知的是,李白天宝三载离开长安后,与杜甫会于洛阳,二人又与高适同游梁、宋(今河南开封、商丘一带),李、杜又同至鲁地,并拜见北海太守李邕。李白很有可能在此时期移家东鲁,时间约在天宝三载至五载。

《南陵别儿童入京》与《别内赴征三首》均作于天宝元年,地点均为安徽南陵。有人认为《南陵别儿童入京》作于今安徽南陵,时间在开元十八年李白一入长安时。此说不确。一来李白不可能这么早就将家移至南陵,二来“仰天大笑”二句不像初闯长安的年轻人的口吻,而让人觉得李白此行有些来头,最大的可能就是奉诏进京,否则不应如此欣喜若狂。李白有《别内赴征三首》,诗云:“王命三征去未还,明朝离别出吴关。白玉高楼看不见,相思须上望夫山。”“出门妻子强牵衣,问我西行几日归。归时倘佩黄金印,莫见苏秦不下机。”“翡翠为楼金作梯,谁人独宿倚门啼?夜坐寒灯连晓月,行行泪尽楚关西。”郭沫若《李白与杜甫》认为作于至德中奉永王召别内而作。此说亦不确。李白赴永王幕之前正隐居庐山,其诗云:“半夜水军来,浔阳满旌旃。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寄江夏韦太守良宰》)稍后又有诗云:“穆陵关北愁爱子,豫章天南隔老妻”(《万愤词投魏郎中》)。而《别内赴征三首》无一语提及安史之乱,上述诗句及与《永王东巡歌》相比较,即可知绝非作于同时。《南陵别儿童入京》重在写给儿女,其中“会稽愚妇轻买臣”,对妻子表达了不满;《别内赴征三首》主要写妻子,对妻子又颇含深情,二者的语气有些矛盾,如果要对其原因作一些猜测的话,则可能其妻原本对他此次长安之行并不看好,所以李白先写了《南陵别儿童入京》,诗中表达了对妻子的不满。也许过了两天,当李白真要离开家时,其妻的态度有所改变,李白对妻子也有不舍之情,故又作了《别内赴征三首》,诗中“归时倘佩黄金印,莫见苏秦不下机”二句,对妻子亦微含不满。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