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呈坎毁字事件的历史考究(5)

时间:2009-08-28 15:51来源:hzwh.com 作者:未知 点击:

在县衙之下的广大乡间,充当准政权性质的组织还有乡约地保。虽然没有资料说明呈坎的约保组织没在承担地方公共事务、维持社会秩序方面产生作用,但从清朝婺源蚺城约保的实际运作来看,这类组织的最大价值还是承办具体的社会事务,要靠它去协调乡间矛盾(尤其是此类群体间的矛盾)、实现社会的有效控制是很不现实的。正如许承尧所言:“若里约坊保,绝无权焉,不若他处之把持唆使之纷纷电。”在歙县,常见的乡绅组织是文会,它也承担协助官府稳定社会秩序的重任。方西畴《新安竹枝词》中“雀角何须强斗争,是非曲直有乡评,不投保长投文会,省却官差免下城”的自我褒扬,许取尧《歙事闲谭》中“各村自为文会,以名教相砥砺。乡有争竞,始则呜族,不能决,则诉于文会,听约束焉;再不决,然后讼于官”的平实叙述,都说明文会比约保地位更高,处理事务更有效。呈坎的文会组织由罗琼宗于明代嘉靖年间首创,万历年间辞官乡居的原右佥都御史罗应鹤始命名“求益轩文会”,祟祯末年罗所蕴再改名滦川文会。该文会历代相传,直至民同时期。载录数百年共524位会员名单的《垛川文会名录》至今保存完好,这都说明呈坎的涤川文会组织严密,功能健全。遗憾的是,深川两等小学堂的创立,首先就是淙川文会聚会的结果(即文会的决定).文会又给予经济资助,堂长罗凤翦即文会会长。但当地民众公然与之对抗。显然,依文会的社会地位和活动能力,在清末处理群体矛盾有时也是无能为力的。

呈坎的罗氏宗族力量也曾相当可观。早在明朝嘉靖七年至十四年间(1528--1535),以罗显为首的呈坎族人,曾为杨干院(歙县罗氏始祖罗秋隐的墓地)的权届,与寺僧法椿等人进行了长达八年的艰难诉讼。胜诉之后,为使后人“知今事之原委”,“杜窥伺之邪心”,还将诉讼之材料,汇编刻印成《杨干院归结始末》,“散之本族,家藏一帖,时便观览,水木本源,未必不兴感警创以动其孝思,亦期保久远之—助也。”可见当时宗族的号召力之强。其后,朝廷允许庶民祭祀始祖,呈坎建祠蔚然成风,村里先后就有前罗、后罗两个宗祠,加上各房支祠共有21座之多,另有三座女祠。由族人、明朝大理寺丞罗应鹤手订的妥神灵、严非族、戒妄婚、勉右文、敦本业、勖长厚、警人祀、议综理等“新祠八则”,也一直得到后人的严格执行。据说清朝末年,一个罗氏族人曾因品德问题被施以挖去一只眼睛的处罚。但是,宗族往往总是只在与外族产生利益冲突,或对族内极少数弱势个体实施惩戒时,才显示出其巨大的力量。像这次族内几乎是势均力敌的两派之间的矛盾冲突,宗族的调解功能也是无法真正发挥的。

还值得注意的是,光绪末年,就全国形势看,应是衰极乱至的时代。民众对现实的不满一再以极端的方式来表达。仅在1906年的徽州,就有5月23日祁门县部分民众的暴动(光绪三十二年闰四月一日《汇报》)、6月21日屯溪饥民的抢食(《东方杂志》三卷七期)。1907年3月16日,太平县又有民众千余人抢河内米船(光绪三十三年二月十g《汇报》)。据不完全统计,在1902--1906年的五年间,见诸当时报道的皖南民众起事有17起,遍及芜湖、南陵、宣城、宁国、繁昌、建德和微州。而同期全国民众起事更高达511起。这也是呈坎毁学事件深刻的社会背景之一。

参考文献:
    1.许承尧:《歙县志》(民国)。
    2.冯煦:《皖政辑要》,黄山书社,2005年版。
    3.《歙县志》,中华书局,1995年版。
    4.许承尧:《歙事闲谭》,黄山书社,2001年版。
    5.李琳琦门徽商与明清徽州教育),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
    6.阿风:《从(杨干院归结始末)看明代徽州佛教与宗族之关系》,《徽学》,2000年卷。
    (作者为徽州师范学校副校长、黄山学院徽州文化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