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千古奇憾-婺源未出状元的历史真相

时间:2007-09-16 21:33来源:故园徽州论坛 作者:panqike2006 点击:

    婺源钟灵毓秀,自古文风鼎盛,是有名的“书乡”,被誉为“山里邹鲁”“江南曲阜”,是中国古徽州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这里名人辈出,不但孕育了朱熹、江永等名彪史册的大儒,历朝历代更涌现了一大批名臣显仕,其中光进土就有550多名。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未出状元(文),其实历史上至少曾经有两名婺源人本是有望中状元的,却由于总总原因不能实现,这不能不说是婺源千年文化史上的一件憾事。

    第一位本可中状元却未被点的是余棐(?――?)明朝婺源沱川人,自小天资聪颖、才思过人被誉为“神童“且心怀大志。嘉靖二年(1523)余棐赴京参加“春闱”科举,凭借真才实学一路“过关斩将”,并深受众考官的好评。在殿试时,以其滔滔的经世宏论、出众的才华而深爱嘉靖皇帝的喜爱,有意点其为状元。可当征询朝中重臣汪鋐的意思时,汪鋐却不置可否只说:此子虽才气过人但过于骄气,要成大器还需多加磨砺,而不可长其傲气。嘉靖闻后沉默良久终于点了点头。就这样可怜的余棐就与“状元”失之交臂而只被点为进士。汪鋐何许人也,为何如此受到嘉靖的信任要听取其意见呢?原来汪鋐也是婺源人这就是嘉靖征询其意见的原因之一。而此时的汪鋐由于在广东提刑按察史任上带领军民数次在澳门、深圳一带大败“佛朗机”(葡萄牙)侵略军而深爱嘉靖的宠信,并刚刚被调回京述职,这则是嘉靖证询其意见的原因之二。既然汪、余同为婺源人,汪鋐为何不帮反而对余棐有评议呢?这还需从头说起,其实余棐一进京城就马上谒见汪鋐并想拜其为师,向朝廷保荐自己(这是中国古代仕子仕途的必由之路,是谁也免不了的)。汪鋐最初对余棐也有提携之意,却因一件意外之事令其改变了初衷。汪在得知余棐的来意之后沉思片刻说:“你我同乡,保荐一事未必不可,但不知你是否有真才实学,今有一对,你若能对出我即收你为门生,否则请另附高门吧”。余棐闻之心中不由一阵窃喜,因为对“对”对他来说真是“小菜一碟”。汪鋐轻轻呷了口茶,缓缓吟出上联“婺源四水归大畈”,这真是一句妙语,从字面上看虽平淡无奇,实则内含深意。因为汪鋐是婺源大畈人,而婺有四条溪水在其家乡大畈合流而汇成婺江主流。“上联”的意思是说:万物有源、万事有宗,我如今保荐于你,你可知饮水思源、知恩图报,日后你要为我所用,唯我马首是瞻。可此时涉世未深、年轻气盛而才思又太过敏捷的余棐哪及细思,脱口吟出下联“江南秀气镇沱川”。汪鋐一闻面色大变、手中的茶盏“啪”的一声落入地上摔个粉碎。汪鋐为何如此的失措呢?只因余棐的下联对得太绝了,无论文字、用词上还是有气势上都要盖过自己的上联多矣,心想:余棐啊余棐,你真会恃才傲物、目空一切,如今你还未成气候就如此不知收敛,日后成器了还能为我所用、受我箝制吗?于是从这一刻起余辈也就注定与状元无缘了。这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余棐这一误不但误了自己的前途也给婺源千年的文化史留下遗憾的一页。以至于婺源民间至今还流传“余棐不元世不元”的感叹…….

    婺源历史上的第二位状元之才是齐彦槐。齐氏,字荫三,号梅麓,清朝时赋春冲田人,是知名的文学家、科学家。从小就有远大的抱负,为实现心中的理想,其于公元1809年赴京参加会试,本已被嘉庆皇帝钦点为状元,但后来查知其父乃被朝庭革职的犯法官员,按律犯官子孙是不得参加科举考试的;这意味着齐彦槐的一切功名都将有被取消的可能,但嘉庆实在是爱惜齐彦槐的才华,又体念其功名来之不易,更为了激励天下学子勤奋进取之心,故只取消了齐彦槐的状元资格而保留了进士的功名,又赐其为“天子门生”以示安慰。齐彦槐是不幸的,可万幸的是碰上了一位还算开明的君主。而其“犯官之子不可点元”的典故则成为研究中国历史上有关科举制度和用人制度的典型案例。
       

注:此文依据的是民间史科,是否与正史相符有待商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