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呈坎毁字事件的历史考究(2)

时间:2009-08-28 15:51来源:hzwh.com 作者:未知 点击:

另一方面,歙县民众还必须承担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赋税。宣统时歙县每年各项征收数额为:丁漕等税36246.8两,本色南米折征1423两,折色余米折征327.8两,折色余米折耗24.6两,各项折耗2718.5两,杂税十一项14366.2两,合计55106.9两。全县人均0.16两。这一数字看似不大,但与咸丰之前(全县征银总数61428.8两,人口总数61万,人均0.1两)相比,增长幅度达60%。此外,政府的临时加征等尚未考虑在内。

上述讨论还只基于自耕农的一般情况。据民国六年调查数据,全县农户52560户,其中自耕农18520户,占35.2%;半自耕农7840户,占14.9%。还有至少30%的农户只有极少的一点土地。可见,全县总共有半数以上的农产无法通过自己的劳动解决牛存问题。

可以想象,当听说呈坎办新学需要大量资金。而宗族和私人的捐助尚难以弥补的消息时,当地民众的最大担心是:是否要将部分负担转嫁到自己头上应该说,他们的这种担心不是投有道理,此前徽州府属各县官立、公立的小学堂,就有这样筹集资金的事例:三十一年办的歙县官立两等小学堂以肉捐、水碓捐充部分经费,三十二年办的公立凤山两等小学堂以商捐、渔课为常年经费,三寸一年创办的祁门公立高等小学堂以茶厘、茶铺捐、园户捐为补充经费,二十九年创办的婺源官立高等小学堂以毛茶捐为补充经费。于是,当罗氏乡绅可能另立名目抽捐办学的流言悄然散布之后,呈坎部分民众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保护,采取了捣毁学校和主事人住宅的过激行动。

其次,它是儒家传统信仰在乡间丧失中心地位的结果。

在呈坎毁学事件的口后流传中,“打洋学堂”这一"口l号”颇值深究。民众之所以对“洋”学堂如此感冒,皆源于它与传统的塾学、社学、书院有太大的不同。

从教学内容看,此前的塾学、社学,初学儿童以识字、句读、背诵为主。稍长,则以经解、经义、作文为主。其教材,自宋元以降,一直采用儒家经典的释读本,如元末明初休寸”‘理学名贤”朱升曾为蒙童编辑了《小四书》。先读方逢辰的《名物蒙求》:“凡将者,急就之传也;名物者,小学之先也。”其次程若庸的《性理字训》:“性理学问,天人之道,治教之原也。”再次陈枥的《历代蒙求》:“使知古今朝代之略”。最后是黄继善的《史学提要》:“使知传统事迹之详。”作为塾师,“以程朱为学的”,“一意从事圣贤之学,以仁为己任,以明道相砥砺,以进德相期待”是基本要求。因此,乡村中的塾学、社学等办学机构,是地道的儒家思想根据地和传播源。

而新式“洋”学堂则不同。据1903年清政府颁布的关于学制的系统文件《奏定学堂章程》:国民七岁以上人初等小学堂,五年毕业;高等小学四年毕业。若合高、初两等并为一校,分堂教授,即为两等小学堂。两等小学堂开设学科为:修身(讲朱子小学、忠介人物谱、四书要义,读有益风化古诗歌);读经讲经(《孝经》、《论语》、《孟子》、《诗》、《书》、《礼》、《易》);国文(虚实词、句法、书信、古文、作文、楷行书、官话);算术(计数、加减乘除、小数、分数、比例、日用簿记、珠算);历史(乡土故事、中国历朝大要);地理(乡土山川形势、中外地理大要);格致(动物、植物、矿物、生理);图画(各种形体几何画);体操(游戏、简通及兵式体操、有益运动)。两相比较,后者新设的地理、格致、图画、体操等偏向于“技艺”的课程,明显冲淡了传统的修身、经义等价值。这种使儒家传统信仰在乡间丧失中心地位的做法,显然能够激起民众的不满。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