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民国时期的泾太茶税局――兼记原太平县商会会长陈子敬(2)

时间:2009-04-18 22:20来源:中国徽州税文化博物馆 作者:赵一芳 点击:

在此争执之下,本来就不想去出任茶税局局长的陈子敬,向父亲陈良盔建议,让出税卡的经营权,不必与茶商作对。陈子敬认为叔父陈良盔在南京茶业界有一点声望,为这事与茶商作对得不偿失。但陈良盔却认为苏虎臣精明能干,既已承包下这项税务,一切还是由他作主吧。此时的苏虎臣故意在南京茶商中扬言,每担要征税壹元八角,因而矛盾更加激化,在茶商中引起动荡和不安。南京茶商只得派代表回太平联络船记、茶农联名向安徽省财政厅上诉。上诉方以南京茶业同业公会理事长陈石生和泾太联合出口协会会长刘敬之为代表,被告方就是泾太茶税局长陈子敬,官事打到省厅,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南京日报在头版右下角登出一条“哥哥告弟弟”的新闻,即陈石生告陈子敬。也因此,叔父陈良盔与长侄陈石生结仇,陈子敬与太平的船户、茶农代表刘敬之结怨。

但是安徽省财政厅裁决,仍然是以布告规定:按每百斤价值百分之一点五征税。有财政厅的这一尚方宝剑,苏虎臣态度也就更强硬了。从而更加激起茶商、船户和茶农的愤怒,闹得群情激愤,新茶上市前,他们放出话来,如是茶税局以壹元八角征税,就联合起来把茶税局砸烂,坐牢大家去。一时间浓烈的火药味弥漫开来。身为局长的陈子敬担心会闹出大事,就直接出面找苏虎臣协商,要求苏虎臣作出让步,但苏虎臣态度仍然非常强硬,陈子敬就说要到安徽省财政厅去取消自己局长的资格来相要挟。苏虎臣无奈之下,就把股东曹葛轩、曹良青两个找来,与陈良盔一起商量,说现在木已成舟,局长是不能辞的,不然在茶业界也就没脸做人了。经过四个股东的协商,决定作出让步,改变原计划,不分质量高低,一律按一元五角一百斤征收。

谁知这个方案并不能得到茶商们的满意,他们说原来都是按壹元贰角征收,你凭什么要提高到壹元伍角?你不是想发财又是什么?他们坚决要按壹元贰角征收,否则就用武力去解决。而苏虎臣的最低限度就是一元伍角。

在这种针锋相对的情况下,苏虎臣再次到安徽省财政厅要求支持,财政厅的负责人对苏说营业税征收按我们定的政策办,按价值的百分之一点五征收,我们当然支持你。并致函泾县县政府,要求保护茶税局,不许纳税人肇事,不法分子要严惩云云。苏虎臣拿到这份公函就立即赶到泾县,并向泾县政府请求派一个班十多人的自卫队驻扎在马头镇(即茶税局处),履行保护之责。这个要求得到泾县政府的同意,由此苏虎臣的态度再次强硬起来,他对陈子敬说,你不要害怕,春茶一律按一元捌角征收,夏茶按壹元伍角征收,就这么办,看他们能怎么样?

陈子敬当时很年轻,只有二十七岁,而苏虎臣是他叔父陈良盔的朋友,合作中,一直以来都是当作长辈看待的,在儒家文化的薰陶下,晚辈尊重长辈,孝敬先辈,不能随便忤逆长辈意志。但是,现在,陈子敬实在忍无可忍,他清楚地看到按照苏虎臣的话去做,必然要闹出事来,特别是请来十多个自卫队,与家乡的老百姓对立,一旦闹出事来,首当其冲的是他这个傀儡局长,而且还要将家乡的百姓大大得罪,他下决心必须要改变这种一心想发财,不顾老百姓利益的做法,对苏虎臣说:“既然要我当局长,我就必须有职有权,如果非得要按一元八角、一元五角收税,你就得另请高明,”然后甩手而去。

面对有点初生牛犊不畏虎的陈子敬,苏虎臣只得去找陈良盔,这时候的陈良盔真有点骑虎难下的尴尬,这一趟买卖还未开始就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他本来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如果真要闹出什么事来,他就完全得不偿失。但他毕竟还是相信苏虎臣的,而且也不能半路撂挑子,说过的话必须是要算数的,他的原则就是不能闹事,哪怕亏本也不能闹出事来。他把他的这个意思告诉了陈子敬,嘱他快去赴任,不必再与苏虎臣争执了,现在已到四月中旬,五月初就要开征茶税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