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龚自珍在戴震故里

时间:2008-08-30 05:53来源:徽州文化网 作者:童宝刚 点击:

    嘉庆十七年(1812)三月,龚自珍的父亲“闇斋先生简放徽州知府,先生侍行。”(《定庵先生年谱》)21岁的龚自珍放弃了京都工作,随父亲龚丽正来到祖师戴东原的故里徽州府供职。从1812年3月到徽州,至1815年离开,前后4年。
    龚自珍初到徽州,就遭遇了丧妻之痛,落第之苦。龚来徽州当年,就与段玉裁的孙女段美贞完婚。第二年4月入京参加乡试未第。在京应试期间,他的新婚妻子“怀病于中,有庸医误以为娠,且半载有余始觉之,遂至不可治,至癸酉七月卒于府署”。(段玉裁《经韵楼集·龚自珍妻权厝志》)当龚自珍“一骑南飞”赶回新安,已不及见面了。丧妻、落第的沉重打击并没有使龚定庵沉沦,反而使其醒悟。他开始观察社会,了解民情,注重“天地东南西北之学”,即“经世致用”之学;特别是在京都时目睹上层社会荒淫的生活,使其认识到统治阶级的腐朽,封建社会已到了“衰世”。23岁的龚自珍在徽州府署写了针砭时弊最犀利的《明良论》四篇。他揭露晚清官场的腐败,大臣是庸臣,见了皇帝只会磕头,“朝见长跪,夕见长跪”;掌大权的,“知车马、服饰、言词捷给而已”;“清暇之官,知作书法,赓诗而已”。 (《明良论二》)此外,他们一无所能,一无所知。他们看皇帝的脸色说话,靠熬资格升官。(《明良论三》)他们死守着祖宗的成法,“天下无巨细,一束之于不可破之例”。在这种情况下,“虽圣如仲尼,才如管夷吾,直如史鱼,忠如诸葛亮,犹不能以一日善其所为,而况以本无性情、本无学术之侪辈耶!”(《明良论四》)于是龚自珍提出了“何不思更法”的观点,否则,当破的条例不破,“恐异日之破坏条例将有甚焉者矣。”(同上)你不自行改革,那就让继起的王朝来改革吧。龚自珍提出的“破例”“变法”思想是极其可贵的。段玉裁对《明良论》加墨矜宠,认为“四论皆古方也,而中今病,岂必别制一新方哉?耄矣,犹见此才而死,吾不恨矣。”(《定庵先生年谱》)
    组建志局,筹纂府志。徽州是戴震故里,景色宜人,名人辈出,民风淳朴,离苏杭近(时段玉裁居苏州),龚氏父子深感满意。段玉裁寄书勉励女婿龚丽正以韩愈、柳宗元及嗣父为师,亲民近民,“专心一力于是邦”,有德于戴震家乡人民。到任第二年,自称“戴震愚侄”的知府龚丽正拜题了戴东原墓碑,第三年,段玉裁亲临徽州,祖孙三代同谒戴震墓。龚丽正没有辜负丈人的诲言,勤于治理,结交文人学士,披阅典籍。当父子俩看到康熙年间编纂的《徽州府志》后,龚自珍向父亲建议重修府志,得到首肯。于是龚自珍协助父亲组建了徽州府志局,延请了徽州宿学名士“歙汪蛰泉(龙)、阳湖洪盂慈(饴孙)、及武穆淳、胡文水诸子纂修”。(《定庵先生年谱》)龚自珍参与编志工作,负责“甄综人物、搜集掌故之役”。(同上)修志未到一年,“闇斋先生擢江南苏松太兵备道”。(同上)龚氏父子离开徽州。府志虽末修成,但在近一年时间里,龚自珍为编志搜集了大量素材,其创立的编志原则,“不特见识卓越,具仰见广大慈祥之襟抱,他日登史馆,系文献之望”,“移书志局商榷,同人咸为敛服”;(同上)所写的《与徽州府志局纂修诸子书》《徽州府志氏族表序》等文稿的立论,对现代修志仍有参考价值。
    要离别祖师故里,对此地的一草一木均难割舍,特别是府署里的古桂树,相伴4年,见证了龚自珍的悲欢离合,于是他用拟人手法,撰写了怀念铭《别辛丈人文》一篇,“辛丈人”非人,是指徽州府署内唐代种植的一棵古桂花树,他在序中曰:“新安郡斋古桂,唐时植也。尊之曰辛丈人。相依者四年,兹将别去,为文使听之。”龚写了在新安期间的“伤时感事”,桂通人性,均会知晓;作者文章的奇、逸、幽、怨,古桂会用花的古、馨、邃、零来呼应。龚面对长者似的古桂感叹,“逝今去兹,何年再经?”(《摸鱼儿·留别新安》)作者的留恋愁绪更浓,“幽怀更苦”。这里有府署里作者亲植的30棵梅花,有嫁给新安的妹妹,有文朋好友,有祖师的孤坟荒冢,哪桩事不需怀恋呢?真是“夜思师友泪滂沱”。更重要的是黄山没有游遍写够,“来又去,可题遍莲花六六峰头路?”《黄山铭》共96字,作者描绘了黄山的雄伟、奇异、险峻、秀丽。龚自珍认为黄山松是天下松的“寿星”,“群山之松五百岁死,摄山之松千岁死,包山之松二千岁死,黄山之松三千岁死。”(《石言》)“秀吞阆风” “赧岱惭衡”“千诗难穷,百记徒作”。龚白珍的《黄山铭》不愧为黄山游记的杰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