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许承尧先生应甲辰会试对教育问题的策论

时间:2011-10-30 13:09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许士煦 毕荣桐 点击:

敬录末代翰林许承尧先生应光绪甲辰(1904年)恩科会试之墨卷。内容是当时教育问题重点先后之策论。今读此文,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可窥先生对教育事业之一些灼识。

策论

:学堂之设,其旨有三,所以陶铸国民,造就人才,振兴实业。国民不能自主,必立学以教之,使皆有善良之德,忠爱之心,自养之技能,必需之知识。盖东西各国所同,日本则尤注重尚武之精神,比陶铸国民之教育也。讲求政治、法律、理财、外交诸门,以备任使,以造就人才之教育也。分设农、工、商、矿诸学,以期富国利民,以振兴实业之教育也。三者孰为最急策。

:同赋比。圆颅方趾胃眉横眉之形,同处今日物竞炎炎,淘汰最烈之世界,即幸而战胜万类,役大地所有以奉其主。自此以往,蕃其族,昌其种,永占优势,不为同类之明进化最速之国,之思潮,学潮震撼而寝。天则有一道焉,曰:人人自全其人格而已。人格者何?所以国界,蕃其群界而忝乎?人之名称者也,国必有与,立则曰民。民德之漠,民智之犀,民气之颓,持此与文明进化最速之国之民相较,恧而汗颜,疲然而让其先驱,则人格不定,而淘汰将及。故国为民之统称,民为国之要领。举国皆聪张颖异,智勇卓声之民,其国之雄也,必矣。然而□哲学公例,郡学定理,欲种果者先造因。是以泰东西各国,莫不竞竞立学。学堂者,张国界蕃群界之第一原质也。立学之宗旨三,窃谓造就人材以备任官之教育,振兴实业以谋国富之教育,皆可包于陶铸国民教之范围中。夫国未有民德已发达,民智已扩张,民气已振作,而遴其秀以入官,犹患无政治家、法律家、理财家、外交家专其业以入世?犹患无农学家、工学家、商学家、矿学家者也?将是铸造国民之道,则有其最要者焉。必参合中西伦理学,集其大成,昭示准的,俾知人之与国与群,享其捍卫之利,即有应尽之责。而仁义忠信公平廉耻之性,以屡溉而愈昌。人各私其国而后有爱国之心;人各私其群,而后有爱群之心;人各和其上,而后有忠孝,有实效,非徒廓然以空名相寄。若夫必需之智慧,自养之技能,此以牖民智之犀者,尚武之精神,此以振民气之颓者,则亦相辅而不可或缺。而其(层)累曲折,非一几。日本立学,欧化国粹交癀而迭进,所当填,所取法,盖奖励德育乃为要义中之要义也。异哉,我中国土庶,其视学固以是为利禄之阶梯也。夫,苟人人存学古人入官之意,以责报于学堂,则进化之机立窒。据今定章程,省府州县全数核计学堂,当得千数百,三岁之后卒业者,已七八百人,岁出而不已,安得人人而官之?且治事之才与治学之才,恒不能相兼,故哲学巨子未必遂为政界之杰。泰西有鉴于此,乃设为学问之名位,政治之名位,区二途以相沟分。觇国者且于此得一例焉,曰:实业之学人多于入仕之学人,则国治;实业之学人少于入仕之学人,则国不治。今议者日非,鼓以利禄,则群才不奋振,与未兴闻夫人格之说者也。通国有一人不学,即一人失其完全之人格,况率亿万蚩蚩然不知不识之民,以与国皆聪款强异智勇卓荦之民,相见于天演夷□替夫哉?故综而论之,造就人才与振兴实业皆为国民教育中之一部份,而国民教育之注重,故不但大学中学为然,即小学蒙学亦必有此意灌输其间,即家庭教育幼稚园亦当以此意植基于始。呜乎,欧美之民富公德,亚东之民能厚群,其所以致此者,决非一日之故。惟我神州夙有孔教,渐摩收效,易学而裁之,推而行之,神而明之愿以告世之司教育权者。

注:摘自《许承尧公会试墨卷》,文中标点是毕荣桐先生试加的。

(本文摘自:徽州区文史资料第四辑)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