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朱子形象在徽州(2)

时间:2011-09-10 18:09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徐道彬 点击:

该宗祠记又记载了有关朱熹祖先的另一件事,就是明万历四十年(1612),歙县人太学生赵滂到篁墩省亲,询问当地故老时,偶然得知朱熹祖墓所在地,但墓已毁坏,难以辨认。作为读书人,赵滂出于对朱子的景仰,于是与胡祖诒、潘允升等人清其税业,禀明知县刘伸,得立石碑,题曰“朱夫子祖墓”。然而,时过境迁,清初时,朱夫子祖墓“又为乡愚罩踞”,墓树遭到肆意砍伐,毁弃墓地于芜漫之中。谱中所附载吴廷彦的《呈为戕害先贤盗砍荫木事》曾载明此事,呈词曰:“徽国文公集前圣之大成,为万世之师表,上自天子,下及庶人,无不尊崇钦敬。乃有祖墓三穴,葬古歙之篁墩,地方因年远湮没,至万历壬子年,有太学生赵滂者,广搜博采,参订详确……得夫子祖冢一穴。鸣诸邑宰,播诸缙绅。邑宰刘公立有碑文阁,郡缙绅刊有志述。迄今两号三穴又为乡愚罩踞。延彦于康熙戊子春,偕友课文于篁墩,课毕访先贤遗迹,见刘家门前夫子祖冢没入土中,不忍湮没,偕朱氏后裔讳嘉惠者,率其族属大修旧冢,中立刘公伸名目大书‘朱夫子祖墓’五字;左则邑宰邵公起凤碑记;右则刊五经博士朱坤碑记。是刘家门前二冢粲然复明,而朱家巷一冢,仍然未得近。”[[4]]吴廷彦考明朱子祖墓石碑,恻然心动,会同歙县朱氏族人大修旧墓。之后,朱子十七代嫡孙朱廷锡、十八代嫡孙朱澄等,先后致函吴廷彦致谢。不仅感激他使朱熹祖墓“粲然复明”,而且赞扬吴氏勇于向毁坏先贤的不良分子做斗争。

《休宁首村派朱氏文书》中又附《新安朱氏篁墩统宗》一文,也叙述了吴廷彦为保护朱熹祖墓而辛苦奔走的事迹,并将吴氏的呈词附于朱氏宗谱文末,以示珍重。词云:“篁墩地方,古称程朱阙里者,以三夫子祖墓在焉故也。今朱夫子祖墓有抱木四株,于四月廿三夜,遭土蠹程我嘉盗砍。廷彦一时性急,不暇遍告,星夜奔郡具呈。蒙府学储、姚两师尊印送县主蒋大父师准究在案理合刊呈布闻绅领先生,共彰公讨。”吴廷彦对同乡朱熹深怀尊崇钦敬之情,对地方豪绅盗占先贤墓地痛心疾首,“呈词遍告阖郡绅宪”,乞赐严究,云:“去年甲辰,获得万历壬子年刘公与缙绅之簿籍,于短字一千九百八十八号之内,细加详察访,果见号内有古冢一穴,古树四株,郁郁葱葱,圈围九尺,竟被土人当黄册,程我嘉罩占。本月二十二日将万历壬子簿籍,先贤古冢之由备述。我嘉此时允将坟地交出。岂至次日二十三夜,胆将古树四株尽行盗砍。先贤荫木、先贤祖冢,真乃神人共嫉,至法不容,为此备述前后情由,先叩宪案,随刊叩案,呈词遍告阖郡绅领宪大父师、科第世家理学名儒,伏乞恩赐严究,以崇先贤以正国典,上呈。雍正三年四月。”由此材料可见,朱熹在徽州的历史地位并不象朝廷所宣传的那样,在现实的物质利益面前,他与常人没有任何不同。徽州本土的平民忘却了乡贤,抑或本不知道这样的圣贤。邹鲁之乡并非都能弘阐经学之精微,褒录诸贤之遗裔,他们把圣贤拉回到与己平等的地位。间或有读书人如朱光、汪镐、赵滂、吴廷彦等,对于朱熹或许怀有特殊的景仰,但并非所有同乡都能如此,尤其是深知朱熹家世的故人,正如俗言所谓“敬远而卑近”者。程我嘉之流的见利忘义,行径卑鄙,在此姑且不论,但此事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朱熹在徽州人心目中的真实地位。所谓的“前圣之大成,万世之师表”只是贵族阶级举着朱熹“存理灭欲”的思想为幌子,借以压制民众的手段;“我新安为朱子桑梓之邦,则宜读朱子之书,服朱子之教,秉朱子之礼”,也只是几个文人笔下的空泛的高调而已,而更现实的一面则是徽州人没有把朱熹神圣化,他们对于朱熹及其祖先的态度也是平等的。

(二)

朱熹祖宗在徽州的遭遇令人痛惜,而朱熹本人在徽州的形象也没能逃脱厄运。譬如,清代徽州府要建文昌阁,以求文运昌盛。其时,可建文昌阁的空余之地还有很多,但公众议论和官吏决定的结果,却是“夺文公之祠,以奉文昌,屈文公之尊,置之隘舍”。徽州人这样置乡贤于不堪,故而有大儒程瑶田起而抗之。程瑶田(1725—1814),号让堂,歙县人,一生之学在考古实证,思想上以朱子学为宗。他为此事极力向官府陈说得失,曾作有两篇《徽州府建文昌神祠议》,称:“朱子,我新安之所独尊,而以为斯文宗主者也。是故歙学宫之左,建紫阳书院,城阳山又建紫阳书院,皆崇奉朱子,以肄业多士。即浙江杭州,因接壤新安,其书院亦曰紫阳,苏州因与新安同为江南省,书院亦曰紫阳,皆崇奉朱子,冀私淑之以得其道德文章之绪余者也。新安会馆之最大者,在苏州、汉皋二处,皆崇奉朱子,无非藉以昌其文运。是新安人,无论家食、流寓,莫不崇奉朱子,以朱子为新安之所独尊,而天下文章莫大乎是矣。”[[5]](334)朱熹作为理学的集大成者,理应受到朝廷的尊崇,朱子的道德文章也曾使徽州“昌其文运”。“自建文公祠以来,于今四十余年,即以吾歙本籍文运而论,解元二人,会元二人,状元一人,皆前此所未有。又如召试制科之殊恩,海内所艳羡者,此四十年中,吾歙共得十有一人,是岂未建文公祠前之所有者”?[5](334)文公祠使“吾歙本籍文运”,令“海内所艳羡”,作用并不比文昌神祠差,为何要“夺文公之祠,以奉文昌”,相信神灵而置科举考试的祖师爷于不顾?其中深意,令人费解。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