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民国时期的泾太茶税局――兼记原太平县商会会长陈子敬

时间:2009-04-18 22:20来源:中国徽州税文化博物馆 作者:赵一芳 点击:

民国时期的泾太茶税局设在泾县马头镇,马头镇位于青弋江岸边,与宣城毗邻。泾县、太平两地运往长江的船筏皆需经过这里。茶税局实为一税卡,主要针对太平、泾县两地运往芜湖、南京、扬州、镇江等大量茶叶(达200多万担)进行征税,每年5月份开始营业,到八月份工作结束。

茶税局隶属安徽省财政厅,局长由财政厅任命 ,但实际运作却是采取“明委暗包”的办法,即谁承包税卡,谁就是局长,但局长一经省财政厅任命,就具备国家权力的法定性质。

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安徽省财政厅将泾太茶税局的征收标价定为九千八百元(银元)。太平旅宁茶商苏虎臣(永丰岭下苏村人)回到安徽,通过关系,以一万零八百元的超标价格将茶税局承包下来。这显然是一笔有利可图的生意,他回到南京后喜气洋洋,当时他与曹葛轩、陈良盔三人合资在南京商业繁华的地段三山街开设太平春茶叶店。这一趟生意当然也是三人合伙,另加一个叫曹良青的同乡朋友,并指定陈良盔新过继的儿子陈子敬任茶税局局长。陈子敬年方二十七岁,相貌堂堂,颇有气度,他出任局长一职,最为合适。但陈良盔却以年轻无社会经验婉加推辞。苏虎臣就说,“这个职务有名有利啊,子敬将来出任干事,履历上是好看的,何不现在就让他去锻炼锻炼?”苏虎臣几句话就将陈良盔说动了心,便欣然接受下来,但陈子敬本人却不愿意,原因是他认为苏虎臣是个太过精明的人,与他共事随时都有吃亏上当的可能。

苏虎臣点子多,过去当过兵、胆子也大,他与曹葛轩、陈良盔合伙经营,依靠的是曹葛轩的社会关系和陈良盔的经营才能,曹葛轩太平永丰人,原任南京某区区长之职,后任南京市商民协会理事,在南京颇有名气和地位。陈良盔是太平新明人,十几岁开始在南京学徒,当店员,当经理,积累了一定的商业经验,在南京开设永太茶行,在浦溪开设大华茶叶店,并与朋友合资在南京、镇江、浦镇、宣城等地开设多家茶叶店,商业资本较为雄厚。在三山街的太平春开设以后,规模较大,处在繁华市口,夺利于市,但流动资金常常紧缺,每次都由陈良盔去设法解决。

苏虎臣承包泾太茶税局之后,大喜过望,就向南京茶业界同行吹嘘可获利万元以上,引起了旅宁太平茶商的不满和警惕,显然,不增加税赋,是不可能获上厚利的,他们纷纷向南京市茶业同业公会提出要求,由公会来承包和管理茶税局。当时的公会理事长是陈石生,他是陈子敬的胞兄,陈良盔的长侄。他出面找到苏虎臣,要求苏虎臣让出茶税局的经营权,由茶叶同业公会出面承包,其中的一切费用由公会如数付给。苏虎臣一口回绝,多次协商,他坚决不让。在这种情况下,茶商就责询他如何征税?营业税要征多少?苏虎臣回答说省财政厅已经出了布告,规定短期营业税按每百斤茶叶价值的百分之一点五征收税金,按质收税等等……

“按质收税”就是说值百元壹担的茶叶纳税壹元伍角,但如何按质论价呢?必须把每件茶篓都要拆开,验质以后,才能征收。这就刁难了茶商,增加了许多麻烦。以前这里都是估价纳税,一批茶叶有多少篓,每篓估价征收多少即可。现在的按质论价,茶商不会答应,运输茶叶的帆船和竹筏也不会答应。因此南京茶叶同业公会派代表与苏虎臣协商,要求按原来的做法估价纳税,每百斤茶叶不分春夏茶一律按原来的壹元贰角纳税,并要求同苏虎臣一道到安徽省财政厅公决。苏虎臣坚决不同意去,他强调财政厅布告是法定文件,必须照此办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