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徽州民间文献与历史地理研究(2)

时间:2011-08-14 09:45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王振忠 点击:

自明代起,“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黄山白岳之间成了许多文人士大夫竞逐游历的胜地,明代地理学家徐弘祖在其名著《徐霞客游记》中,即留有《游白岳山日记》和两篇《游黄山日记》。在当时及以后,类似于此搜奇访胜的著作颇为不少。与此同时,徽州是社会流动极为频繁的地区,不仅有大批人外出科举仕宦、务工经商,而且,侨寓异地的商人还定期回乡省亲、展墓,他们写下的日记也同样具有重要的地理学价值。歙县岑山渡程氏迁居扬州经营盐业,程庭在返乡时著有《春帆纪程》,描述了他眼中的山乡乐趣、如画风景,对于徽州的村落景观、妇女生活和人文风气等,都作了形象的揭示。歙县大阜潘氏迁居苏州虽然已历数世,但与祖籍地缘仍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大阜潘氏支谱》中留有多篇展墓日记,对于新安江沿岸的自然和人文景观,都有着精彩的描述。道光年间的《新安纪程》抄本,作者由陆路前往徽州,他详细记录了自苏北盐城至歙县西溪南的沿途所见,具有特殊的史料价值。此外,还有一些在籍乡绅的记录,如康熙年间婺源县庆源村生员詹元相的《畏斋日记》(载《清史资料》第四辑,但非完本,其稿本仍藏黄山市博物馆),亦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这些日记,对于徽州的自然景观、天气年成、灾害信仰和民情风俗等诸多侧面都留下了不少珍贵的记录,对于历史地理的研究具有多方面的利用价值。

明清徽州是个宗族社会,除了遗存迄今的大批各姓家谱外,还有《新安大族志》、《新安名族志》和《休宁名族志》等涉及一府一邑的综述性总谱。这些谱牒资料,是深入研究徽州家族人口和移民以及社会文化地理分异的重要史料。另外,清代学者汪士铎曾认为,徽州的土产是“买卖人”,虽然“徽商”的总称名闻遐迩,但在事实上徽州一府六县的商人仍是各具特色。大致说来,歙县以盐商为主,休宁人专擅典当,婺源人精于木业,而绩溪人则多开徽馆(徽菜馆和徽面馆)。有关这几个县域商人的各类文书之发现,对于历史社会地理区域人群的研究,尤其是徽商研究的深入,具有无可替代的价值。

徽州民间文献不仅在区域历史地理研究方面极具价值,而且还为长江中下游乃至整个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史料。在“无徽不成镇”的明清时代,徽州人在各地建立会馆,甚至形成徽州社区,如扬州、汉口、淮安及苏北新安镇等地,均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徽商社区。在这方面,不仅有《淮安河下志》、《新安镇志》、《紫堤小志》那样的村镇志,而且当年徽商活动的各类征信录仍然保留不少,仅《徽宁会馆征信录》刊本、《新安太仓怀梓堂征信录》刊本及抄本笔者手头就各有两部,这些,对于研究徽州人在江南各地的迁徙、营生,徽州商业网络的分布和慈善事业网络的扩展,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此外,徽州还保留有大批民间日用类书,反映了人们约定俗成的民事惯例,倘若将之与苏北海门、浙江绍兴、上海及江南其它地区的日用类书加以比较,更不难看出各地人群的特征及其差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徽州的商人书和商业书为数可观,此类主要包括路程图记、反映经营规范和商业道德的著作,这些民间文献,对于各地的物产、交通线路以及风俗文化等诸多方面都有着详细的记录。以往,中外学界也有不少人从商业史的角度关注徽州的商业书和商人书,但他们所利用的多为散落海外(尤其是日本)的刊本。而在新发现的徽州民间文献中,有多达数十种的商业书和商人书,有的为以往所未见,有的则提供了一个不同的本子。如明末清初徽州出版商西陵憺漪子的《士商要览》抄本、从歙县到广州的《万里云程》抄本和从婺源到广州的《囗囗至广东水路程》抄本、《各国数法》抄本等,对于廓清明清商业书和商人书的源流脉络,探讨明清交通地理变迁和商业地理格局,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原刊《江汉论坛》2005年第一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