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天堂里的徽州

时间:2007-09-17 20:34来源:《休宁—中国第一状元县》 作者:胡宁 点击:

我是徽州人,生于斯,长于斯。

少年时伴着“七尺男儿国是家”的宏愿,辗转南北十数载,期间有很多的机会和足够的理由让我客守异乡,但我最终又回到了徽州。个中缘由从未细究,直到有一天偶然间翻开《胡适口述自传》,劈头的一句话便是——“我是徽州人……”

胡适先生学究通人,尚客思凄迷,常故园东望,乡情依依,想我辈凡人恋土思乡,亦情属自然。

工作关系,常接触各方人士,也就时常有异乡人对我说:徽州山肥水美,钟灵毓秀,就景致和环境而言,堪称人间天堂。这里的山水田陌,无一不秀;村落民宅,处处皆“品”。能说这话的当然都是些鸿儒雅士,然而他们全都不例外地把徽州,包括徽州的文化用一处风景几座老宅来概括了。诺大的徽州,独树一帜的徽文化只落下片言只语。

可是,徽州不是用一处风景几座老宅就能代表得了的。在这片土地上,昔日曾真真切切地存在过天堂人间,存在过文化的灿烂、科举的荣耀和物质的奢华。她的枝脉一如当年行走于大江南北的徽商脚下的路,在岁月流转中,树起了屹立数百年不倒的赫赫盛名,带回了那难以胜数的豪宅巨富和“状元故里”的尊荣……还有,胡适先生晚年殷殷北望的目光和孙起孟先生用休宁方言诵词的吟哦。

无论从那一个角度审视徽州,她都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地域名词,她更多的是一个文化概念,一个自成体系的文化单元,一种自南宋至明清引领时代800年,素为世人景仰的区域性文化的经典之作。与他处不同的是,徽州自古便有很强的开放性和包容性,这种开放和包容同样延伸到了文化上。历史上四次北方强宗大族的南迁,使得中原文化与南方山越文化耦合并得到思辩性的升华。徽州特殊的区位使得徽州成为多元文化的最佳接纳地,也使得徽文化兼具南北之长并最终形成了特有的浪漫、优游、柔静、华美的精神特质。

尽管徽州一直藏身于万壑丛中,但她的博大和活力常使研究徽学的专家学者感到吃惊,而她的表现形式却又是如此的精美、雅致和令人称道。我们已经习惯向外界描述这样的徽州:宗祠前高高矗立的旗杆,木雕窗棂映衬出的如画山水,随走随见的文物胜迹,寻常百姓风雅的谈吐,以及案头一方古砚、几杆枯笔。还有,精心保存着的历史的一隅,一些残存的文明碎片……。我们也一直在试图用这些仅仅停留在器物文化层面的东西来复原历史,来物化文化,来向世人诠释文化的徽州,虽然这远不是徽州的全部。

我不知道这种说法能不能得到专家的认可,是文化造就了徽州,徽州又成全了文化。徽州文化是千年徽州物质和精神财富的总和,而现在的徽州遗存更多的是精神文化层面和制度文化层面下的底蕴。七、八年前,一位朋友向我提出了“徽学”这个概念,说应当把徽州文化,把以研究徽州历史文化为主要内容的“徽学”作为与敦煌学、藏学比肩而立的中国三大地方学之一来对待,来加以研究。这一观点使得当时身为报人的我闻听后精神为之一振,遂立即将这些想法和观点诉诸文字广为宣扬。记得当时的主要论点是: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徽州文化是对中原文化的包容整合,尤其在明清两朝,更是达到了巅峰。现存徽州文化,是现存中华文化的缩影。徽州文化始终在弘扬着中华文化,其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极好的弘扬。人们从现存的徽州文化上,足以看到中华文化的特色、风姿和曾有的辉煌,看到中华民族的聪明、智慧和力量。

而且,徽州文化的某些部位甚至还超过了中原文化。徽商还曾与晋商一道把持着中国经济命脉数百年。乾隆年间,仅扬州盐业的徽商资本就达五千万两,而清朝最鼎盛时期国库的存银尚不过七千万两,以致乾隆皇帝竟然发出“富哉商乎,朕不及也”的喟叹。

八年过去,“徽学”终成显学。当初提出“徽学”概念的朋友已经去了安大做起专门研究“徽学”的教授。我则转而行政,对“徽学”的关注点也由之趋向现实化和实用化,转而探究一个地处偏远的内陆腹地创造出文化商业奇迹所必须具备的经营理念和文化基质,以及对今时今日的借鉴作用与意义。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