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朱子形象在徽州

时间:2011-09-10 18:09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徐道彬 点击:

(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 安徽合肥 230039)

朱熹的历史地位在元明时期至高无上,成为统治阶级思想的宣传工具。事实上,他在徽州本土的形象和地位并不崇高。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封建专制制度的没落,程朱理学的负面影响也越来越大。在明清时期的江南地区,商业资本主义已相当发达,朱熹的存理灭欲思想和三纲五常学说,已严重地阻碍了社会的进步和商品经济的发展。贞节牌坊背后的血泪和“以理杀人”的呐喊,使得朱熹即使在徽州本土人们的心目中也逐渐失去了圣贤的光环,遭遇到猛烈的批判。本文通过考察清代徽州文书、宗祠记载和徽州学人文录,以及当地朱氏后裔的真实口述,可以发现:虽然朝廷为了政治目的将朱熹神圣化,但实际上平民百姓并没有对其顶礼膜拜;新安朱氏对朱熹的宗族认同并无特别的自豪与尊崇;而学者反对或攻击朱熹思想更是屡见不鲜;朱熹本人的形象及其影响在徽州本土遭遇到了异样的对待。通过考察清代徽州民间文书和宗祠记载,以及徽州学者对于朱熹的批判,反映出徽州人对于朱子及其思想的怀疑甚至排斥的情绪。由此可以为进一步探讨清代朱子学衰落的原因提供资料佐证。

(一)

徽州人文荟萃,儒风昌盛,因历代战乱而不断迁移进来的中原世家大族,尤其注重族系和家世而竞相修谱传家,他们认为“礼莫大于尊祖,和必重乎睦族。夫问水者必寻其源,理木者必察其本,水源木本不可不慎重也”。[[1]]但是,“中国的族谱有一个大毛病,就是源远流长的迷信。没有一个姓陈的不是胡公满之后,没有一个姓张的不是黄帝第五子之后,没有一个姓李的不是伯阳之后。家家都是古代帝王和古代名人之后,不知古代那些小百姓的后代都到哪里去了?”[[2]](758)修谱者遥托华胄,光耀门楣的做法,虽有不实,但也是人之常情。若按此常理推算,人们一定会认为新安大族朱氏所修宗谱,必以朱熹为荣,会把朱熹作为不迁之祖而推崇备至,朱氏族谱中也会将朱熹的形象大书而特书,极力地扩大和渲染他们与朱熹的血缘关系。但是,通过翻阅几部徽州的朱氏宗祠族谱,我们发现朱熹的影响在徽州社会民俗生活中并不凸显。譬如,在新近公布的《休宁首村派朱氏文书》中所附《新安朱氏宗祠记》中,我们没有看到朱氏有丝毫粘连朱熹,攀附名人的内容,对朱熹的文字也涉及很少。即使在今天,我们去休宁首村访问朱氏后裔,他们对同宗朱熹竟然较为冷漠,绝无半点引以为豪的意思。

据《新安朱氏宗祠记》[[3]]记载,朱氏自朱涔(原注:号师古,由苏迁歙,是为新安一世统宗始祖)于唐乾符五年迁入徽州,有四子,曰瓌公(原注:迁婺邑,乃文公之祖)、曰革公、曰珉公、曰璋公。在瓌公目下分载有:婺长田,瓌公领兵镇戍始迁;婺阙里,瓌公子廷俊公由长田迁,文公祖也;闽建阳,瓌公十代孙、文公第三子在公迁。朱熹(文公)属于朱瓌一脉,与首村朱氏共以朱涔为宗,因随父朱松为官而“流落闽中”,到朱熹的第三子朱在时,才确定其为迁闽建阳的一世祖。此后,婺源和首村的朱氏便成为留守徽州的大宗,但是无论在朱氏统宗谱或是支谱中,仍有各派的信息记录,如此谱中就有《新安朱氏四派五支图》和《新安朱氏篁墩统宗》等内容。关于这一点,除了《新安朱氏宗祠记》以外,在朱熹的《婺源茶院朱氏世谱后序》中,以及保存至今的《新安月潭朱氏族谱》《镇海虹桥朱氏族谱》《铅山石岩朱氏族谱》中,也都有相同的说法。

朱熹作为新安的杰出人物,按理只要涉及有关他的事迹及其祖宗的内容,在徽州人的眼中本应该都是极其重要的遗迹,也理应会被朱氏宗族后人立祠树碑,以示慎终追远的纪念。然而,事实却出乎我们的意料。翻开这本清人所录的《新安朱氏宗祠记》,却有很多文字记录的是朱熹祖宗遗迹的风蚀凋敝,无人过问,甚或屡屡遭人破坏。如谱中记录了元代延佑时,婺源朱熹的祖业被邻人侵占,独存旧居,荒芜潦倒。朱熹五世侄孙朱光曾向浙江行省和福建督宪申诉,要求官府出面追回朱子祖业,官司打了近三十年。直到至元二年,在婺源知州干文传的干涉下,又有邑中善人汪镐以自己的田地来置换被人侵占的田地,才恢复了朱熹的祖业之所。干文传又以颜子、孟子故宅立庙之例,奏请朝廷建立朱文公家庙,所需费用皆由汪镐捐献。汪镐另外又捐出三十亩田地,以供祭祀之需。为了避免再出现疏于管理和邻人侵占的情况,干文传又特别移文于建阳朱熹后裔,请他们派人来婺源,亲自掌管朱氏宗祠之事。于是建阳的朱氏宗族按家族规矩,推选朱熹的五世孙朱曛回到祖居地,掌管朱氏的祭祀管理诸事。由此可见,朱熹虽被元代朝廷尊为“学达性天”“道脉薪传”的标准圣人,但这种尊崇仅仅只在于他的学问和思想,而对于朱熹本人并未得到实际的尊崇。相反,在朱熹的徽州故乡,祖先的遗迹竟然都会被人占为己有。可想而知,元代的朱熹在徽州故土的形象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