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为谁哀鸣 悲情徽州

时间:2007-09-16 21:30来源:网络 作者:章昭华 点击:

——再读章亚光先生《一个徽州赤子的哀鸣》

    我和亚光先生是忘年之交。认识亚光先生,是很偶然的,他很看重我写的一篇关于徽州的小文;但也是必然的,因为我们都有着对徽州建制问题赤诚的关注。前几日,在街上遇见亚光先生,他精神矍铄,一如从前,侃侃而谈的主题还是离不开徽州,并嘱我能否再为徽州问题写点什么,我该写点什么呢?

    静坐书斋,又一次捧读亚光先生写于1988年初的《一个徽州赤子的哀鸣》(以下称《哀鸣》),虽时光荏苒,我仍能强烈感到浸透在亚光先生心中浓郁的徽州情结和他的怦然心跳,我的眼前进而闪现出无数像亚光一样虔诚的徽州赤子的身影。为徽州建制的完整统一不懈奔走呼号者,亚光先生当是最早的。1987年,国务院批准撤销徽州地区,成立地级黄山市,将历史上一直属于徽州的绩溪县划归宣城地区(现宣城市),1988年始,绩溪莫名地归属宣城。据说,当时连绩溪的最高行政首长见到红头文件后也膛目结舌。亚光先生为此奋笔作《一个徽州赤子的哀鸣》,他赤诚而痛苦地疾呼“愿结束此出当代悲剧,指日可待”。哀鸣者,亡音也。以“哀鸣”表达绩溪民众对家园被划出徽园的悲凉心态,贴切而不过分。虽然心态上“哀鸣”,但亚光先生是个行动者,他千方百计通过关系,将徽州绩溪人的“哀鸣”由时任纺织工业部常务副部长的胡明转呈给李鹏总理。其时,亚光先生尚在艾年,精力充沛,思想敏锐。一晃,就快20年过去了,先生已是耄年老人,绩溪回归徽州并未如亚光先生和无数徽州人所盼之“指日可待”,而是愈加渺然。呜呼,为谁哀鸣?悲情徽州!

一、支离的徽州是我们心头永远的痛

    徽州是一个迥异于周边地区的非常独特、相对独立的地理和民俗单元,历史上的徽州府由歙县、黟县、婺源(现属江西省)、休宁、祁门和绩溪县(现属安徽省宣城市)六县组成,面积1.3万平方公里。徽州的名称始于宋宣和三年(1121年),方腊起义遭到镇压,改歙州为徽州。此后,这一名称和区域始终稳定存在,在长达800多年的时间里,徽州能一直保持着行政建制的完整和稳定,这在中国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千年的历史,演绎出徽州独特而灿烂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即徽文化。徽州文化博大精深,包容整合了中原文化的全部精髓,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徽学与敦煌学、藏学并称为中国三大地方学。

    1949年5月,婺源“解放”,由于解放江西的部队与解放安徽婺源的部队同属“二野”,为了军事管理的方便,婺源便划入江西,这是解放后徽州首次被行政强制肢解;再次就是1988年绩溪被划入宣城市,同时令人扼腕不禁的更有徽州地区(专署)改名为黄山市,徽州从此从中国的行政区划中全然消失!令我们不能理解和不能接受的是这次极不科学、极不严肃且违背民意的暗箱操作,竟发生在中国经济和社会事业全面发展进步的和平年代,发生在中国正不断走向科学、民主,政治逐步走向透明的大环境背景下,仅仅由于个别高层领导的无知和个人喜恶,竟然如此漠视民意,在办公桌前,在一张地图前“指点江山”,挥手之间,就又一次将徽州随意肢解了。这次肢解的震荡和负面影响较前更为严重,不仅因为绩溪被荒唐地划出徽州,更因为中国从此不再有“徽州府”的行政建制,从某种意义上是意味着徽州之“形”与“神”整体的倾覆,安徽之“徽”从此荡然无存。

    感谢因特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便捷而又重要的观察民情民意的窗口,在网上随意点击徽州,即时可见恢复完整徽州建制的呼吁不下万千。然而,我们所见最新对恢复徽州完整行政建制呼吁的官方“权威”答复仍然是“牵涉面较大,情况比较复杂,需要进行科学的研究和论证,广泛征询民意。”总之是“恢复徽州一府六县建制、成立徽州地级市”的条件尚不成熟。我们不知官员们心中对“民意”一词的理解和民间的偏差有多大的距离,又该以怎样的方式征求民意,也不知究竟需要进行怎样的“研究和论证”。

    宣城的历史上诞生过梅尧臣、梅文鼎、梅光迪为代表的宣州梅氏这样的文化大师,宣城是宣纸的故乡,李白有诗赞美敬亭山秀丽的景色“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但无论如何,宣城却始终在绩溪、徽州民众的心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