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谈黟县重教风俗的形成与影响

时间:2008-03-07 22:04来源:黟县中学 作者:吴卫华 点击:

   “黟县小桃源,烟霞百里间。地多灵草木,人尚古衣冠。”用许坚的这首《入黟吟》来说黟县的重视教育的风俗,是非常的恰当的。明清几百年的徽商的繁荣,让人们对徽州很是关注,即使是黟县这样的小县,在历史上也是商人云集。走进黟县的乡野村落,一些厅堂之上多是警世、喻世、醒世的楹联,即使一些三雕也是寓意深刻,可见教育在黟县是家喻户晓的。如何来看待黟县的重教风俗,我拟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探讨,不足之处,请大家指出。


一、“孝”是重教风俗形成的关键。


    黟县西递的敬爱堂里有四个大型的字:忠、孝、节、义,传说是朱熹亲笔所书,可是在历史上的文革期间,批林批孔烧毁了其他的三副,至今还保存的“孝”字。因为它的特殊遭遇就被挂在在了正中的位置,每当游客来这里游玩,都少不了要被导游带到这里,鉴赏朱熹的真迹;同时导游也不忘记给游客进行一次传统思想的教育。看起来这是对于游客的误导,但是与朱熹理学思想却是不谋而合的。它肯定了“孝”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的“五教之目”。


    早年的私塾就念《百家姓》、《千字文》、《朱子家训》,我接触过一些老者,听说我喜欢文学,总是要考我一考,最常见的就是以上这些,还有写毛笔字,对对子,背诗词。那时的读书主要就是这些书籍,包括“五四”运动之前一直在施行的《四书》《五经》,即使今天一些上年纪的老人还能写一些古体的格律诗词,就完全是受传统的教育影响。


    朱熹曾经亲自写下“孝悌传家根本,诗书经世文章”以励后人,而他又是徽州人,故此在敬畏的心里,徽州人很是看重朱熹的思想。而且朱熹一贯是在书院教授,“传道受业解惑”,因而重视教育就蔚然成风,人们对于孔孟之道很是重视:老吾老及人之老,“孝”在徽州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二、耕读是重教风俗的最大特点。


    到西递旅游的,都会走进第一处景点“旷古斋”,里面有一块独具特色的花岗岩碑刻:耕读人家,能够大胆的把读书与耕田放在一起,这对于我们深知儒家思想是一贯鄙视劳动的看法是一大震惊,而且我们可以仔细的看看这块石碑,不是当地产的黟县青那种黑色的玄武岩,而是以花岗岩,这不也说明了它的独特性:黟县的重教风俗是不同于其他地方的。


    大夫第的侧门的小门上楣有一碑刻:留耕。西递是当年徽州商人出产较多的地方,而且也是多有读书中举的,在小门上留下如此的碑刻,肯定是意味着前进可以“学而优则仕”,后退何以“归隐山林”,可见这豪门巨宅的主人是很有心计的,深得儒家思想的中庸之道。遵循“仁、义、礼、智、信”,做到“读书执礼”,孝悌友爱,以耕读为传家之本。

 

三、以商促读是重教风俗的最大支持。


    徽商不仅出道的早,而且大都有着一定的文化水准,否则在算盘之间如何周旋,如何谋生,几百年的徽商是怎样延伸的。不能读书入仕,就迂回吧,经商还是可以,也许几年以后还可以重返课堂,带着这样的念头,一个个背着简单的行李出远门了。最初的出远门,很小的年纪就要在私塾学习《幼学琼林》等启蒙的读物,当然当中是不可能少“四书”“五经”。黟县柏山村人范蔚文(1864-1935),幼年家境清贫,父亲早逝,与母亲相依为命,他在家乡读了几年私塾,十三岁便到芜湖学做生意,通过自己刻苦努力,苦心经营终于成为芜湖木材巨商,并在沿江一带开设多家钱庄。范蔚文经商成功后,生活仍极其俭朴,然而为实践对母亲的承诺,他投巨资,将家乡木桥改造成九孔石桥,并取名为"廉让桥",以纪念母亲高尚的人格,同时,在县城建办义仓,备荒赈灾,施药救济穷人。考虑到自己从小因家庭贫因未能读什么书,他又捐资4000多银元,在县城创办私立"蔚文小学",对于贫寒家庭子女给予免费入学。范蔚文的种种善举深得范氏宗族和黟县百姓的推崇。

 

四、文化延续是重教风俗的存在与必然。


    读书的目的是什么?这对于精于世道的徽州商人非常的清楚,就是要做官。徽商在成名之后,往往想到的不是如何的发展,而是回家成家,安置家庭的生活,由于已经实现了温饱的要求。在经历了人生的苦难岁月之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