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歙县六大医家之一蜀口曹氏外科简介(3)

时间:2011-10-30 13:5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曹恩溥 点击:

对于方剂的运用,曹氏外科亦是如此,崇先贤而不泥古。如对于乳痈的治疗,诸医多以“括蒌牛蒡汤”作为主方。而曹氏认为:乳痈的病机为乳汁郁阻,乳络闭塞和肝气胃火郁滞所致。故治疗当以通、清两法为主,但“括蒌牛蒡汤”清凉太过而发散宣络之力不足,况产妇过服寒凉也属不当。故自拟“鹿角地丁汤”作为治疗乳痈的主方。方中以煨鹿角、穿山甲温通消散,宣络下乳;两地丁、银花清热散结,

以清肺胃壅火,寒温并用,相得益彰,再加以调和营卫气血之品,共奏宣络下乳,散结消肿之功,临床运用,每每获效。

(三)注重外治,研配效方

曹氏外科的又一特点是擅长运用外用药物。认为:外科治病,应重视外治法,因外治法简便易行,药性直达病所,收效甚快。如在痈疽初起阶段,正确地运用外敷药,对于一些经久不愈的溃疡疮口及皮肤病更是疗效显著。曹氏外用经方,现简介如下:

1、痈疽疮疥多由外感六淫邪毒;或外伤积瘀,或情忐内伤,饮食不节;或房事损伤,痰瘀内滞等因素所致。其病机则由于局部的气血凝滞,壅阻于肌肤、经络、筋骨之间。但曹氏在配制此类外用方剂,大多不细辨病因而是选用具有活血止痛、温络散寒、化瘀软坚、散瘀消肿作用的药物。在剂型方面多以箍围药和膏药为主,并常在同一方面中温通散结药与清热散结药合用。如在治疗由于风寒温痰侵袭脉络,损伤筋骨而致阳气失和、气血凝滞的阴疽肿块,用葱蜜调敷的“南星阴消散”中,既有温热发散、逐寒化痰之品,又有清热解毒、化痰散结之物。而在治疗风热火毒相结、气血不通所致红肿硬块的“阳消乾坤散”中,虽以清热散结之品为主,但亦用了温热化痰之品,可见其主张的“寒热并用”这一独具特色的观点,也体现在外用配方中。

2、对于慢性溃疡、臁疮、瘘管等疮口的外治疗法,曹氏主张:疮口内的腐败组织,瘘管内的异物息肉及骨疽形成的死骨必须清除,否则不利于新组织的生长,影响溃口的愈合。尝曰“腐瘀不除,则新肌不生也。”曹氏研制的以“朱砂生肌散”为基础方的拔脓生肌外用方剂,就是遵照去瘀生新这一原则所拟定的,用以治疗溃疡效果颇佳。

3、曹氏常以绵纸搓成细线,蘸药插入久不收敛的溃口,瘘管窦道及手术的疮口,独具特色,较好地起到提脓祛腐、拔毒引流的作用。药线的粗细、长短可根据疮口的具体情况而定,对于瘘管、窦道主张药线开始一定要钉到底,否则脓管不易腐蚀。但经过一段时间后疮口的脓性分泌物减少,则应逐步缩短药线的长度,以免药性腐蚀新肌而影响疮口的愈合。常用药物有三王散、三仙丹。前者多用于结核性疮口及顽固的瘘管等,其腐蚀作用较大,提脓拔毒力强,血管丰富的部位及黏膜、眼睛旁忌用;后者则多用于脓肿切开的疮口,有提脓引流之功,脓净后即停,疮口改掺朱砂生肌散。

4、皮肤病往往缠绵延发,难以就瘥,尤其是顽固性疥癣往往内服十数剂乃至数十剂中药而疗效不佳。但曹氏认为若能合理、正确地运用药物外治,能缩短疮癣痊愈的时间,起到事半功倍之效果。其在临床中研制了以“玉肤散”为主治疗皮肤病,具有清热、收敛、利湿、润肤、止痒之效。以麻油调敷患处,疗效颇佳。

5、曹氏外科十分讲究外用药物的选择,非道地药材不用,并严格要求按照药物的配制规范,该水飞的要水飞,该另研过筛的则不得马虎一点。强调:外用药切切要细,必须研至无声,方可使用,一律过140目筛。否则用于肿疡药性不易渗透而影响发散吸收,用于溃疡则使疮口疼痛而影响愈合收口。

三、强调医德修养,主张赤诚待人

曹氏外科认为:光有高明的医术而无良好的医疗道德则不为大医也。故曹氏历代均把继承良好的医德医风同继承祖传的外科医术看成一样重要,主张对病人要怀有慈爱怜悯之心。力求医术要精,对病人的心地要诚。诊病时对病

人应和蔼可亲,认真负责,切忌草率从事而贻误病情。从不妄取病人的钱财,从不计较病人的酬金,对贫苦者常周以药资。主张同道之间要精诚团结,反对相互诽谤,在医界要有“君子”之风。

中医外科是我国临床医学的重要组成部份。曹氏外科有其独具特色的医学观点和临床经验,并有历经几代遗传下来的祖传秘方,这一切都十分宝贵。笔者和后继者尚须进一步整理发掘,使之发扬光大,造福于民。

(本文摘自:徽州区文史资料第四辑)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