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江永《朱子天宁寺会讲辩》的辩识

时间:2011-09-09 16:24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柯灵权 点击:

(歙县党史地志办 安徽歙县 245200)

清代婺源大学者江永《考定朱子世家附天宁寺会讲辩》[1],断然否定朱熹南宋庆元二年(1196)九月与新安学者会于郡城天宁山房事。研读之后认为值得进一步探讨,现作粗浅辩识。

南宋庆元二年九月,朱熹与新安学者大会于天宁山房事,先载于《朱子纪实》《南溪书院志》(初版本),后见于清雍正三年(1725)编刻成的《紫阳书院志》[2]。

《紫阳书院志》卷十六《会纪》:

“宋宁宗庆元二年丙辰九月,新安大会于郡城天宁山房,主教晦庵朱夫子,时乡先正受学者几三十人。其学行最著及有纪述文宇之可传者凡十有八人。婺源则李明斋(季札)、滕溪斋(璘)、蒙斋(珙)、德玉(玶)、程克庵(洵)及其从子翠林(枟)、汪湛仲(清卿)、季英(端雄);歙则祝和甫(穆)並弟癸、吴友堂(昶)、程士华(实之);休宁则程东隐(先)及子格斋(永奇)、汪方壶(莘)、汪太和(楚材)、许衡父(文蔚);祁门则谢公玉(琎);其守令之师事文公者三人:徽守赵师端、余杭令赵师恕、休宁令祝汝玉。以上所录出《朱子纪实》及《南溪书院志》。”

《紫阳书院志》卷二《建置》载该志编辑者——休宁人施璜(字虹玉,号诚斋)的序[3]云:

“文公以宋宁宗庆元二年丙辰归省墓,主教于郡之天宁山房,从游者甚众,时赵公师端兄弟亦师事焉”。

明末清初,讲学于郡紫阳书院的休宁人汪佑(字启我,号星溪)、郡城北关人胡渊(号匏更)亦先后著文,持朱熹三次返徽及会讲天宁之说。

汪佑《紫阳书院建迁源流记》[4]:

“朱子自闽归徽省墓星源,绍兴庚午一至,淳熙丙申再至,则西山蔡氏从之游。其时思返故庐,迟留数月,教泽所振兴起,群从执弟子礼者三十人。庆元丙辰主教天宁,赵师端兄弟咸师事焉。”

胡渊《紫阳书院会讲录序》[5]:

“庆元丙辰,朱子年六十七矣,归新安,集一时学者会讲天宁。登是山(紫阳山)徘徊不忍去。”

此外,明徽州人汪六符编《新安学会录》也涉及“天宁之事。”

江永《考定朱子世家附天宁寺会讲辩》(以下简称“江辩”),斥汪六符《新安学会录》载朱熹庆元丙辰九月第三次回徽会讲天宁,“事属子虚”。主要辩据是婺源县志、徽州府志不载,天宁寺本注亦无会讲之事,朱熹门人李果斋(名方子,字公晦)作朱熹年谱遗其事,南宋淳祐诸葛泰(徽州州学教授)《紫阳书院记》不及丙辰。又驳汪六符列会讲名氏中有程洵(克庵),时洵官庐陵参录,岂可预天宁之讲会。程士华(实之)久不隶歙籍,其宗谱不载其事。“江辩”认为:是“明世讲学之徒忽凿空撰出天宁之事,盖其时‘良知’学炽,宗其教者援儒入墨,意在语录十四条,谓朱子晚年亦同象山之说,遂师无为有,以惑后人。”

“江辩”虽有一定依据,却有更多值得斟酌处。辩据之有力者,如程洵,庆元二年九月八日卒[6],似不可预天宁之会。可斟酌者,“凿空撰出天宁之事”,“意在语录十四条”。若此,“凿空者”何不将语录十四条加诸世所公认的朱子第二次回徽的淳熙丙申,而要撰出二十年后之庆元丙辰?又如“江辩”斥汪六符文“谓出《朱子纪实》及《南溪书院志》,亦皆妄作。”却没有提出有力的“妄作”辩据。岂二书专为朱子庆元丙辰大会天宁事张目而“妄作”?其实,《紫阳书院志》编者对《新安学会录》的一些记载也持否定态度,但却肯定《朱子纪实》《南溪书院志》所载之实,前引《会纪》明载,会讲天宁事“所录出《朱子纪实》及《南溪书院志》”,並未说转录于《新安学会录》。

关于“语录十四条”,《紫阳书院志·会纪》按语已有涉及。

“按:星溪汪氏有言,汪六符氏作《新安学会录》,载朱子答问十四条于天宁大会之下,世远无徵,抄籍不载也。又言:学会录首载宋淳熙八年辛丑二月大会于白鹿洞书院,主教为象山陆先生,发明君子小人义利之辩,晦庵请笔于简,以为学的明南康守之尊陆也。嗣载庆元丙辰九月新安大会于郡城天宁山房,主教为晦庵朱先生,采择语录中微和‘良知’之旨者,演为书院中答问。随续以明正德乙亥九月大会于紫阳书院,阳明时为南鸿胪,未尝临会,而尊之曰主教阳明王先生,附以问答,弁以书院集序。详观前后推宗大旨,而缀缉之意跃如矣。观星溪所言,知答问十四条非天宁会时语,故不录”。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