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谈西递宏村世界文化遗产的发掘研究保护利用

时间:2008-03-07 22:11来源:黄山学院徽州文化研究所 作者:方利山 点击:

(黄山学院徽州文化研究所,安徽黄山,245021

[摘  要]   四年来西递宏村世界文化遗产徽州文化内涵的发掘研究保护利用现实情况,迫切要求我们的徽州学界和文化旅游开发者,高度重视“三个必须”,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份世界魂宝在21世纪为我市的发展发挥更大效用。

 

[关键词]  世界文化遗产   徽州文化内涵   三个必须

 

四年前的1130,我市黟县西递宏村作为徽州文化的杰出代表作荣幸地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对于这一徽州文化立足世界文化之林的标志性盛事,黟县各界贤达和徽文化研究者同我校徽文化爱好者立即意识到它的不凡意义,1212,立即联合举办了西递宏村世界文化遗产徽文化学术“座谈会”,从学术理论层面探析这一盛事的重大意义,当时大家就已有共识,作为世界文化遗产,西递宏村的徽州文化内涵的发掘、研究、保护和利用,将是意义深远、任务艰巨、前景灿烂。那次座谈会以后,一瞬之间,已经四年过去。现在我们又聚会在黟县世界遗产地,共话徽州古村落的开发与发展。我认为,这次研讨会,对进一步发掘研究保护利用古村落文化遗产,提升世界遗产地在内外的影响,进一步做好世界遗产的保护工作,都有很重要的意义,适时而必要。

回顾四年来西递宏村世界遗产徽州文化内涵的发掘、研究、保护、利用情况。一方面,这一徽州文化品牌迅速闻名于中外,为徽州古村落文化旅游带来了逐年快速上升的经济效益,各类描述西递宏村的出版物多姿多彩,大量面世,展示了西递宏村的特色形象,这些都为人们所乐见;另一方面,人们也越来越感觉到,面对世界遗产保护这一份沉甸甸的历史责任,西递宏村古村落,目前最缺的是与其世界遗产地位相匹配的深度学术探究和学术成果,其徽文化内涵的发掘、研究、保护、利用任务仍十分艰巨。进入21世纪以后, 我们如何更好地发挥这一世界级品牌在我市社会全面发展中的作用,如何使它为我市带来更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我认为有“三个必须”是应该引起人们充分注意的。

西递宏村世界文化遗产的徽州文化内涵之发掘、研究、保护、利用——

一、必须继续努力把握好它的徽文化主要内容,把握其文化遗产真谛,重视其徽州文化特色的准确定位。多年以来,人们对西递宏村古村落徽州文化内涵具有突出代表性、典型性、丰富性、深刻性已有不少共识、许多出版物已进行了多侧面、多层面的描述和展露,有许多成果。而在这种宣传推介中,我们也感到,第一是着力于物态的和表层的多,深入于隐形和内里的少;第二是描述各自细部的多,着眼于宏观把握的少;第三是旅游普及层面的多,理性探析的少。西递宏村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其明清中华文化民间形态的见证意义是它的真谛。而两个完整古村落展现的徽州文化,又并不是杂乱无章、平铺直叙式的大凑合,它们既协调统一又各有特色。总起来说,西递宏村的徽州文化内涵主要是四大块:徽州宗族文化;徽州建筑文化;徽商文化;徽州生态文化。其中宏村尤以建筑生态文化突显特色。两个古村都有突出的徽州宗族文化内容,西递胡和宏村汪都是徽州宗族史上的世家大族,人们通过西递的祠堂、宏村的承志堂,可分别真切地感受到封建宗族宗法制度和理念在古徽州村落和大家庭中的民间实态;这两个古村都以徽派古民居建筑的突出特色吸引人们的眼球,西递古民居建构的多姿多彩、宏村承志堂的集大成则从面和点两个方面完美地展现了徽州建筑文化;这两个古村都侧重反映了明清时期徽商的辉煌,揭示了徽州文化儒、官、商三位一体和谐社会的表现形态,人们可以从中真切感受到商人文化与传统封建文化的激烈碰撞和熔铸交融的情况;这两个古村都有基于徽州风水理念的丰富的生态文化。宏村的仿生水利系统村居结构,成为人类改造利用大自然、实现天人合一、构筑最佳人居环境的奇迹。我们应从大处着眼,努力把握两个古村徽文化的丰富内涵,准确锁定这份世界级文化遗产的主要精华。我们还需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两个古村虽然是徽州文化比较完美的古村落代表作,但他们不可能也不必苛求它具备所有徽州古村落的一切特色。论村落历史,篁墩、呈坎等比它早;论宗族文化底蕴、徽商文化典型、生态文化特色,在古徽州大地上也都还有比这两个古村落更突出的古村。现在“世界文化遗产皖南古村落”项目将继续向下延伸,这些后续的徽州古村落,都会有自已“人无我有”的特别之点。西递宏村只有始终明确自身的特色所在,形象定位准确,才能在自身既有的发展空间中做出属于自己的大块徽文章。

二、必须将这种世界文化遗产徽州文化内涵的发掘、研究、保护、利用完全植根在自身扎实的土壤,植根自身本来的历史,植根在真实、可靠的基础之上。切不可为了使世界遗产地“光彩照人”,人为地、随性地、破坏性地胡编乱造,胡搭乱建。在西递宏村世界文化遗产徽州文化内涵准学术的探讨中,尤其应坚持历史的真实、科学的逻辑、实事求是的原则。宏村牛形村的仿生水系设计,是历史上汪氏先人历经几百年的有意作为,还是民间口碑流传?需要有史料文献作确证。承志堂到底是徽商汪定贵于咸丰五年(时年13岁)所建,还是其祖于咸丰五年所建?应进一步作考辩,不能在旅游推介中继续以讹传讹。西递旅游开发中小姐抛绣球招亲娱乐项目,原来在村中“山市”景点,现在移到跑马楼表演,开发者本意在搞活文化旅游,但这和世界遗产徽文化内涵的发掘利用基本无关,不是西递的徽文化。我们完全可以从西递本身的祠堂祭祖、宗族婚庆、民间艺术等等生动材料中感悟和打造出更有旅游价值又便于游客参与的形式和节目。总之,在以后西递宏村徽文化的开发利用方面,需要我们的学术研究者、旅游开发者、文艺工作者紧密配合,携手合作,将真实的、准确的、乡土的徽州文化推向世界,使之产生大的效益,完成保护的责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