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江永《朱子天宁寺会讲辩》的辩识(4)

时间:2011-09-09 16:24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柯灵权 点击:

程永奇,字次卿,号格斋,曾去建安侍学朱子年余,朱子手书“持敬明义”之说百余言勉之,永奇返归即以“敬义”铭其堂。“伪学”难作,家不能呆,被迫隐于休宁东山。庆元六年,朱熹讣至,与同志哭祭,其哭祭挽章竟被人告入官府,因此关入监牢数月。“伪学”难作,至此已六年,徽州仍是恐怖笼罩,庆元二年斥伪学风潮正炽,徽州该是个什么样的环境局面,可想而知。应特别指出的是,此次朱熹返徽是“遁祸”,非前两次省墓、讲学可比,他只能居于天宁方外处所,私淑门人弟子也只能和他幽会于此方无顾忌,只是在幽会时,弟子们提及了学术问题,並非堂皇讲学。当时,朱子蒙难落泊,门人李果斋作谱,“为尊者讳”略去了此段行实,徽州弟子亦竭力掩饰其事,五十年后诸葛泰文不及朱子庆元之行,当可理解。婺源县志、徽州府志不载此事更无可怪。后来,朱子显,后人也“为尊者讳”,撰文说他“主教天宁”,而不说遁祸天宁,也在情理之中。

其实,李果斋作朱子年谱,不载朱子庆元遁祸行实,並不止于徽州。近年,在福建古田县杉洋挖掘出朱熹手书“蓝田书院”“引月”石刻。“蓝田书院”石刻上款题“庆元丁巳春三月”(庆元三年三月)。民国《古田县志》卷一四《学校》:“蓝田书院在杉洋北门外,朱晦翁书‘蓝田书院’四字勒石,距书院左边数武有聚星台。相传宋韩侂胄禁伪学时,晦翁尝潜居此处。乡之好义者立碑纪以‘先贤遗迹’四字。其右边数武有一池,名引月池,晦翁书‘引月’二字,惟署名则用‘茶仙’。”其志《学校》又载:“邑人徐连仲《重建溪山书院碑纪》:邑东郭外溪山书院,旧系宋庆元间紫阳朱子避伪学禁,逆寓而讲学之区。考古碑,溪山原作青溪,后人因朱子尝书‘溪山第一’四字,慕其芳名,遂以易此”。《古田县志》卷三十七《杂录》又载:“朱子避地玉田时,韩侂胄遗人迹其后,将(杀之)甘心焉。是人宁自刎死,不肯杀道学以媚权贵。邑人祀于溪山书院前,即今太保庙也。”[20]

清道光《重纂福建通志》卷四六《古迹·泰宁县》:“朱子题壁诗……朱子隐居小均(坳)时作也。时禁伪学,故不书名,以避祸也。”又卷二七《丛谈》:“宋庆元间,严伪学之禁,朱文公避迹至连江,入安中里仁山留数日,主人礼奉甚周。公取厅门书《大学》圣经其上,谓曰:‘留此为礼义之报’。遂行。”[21]

清同治《长乐县志》卷一六《列传》五《流寓》载:“朱熹字元晦,建阳人,因避伪学禁寓邑之二都龙门,后人名其所寓楼曰紫阳,即复寓于方安里之龙峰岩,里人刘砥、刘砺兄弟从而受业,今其地称为晦翁岩。”[22]

民国《霞浦县志》卷八《名胜》载:“文星明村在大南,宋庆元时禁伪学,朱元晦避地此村,仰观天象曰‘文星其复明乎?’遂以名其地。”卷八《寓贤》载:“紫阳朱子,庆元间以伪学禁避地于闽,至长溪,住黄幹、杨楫家,讲学于石湖馆、龟龄寺、石堂等处,从游者甚众。”[23]

上述朱熹闽北、闽东避祸行迹,李果斋所作年谱皆不载,故以此作为辩据並不可靠。朱熹在闽避难时讲学也不在学宫、公廨,而在寺庙馆堂。不过,朱熹在闽避难,留下众多行迹,在徽则湮闻其迹。窃以为,朱熹庆元二年九月至徽,时尚负秘阁修撰职銜,滞留时间不可能多,加之形势险恶,弟子们为自保不宣其事,故后人难踪其行迹。朱熹避难于闽,是庆元三年至五年间,时间跨度长,且已削职,无官一身轻,又在其家乡附近,来去方便。“避迹无定所”,[24]反能留下较多行迹。

综上述,“江辩”的辩据並不见得扎实。强调了府、县志不载,却无视了《朱子纪实》《南溪书院志》《紫阳书院志》已载。强调《新安学会录》作伪,即等于天宁之会“子虚”,却无视无论是卫朱学的汪佑、施璜,还是宗陆学、王学的汪六符等人,都坚持朱子有第三次返徽及天宁会说。《紫阳书院志》据此载明,天宁之会“是为新安讲学之始”,“使后之学者,知其时虽未立书院,而紫阳讲学实肇于此”。汪六符《新安学会录》则利用天宁会讲之事,载入微和陆王学说的十四条朱子语录,说明朱学、心学始异终同。同一史料,两种取用,双方都无必要“凿空撰出天宁之事”,尤其是《紫阳书院志》,仅仅是载其为“新安讲学之始”,更无造假会的必要。应当说,天宁会真假是一个问题,宗阳明学者利用其会以售其私是另一个问题,“江辩”从抨击后者出发,就要连前者一概轻易否定,是否能令人信服?

天宁之会,康熙、乾隆、道光、民国四届《歙县志》皆分别收录汪佑、胡渊、施璜序,以存其说。歙县为府附郭,官修县志敢冒府志之大不韪,当时必有成理之据,后续修志者亦不以为伪。民国志总纂许承尧对前志“佚名”《复篁墩记》虽加收录,却持异议,加按语,而汪施二文则照录无疑。“江辩”印行于同治八年五月,许承尧先生不一定未知,仍坚持收录汪、施二文,不因为江永是大学者,就对“江辩”轻易认同也。

附记:江永《考定朱子世家附天宁寺会讲辩》承方有正先生代抄于安徽省图书馆,歙县博物馆、图书馆、党史地志办,为本文撰述提供查阅资料方便,顺此一并致谢。

注释:

[1]清同治八年五月江苏书局刊本,今藏安徽省图书馆。

[2]《紫阳书院志》十八卷(五册),施璜编辑,江藩使者、西林鄂尔泰(毅庵)审定,清雍正三年刻,今藏歙县博物馆。

[3]亦见道光《歙县志·艺文志·杂著》,民国《歙县志·艺文志·序》。

[4]康熙《歙县志·艺文》;乾隆《歙县志·艺文志中》;民国《歙县志·艺文志·记》。

[5]康熙《歙县志·艺文》。

[6]休宁程曈著《新安学系录·程克庵传》。

[7][8][12][13][15][16][18]吴乘权、周之炯、周之燦同辑《纲鉴易知录》,大文堂刻本卷八十四、八十五《宋宁宗》,今藏歙县图书馆。

[9][10][11][14]道光《徽州府志·人物志·朱子世家》。

[17]程曈《新安学系录》卷第四。

[19]程曈《新安学系录·程格斋墓志铭》,並见康熙、道光《徽州府志》。

[20][21][22][23][24]高令印《朱熹事迹考》,转引自汪银辉《朱子学与徽州》122-123页。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