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闲话桐城“桂林方”(2)

时间:2009-09-07 08:54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毛伯舟 点击:

明善先生的长子方大镇,是万历前期进士,累迁大理寺少卿。他在学术上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对上,他要宏扬乃父的性善之学,特地在白鹿山庄的明善祠旁建一个“荷薪”馆。(“荷薪”之典出自《左传·昭公七年》,其义是借以表示决心继承父亲的道德学问);对下,他悉心培养了巡抚方孔炤和才女方维仪兄妹。维仪孀居六十六年,不惜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来实践祖父辈所宣扬的道德主张,可谓惨矣!可贵的是在其嫂吴氏早年亡故后,她以非凡的才力,接下了娘家持家教子的重担。方以智,这位精通多种学科的旷世奇才的成长,是与其姑呕心沥血的哺育分不开的。他的道德和学术成就远胜于他的先人,也不愧为后世大师。方以智的后嗣中,成就最大者为次子方中通,其后,或为官或为文,就少有超过他们先辈的了。

明善先生次子大铉为万历进士,户部主事,其子方文善诗:三子大钦的后嗣如工部主事方登峰、内阁中书方渥源及方观承、方维甸等,都是清代前期的干练名臣。他们的道路与六房廷璋的后嗣相比要幸运多了。

自勉的三子方佑为天顺进士,拜监察御史。为人正直不阿,后因得罪宦官,廷杖谪攸县,虽然政绩显著,但终因对立面多而不能升迁,只做了桂林知府。四子廷实务农,其子方向,孙子方克和七世孙方大任,都是铁骨铮铮的直臣,《明史》中都有他们的专传。

自勉第五子廷璋的后代称“六房”。六房在明只有方大美做过太仆寺少卿。其子孙繁盛时期是在清朝康、雍、乾时代。大美有五子:体乾、承乾、应乾都是恩贡生,未有正式官职,四子象乾为广州府按察司副使,拱乾为少詹事。

他们的生活年代正当明清更替之际,头脑中的孔孟之道和程朱理学,使他们不可能驯服地接受异族的统治。方应乾之子方授(字子留),在清兵入关之时,便单独出走,先后参加过东南沿海的反清起义和英霍山寨的抗清斗争,直到身陷囹圄,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这在当时方氏家族中并不多见。

由于主客观的种种原因,方大美的后代入清做高官的不多。方象乾的曾孙方苞,凭着誉满天下的文才,仅得礼部侍郎之职。他们只能在文学艺术上显露其卓越的才华。而文学艺术毕竟是观念形态的东西,在那文网密布的年代,自然难免遭到打击和折磨。发生在顺治十四年的江南科场案,使方拱乾父子凄凉地流放北方,康熙后期的《南山集》一案,方氏子孙被株连受惩者更多,就连拱乾长子元成虽然已死,但亦难免倒棺锉骨之悲。应该说,这些多是民族悲剧的表现,是那一历史时期具有民族主义思想的文人共同命运的写照。

桂林方氏先人的成就是举世瞩目的,一代大师方以智自不必说,和他同时和比他稍后的方文、方贞观、方世举等人的作品也都曾蜚声文坛,深得当时诗歌评论、鉴赏家施闰章、孙枝蔚、王士禛等人的器重和好评。而方苞更是作为桐城文派的开山祖师记入中国文学史册中。还有不少人诗书画刻印皆工。其族著述甚丰,可惜我们今天能见到的已经不多了。其流风余韵至今不绝,去世未久的台湾大学哲学教授方东美就是一位中外驰名的桂林方的哲学的后裔。在当今的文化科学教育等领域内,桂林方的后裔有成就的一定还不少,只是未作调查罢了。

总的说来,桂林方的族系以长房和小房最为繁盛。长房盛于明,小房盛于清。盛于明者以官,盛于清者以文。不过,就其思想立场而言,多是道地的封建臣民,为官为文为诗,自然也多半是为封建统治阶级服务的。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