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歙县六大医家之一蜀口曹氏外科简介(2)

时间:2011-10-30 13:5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曹恩溥 点击:

二、主要学术观点及临床经验

(一)谙熟医理,精于证治

中医外科疾患虽以局部病变为主,但究其病因,多从内发,无论是审证求因还是理法方药,都离不开中医的整体观念。故曹氏外科历代都认为:外疡与内症异流而同源,并不是单纯的一方一药的治疗,亦非一个膏药,一撮药粉所能奏效。若不通读《内经》、《伤寒论》等经典著作,不谙熟医理、不明脉理,则不可为疡医。主张习外科者,应重视对基础理论的学习和研究,必须学习中医经典,并强调理论联系实际,理论为临床服务,在临床中验证。吾祖上常曰:“谙熟医理脉学,得内外之术,每遇内外重病者,心中坦然,一经调治则得心应手。”故曹氏外科百余年来有所发展,有所创新,并逐渐形成其独到特点,是与重视了基础理论的学习、坚持内外同治的做法分不开的。

曹氏治病,注重辨证论治。如多发性脓肿好发于夏秋季节,是临床上常见的一种外科疾病,症见四肢或躯干部发生一处或多处肌肉漫肿疼痛。他医多用清热解毒、凉血消肿如五味消毒饮或内疏黄连汤等苦寒药治疗,病情往往不易就瘥。曹氏则认为:此症乃暑湿流注,为先受暑湿之邪,继则寒凉外束,气血凝滞,壅阻于营卫经络肌肉之间而发肿于外也。临床表现必有高热不退,胸闷不舒,不欲纳谷,苔白腻,脉滑数等暑湿内停之内症表现,实为内外同病。治疗此病首当清暑化湿,通络消肿,佐以和营解毒,暑湿化而寒凝散则热自退,经络通而气血和则肿痛自消。切忌投入大剂苦寒清凉解毒之品,否则寒邪伏内,气血凝滞,更难痊愈。

一般多认为外科痈疽疮疡为肌肤浅表之疾,虽是疼痛而无妨性命。曹氏则认为不然,同是区区小疮,处理不妥或失治,亦能成“走黄”之灾。更何况脑疽、发背、疔疮、五肿等凶险之症,稍有不慎,同样有伤命之虞。但若辨证正确,治理得当,用药合理,则能化险为夷,关键是对疾病的病因病机和发展过程需有一个足够的认识,方能知常达变也。就脑疽而言,曹氏认为,在临床上有虚实之分。实证多以风温湿火之毒壅凝积聚于皮肉之中而发,易溃易敛易治,多以和营解毒清热利湿为法,一般以仙方活命饮合五味消毒饮即可。如在发病过程中,或因正不胜邪,或因碰撞挤压,或因恣食辛辣发物而出现疮形平塌,根盘漫散,疮色紫暗,溃烂少脓等火毒内陷之症,则属阳中有阴,实中夹虚也,治应扶正托毒,酌加透脓托毒之品。虚证属阴,多由情志内伤,郁火内发,或房劳伤精,肾亏火炽,或恣食膏粱厚味,脾胃湿热内生等,治当补托为宜,多以托里消毒散加生地、丹皮、丹参等。但在其病情变化过程中又往往会出现壮热、口干、便秘、尿毒等阴中有阳,虚火相兼的症候,且此类病人每多兼有消渴病史,故在治疗时应慎用温阳峻补之剂,当酌加清热滋阴生津之品,以达到补偏救弊,调理阴阳之目的。由此可见曹氏外科辨证立法别具匠心之一斑。

(二)发扬特色,力求创新

博采众方,融贯众家而为己用,意在创新,亦为曹氏外科的特色之一。

曹氏很欣赏清代外科大家高秉钧的高论:“凡治痈疽,初觉则宣热拔毒,既觉则排脓定痛。初脓毒成而未破,一毫热药不敢投,先须透散。若已破溃,脏腑既亏,饮食少进,一毫冷药吃不得,须用和营扶脾。”祖上常曰:此乃外科理法方面之准则。但又认为亦有痈疽初肿而阴寒内结,气血皆虚者。若属阴寒内盛,脉络凝滞非温阳通络之剂难以疏通,而阳热盛炽,毒邪未清,虽溃亦难以宣解,则宜清热解毒之品。故对于痈疽疮疡,曹氏主张寒温得当,反对纯用苦寒之剂。先祖曾治一附骨疽,时令大暑,患者右腿内侧肿痛半月,经多方医治无效。证见局部肿痛漫散,坚硬如石,肌肤虽灼而肿块色紫似隔宿之猪肝,形体消瘦,精神不振,纳少,便溏,舌苔灰黑而滑腻,脉来沉迟。追问病史,发病前曾外出负重,热甚,归后即用冷水淋浴,又卧阴凉迎风之处,逐发此病。再观先服之剂均属一派寒凉之品,先祖斟酌再三,认为其素体虚弱,卫气不固,感受暑热之邪,复因阴寒内侵,肌卫寒束,腠理闭塞,脉道阻滞所致。当以温散通阳,宣通脉络为要。若过服寒凉,岂不更迫寒邪伏内,气血凝滞,焉能消散耳!今虽值酷暑,亦非麻黄不能开其腠理而祛邪,非姜桂不能解其寒凝而通络,非熟地难以活血而行瘀也。故以阳和汤加藿香、佩兰、丹参、红花、穿山甲等,五剂后肿痛消其半,稍事加减续服六剂而瘥。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