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试述新安医学的“学派”与“流派”

时间:2008-03-25 22:57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汪沪双 点击:

   关于新安医学是否能称“派”的问题,一直有争议,其关键是看你从“学派”的角度与“流派”的角度去认识,因为“学派”与“流派”概念是有所不同的。关于“学派”,《辞海》载言:“一门学问中由于学说师承不同而形成的派别。如紫阳学派、姚江学派等。”可见,学说与学派的关系是十分密切的,学说是构成学派的要素,是形成学派的基础。所谓“学说”,是指学术上自成系统的主张、见解、理论。一个学派必有其鲜明突出的学术观点,并且往往还引发不同派别的争鸣。如中医学史上的“伤寒学派”和“温病学派”之争;针灸学史上的“重针派”和“重灸派”之争等等。


  “流派”的概念比“学派”的概念涉及的范围要广。《辞海》对“流派”的本议解释是:“河水的支流”。大的河流有主干,有支流,各自形成一个水系,由此可将“流派”抽象化引伸为政治上或学术上的一个系统。流派的产生是可以人为地整理归类划分的,而其划分的依据可以是多方面多层次的。诸如:地域、民族、学术特色、内容风格等方面。在我国医学史上,按照民族区域划分,就有中医、藏医、蒙医等不同的民族医学;按照地区划分,有新安医学、江浙医学、江西医学等不同的地区医学。


  “新安医学”属广义的“流派”范畴,是根据地域因素划分出来的。新安医学流派系统是中医学发展历史长河中的一条支流。并且有其自身的“学派”和“流派”体系特征。正如安徽中医学院李洪涛教授所言:“作为地区医学,尽管有其前后相袭的源流历史,它还必须以特别突出之处有异于其他地区时,才具有专门研究的价值。否则就是一般通史中的医学部分,以此立名,毫无意义。在新安医学发展史上,既有学说观点为核心的不同学派,更有医学不同领域的特色流派,立足于“流派”的研究,能促使新安医学的发展走向全面、系统。立足于“学派”的研究,能促使新安医学的发展走向更深入、更科学。二者的研究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
 
   新安医学史上的“学派”


   纵观新安医学发展史,有鲜明观点,可称之为“学派”的,目前研究整理的结果有以下两方面。


1.1  伤寒错简重订派


   伤寒病在古代曾一度严重流行,张仲景的《伤寒论》一直为当时和后世医家所珍视。但要论及治《伤寒论》的派别,则首推明代歙县方有执的“错简重订”说,他认为:“愚自受读以来沈潜涵泳,反复细绎,窃怪简编条册,颠倒错乱殊甚。盖编始虽由于叔和,而源流已远,中间时异世殊,不无蠹残人弊,今非古是,物固然也。”(《伤寒论条辨·跋》)方氏错简重订说提出之后,和者竞起,程应旄、郑重光等均赞同其说,影响所及,还波及新安域外,并引起了研究《伤寒论》医家间的争鸣,逐渐形成了与之对峙的“维护旧论”派。不仅在新安医学史上,而且在中医学史上都占有相当重要的一席之地。


1.2  新安温补培元派


    继金元时期刘河间、朱丹溪之学广为传播之后,在医学界产生了用药偏于苦寒,常致克伐脾胃、损伤元气的流弊。直到明代中叶,以江苏、浙江的南部和皖南等江南地区,崛起了以培元温补为学术见解的医学派别。祁门汪机是新安培元派形成的先驱者。他重视元气,认为:“况人于日用之间,不免劳则气耗,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怒则气上,思则气结,喜则气缓,凡此数伤,皆伤气也。以有涯之气,而日犯此数伤,欲其不虚,难矣!”(《石山医案·营卫论》)并首倡营卫阴阳一气论,强调“补气即是补阴”的观点。奠定了培元派的理论基础。其再传弟子孙一奎,在其基础上,又首倡命门动气学说,使培元派的理论进入了更高层次,他认为命门元气为生生不息之根,三焦为元气之别使,故而重视三焦元气的保护。对后世影响深远,其门人弟子皆承其说,诸如:汪副护、孙泰来、孙朋来、余煌、汪文绮、吴楚、吴正伦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