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徽州文书研究十年回顾(7)

时间:2009-04-16 22:30来源:中国史研究动态 作者:阿风 点击:

对于家产分割与继承问题,徽州文书中存在的大量的分家书与遗嘱继承文约对于探讨这一问题有很大的帮助。日本学者臼井佐知子在《论徽州的家产分割》(《近代中国》第25号,1995年10月)一文中通过对分藏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经济研究所和北京大学的248 件家产分割文书及相关文书的分析,对中国传统社会“家”的概念、立分书家族的职业、立书人的选择、家产分割原因,家产分割的内容和方法以及共有财产的管理等诸多方面进行了具体的分析。作者认为中国的分家是指分割住宅和分别进行家计核算,并不是完全意义上成立新“家”,家产分割的管理权属于长辈,但他们也不能随意确定分割的比率,同时寡妇在原则上也拥有对家产的继承权。最后作者认为:至少在徽州,‘分家’或家产分割并不是理念性的行为,而是依着实际情况灵活进行的。对于“承继”问题,臼井佐知子也有专文论述,她在《徽州家族的“承继”问题》(《95国际徽学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安徽大学出版社1997年)一文中将承继关系文书分成“承继文书”、“入赘文书”、“卖身文书”、“其它的应役文书”四种类型,并加以分别论述,他指出:继嗣的主要目的与其说是传宗接代,毋宁说是继承家产。“承继”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一种义务和承担义务人权利的保证。

徽州地区一个重要特点是民俗健讼,因而保留下来很多诉讼方面的资料。徽州文书中存在着大量的状文、拘票、帖文、信牌、提单、保书以及许多互控案汇抄、讼词稿、谳语等,对于研究诉讼制度以及诉讼制度史以外的内容将会有很大的意义。卞利在《明清徽州民俗健讼初探》(《江淮论坛》1993年第5 期)一文中认为明代中后期由于徽州经商者日多、田土不重而来的贫富悬殊的产生和社会风俗的变革成为“健讼”的最重要原因。而徽州民俗健讼表现在土地山场、风水坟地、塘@③水利、婚姻继承以及主佃、主仆等各个方面的争讼。处理争讼的程序,一般是先由宗族,再由“文会”,如再不能决,则讼于官,而官府的判决也基本上以“文会”的处理意见为依据。同时由于健讼之风的驱使,明清时期的徽州人逐步在实践中树立和增强了契约观念。利用徽州文书来研究诉讼制度的另一个探讨重心是关于里长、老人等在明清诉讼制度中所处的地位问题。中岛乐章在他的《〈从茗洲吴氏家记〉看明代的诉讼处理程序》(《95国际徽学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安徽大学出版社1997年)一文中,利用《茗洲吴氏家记》所见的一系列诉讼文书,分析了明代审判程序的一般特点,指出了其与清代诉讼程序的不同之处,着重分析了明代中期对诉讼案的验勘、调查、调解、拘唤等过程中,老人和里长所起的关键性的作用。1997年长春的明史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周绍泉先生发表了《明清徽州诉讼案卷与明代地方裁判(梗概)》一文,该文概述了徽州诉讼案卷的特点,进而分析了明初朱元璋建立的“以良民治良民”的地方裁判体制的内容以及明末地方裁判的新变动,文中主要利用争产贴文、状文、拘票、信牌等诉讼文书原件探讨了里长、老人等在地方裁判体制中地位的变化,特别是明末在地方拘审中里老地位的沦丧。并且提出在地方裁判中用法、用礼、用情虽有不同,但包括和息讼案在内,都是“揆理准清,缘情定法”,既无独立于法律之外的另一个体系和原则,亦不存在所谓的“第三领域”。

十年来徽州文书的研究成果很多,本文不可能一一罗列,只能做到有重点的分析,虽然文中尽可能地以作者的角度去阐述观点,但有些理解仍恐有偏颇之处,还望专家、学者批评指正。

字库未存字注释:

@①原字为禾右加同

@②原字为火右加高

@③原字为土右加曷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动态》199802,中华文史网整理编辑)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