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呈坎毁字事件的历史考究

时间:2009-08-28 15:51来源:hzwh.com 作者:未知 点击:

在徽州近代教育史上,新型教育的兴起和发展曾历经坎坷。其中,当地民众心理上不予认同乃至由此显露出来的强烈反对情绪,都成为重要障碍。发生在清末的呈坎毁学事件就是典型的一例。

两等小学堂位于歙县北乡呈坎村。据民国(歙县志》记载:该校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由罗凤翦、罗亨濂、罗尚杰、罗运松、罗会坦诸人创立,以罗氏宗祠为校舍……历举罗风翦为堂长。”它的创办是近代西学传人古老徽州的产物。当年正月,呈坎村留学日本的三位洋学生罗会坦、罗运松、罗会矗回乡度假,在应邀出席该村文会的例行聚会时,介绍了日本明治维新后教育普及及其对社会产生的巨大影响,于是众议筹资创办一所新式学校,由罗会坦等三人拟订方案,公推罗会坦之父罗凤翦主其事,罗会矗之父秀才罗凤藻(亦即罗风翦之弟)等人参与。七月,罗会坦等三人学成回国参加筹建,秋季开始招生。因呈坎人口集中,文风昌盛,富裕家庭较多,加之学校实行男女同校,因此学校开办后,学生很多。据冯煦《皖政辑要》记载的光绪三十四年统计数字,全校学生达到七十九名。在全徽州府41所小学堂中,潆川两等小学堂人数最多,规模最大。

但就在开办之初,就遭到一场横祸—学堂被捣毁,参与其事的居然就是呈坎村民。此事影响之大,引得1874年创刊于上海的《汇报》也在八月五日(公历9月22日)迅速做了报道:八月初三日,安徽歙县滦川罗风藻等创办学堂,传说将抽人口捐、菜  子捐、米捐、牛猪捐等,群众深夜捣毁学堂与罗宅。

从报道看,引起众怒的事由是办学经费的筹措。民国(歙县志》载:滦川两等小学堂办学经费源于“罗族祠款与私人捐助”。冯煦《皖政辑要》进一步指出:“以罗氏族捐及揲川文会款为常年经费”。同书的《安徽全省小学堂经费表》显示:涑川两等小学堂资产总数1660元,岁人经费184元,年支出264元。显然,学堂的正常运转曾存在经济上的困难。

但事实上,呈坎毁学事件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

首先,它是晚清徽州乡村日益贫困达到极限的信号。

歙县虽为徽州府首县,徽商素有盛名。但在清末,外出从商者的比例较鼎盛之时有所下降。1928年6月安徽省户口调查资料显示:全县34万多民众中,外出人口为3.6万,占总数的10.5%。由此上推至清末,估计情形相似。且外出营商者中,真正富甲一方的总是极少数,其余仅能维持家庭的日常生活。正如民国《歙县志·风土》所云:“往往夫商于外,所人甚微,数口之家,端资内助”。因此,对于绝大多数始终居住在本县的民众来说,生活状况的改善只能寄希望于农、副业生产。

一方面,农、副业产值的高低决定着他们的生活基准。歙县山多田少,土地贫瘠,“地隘斗绝,厥土骋刚不化。”农业生产条件不利。民国八年(1919),全县水稻种植面积175892亩,产量351789石;小麦种植面积93768亩,产量187536石(据1995年《歙县志》)。如果加上玉米产量(视同水稻产量),则全县自产粮食人均约280斤(以1石等于120斤、100斤稻产米70斤计),与时人所言“本县米产丰年可供全县半年之用,荒年只敷三个月”相近。以人均年耗粮360斤计,尚缺的80斤粮食,人均需支出银1.4两(清末歙县南米每石折银二两一钱)。对多数歙县农民来说,能够带来较多直接收入的当数茶叶。清末的同光年间,全县每年输出茶叶3万多担。以民国六年每担均价30元计,人均收入3元(当时折合大米约55斤)。由此可以估计:歙县农民每年农、副业产品的总收入,大致上只能解决全家一年的温饱。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