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古代妇女的悲壮画卷

时间:2008-08-30 05:24来源:徽州文化网 作者:佚名 点击:

    祠堂是男性的天地,神位上供奉的男氏先祖。封建的纲常礼教认为女人是依附男人的,所以不能跨进祠堂一步。否则,便是大逆不道,对先祖的不敬。然而,在歙县棠樾村除有一座鲍氏支祠,还建有一座女祠。这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
    棠樾村是明清世代徽商鲍氏家族聚居的一个村子。鲍氏支祠位于棠樾牌坊群北侧,又名“万四公祠”,俗称“男祠”。女祠位于牌坊群西头,名为“清懿堂”,取“品行清白,懿德美好”的意思。男祠始建于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重修。该祠坐北朝南。嘉庆年间,鲍氏二十四世祖鲍启运“遗命其子有莱建女祠”,于是在与男祠相向处,建造了一座从南朝北的女祠,其坐向是借《易经》中的“田乾女坤,阴阳相悖”的哲理而设计;古人又认为“焉得萱草,言村之背”,背,即北堂,历来为母氏居地,坐向朝北,意在颂扬母恩母德。
    女祠构架宏大,进深48.4米,面阔16.9米,三进两天井,五开间。其规模超过男祠。门楼为砖雕精致的拱门,门厅外有栅门、八字墙,大门前有抱鼓石一对。中进深入步架,上有拱形轩顶,“清懿堂”匾额高悬,另有一方“贞烈两全”匾额,为清代曾国藩手书。天井下有蓄水池,廊屋环匝,檐柱皆石质,轩敞宏丽。檐间铺作平板枋上有一组仿明枫拱,誉替、梁驮、外檐柱撑皆雕刻精美。后进寝堂天井为深池式,两旁有廊庑,沿石阶通享堂。寝堂龛座上,供奉鲍氏女主牌位,将棠樾鲍氏贞节烈女,按世系顺序排列,让后人顶礼膜拜,四时祭祀,奉为楷模。1994年,国家拨款按原貌修复了清懿堂,并根据家族的有关资料,设计了多组蜡制塑像,展示棠樾历代妇女的风采。
    徽州地处皖南腹地,群山环抱,土少人稠,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能着生业于地者,十不获一。”因此,人们为觅求生存,以经营四方作为治生之策,以经商获取利润来弥补生活资料的不足。因此有“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之说。据《徽州地区简志》记载:徽商发展的黄金时期,有70%的成年男子离乡从事商贸经营。尽管漂流四方经商赚钱的都是男子,但徽州妇女在商业发展中的作用也是很大的。她们不贪图家族安逸和亲人团聚,而是主动劝说丈夫出外操商贾之业。《太函集》卷11《金母七十寿序》就记述了这样一个事例。金长公之父在外经商,金长公长期居家,其妇谓之曰:“乡人亦以贾代耕耳,即舅在贾,君奈何以其故家食邪?”并筹集资金督促金长公出外经商,最终发家致富,妇“有首事件”。清懿堂里一组“送夫经商”蜡制塑像重现了当年徽商与妻儿别离的场面。村头水口边,杨柳依依,徽商鲍仁鳞妻江氏怀抱幼子,面罩愁云,唇翕微张,似叮咛远出家门的丈夫多保重身体。走在乡间小道上的丈夫,身着长衫,肩挎包袱,回首顾盼,与妻儿依依惜别。也许这一走就是十年八载乃至更长。鲍氏家族有规,不创辉煌业绩,不能回故里与家人相聚。违背族规将受到惩处。有一对夫妇新婚三月,丈夫即远出经商,妻子独守空房,以刺绣为生,每年用绵薄的积蓄购买一颗珠子以记岁月,一颗珠子一年泪,一颗珠子是一年不尽的思念。等到丈夫返家,妻子已去世三年,打开妆匣,里面已积聚了二十几颗珠子,盼夫望断秋水,而终生未能再团聚,这真是血和泪凝成的“盼夫珠”啊!
    徽州妇女节烈之风尤甚,有“相竞以贞,故节烈著闻多于他邑”之说。据《民国歙志》记载,明清两代,仅棠樾鲍氏家族就有贞节烈女59人。她们的悲惨身世告诉人们:这是以男性为主的传统社会结构及其伦理价值观对徽州妇女的摧残。封建伦理道德是一张禁锢妇女的无形的网,是一把戕害妇女的软刀子,使许多妇女成了封建纲常礼教的牺牲品。徽州妇女以他们的灵与肉为代价,才换得了家族的繁衍和兴旺,为徽商的崛起、振兴做出了牺牲和奉献。
    1994年在我国京郊怀柔县举行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将女祠选为参观点。游览清懿堂,你定能感受到似是在聆听中国妇女在历史长河中迸发出的一首首悲歌、壮歌、颂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