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徽州学形成的物质基础

时间:2008-08-31 22:12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讨论徽州独特地域文化的形成及其特质,就不能不看到它产生自徽商经济基础之上并受到它的制约、与其同命运这个根本事实。徽州文化的特异以致蔚成世人瞩目的“徽州学”,都和徽商经济这个厚实的物质基础有关。刘夜烽先生有诗云:“干艘舳舻四海通,亦官亦贾亦儒宗,文明若论因何盛?应记徽商第一功。”唐力行先生在《论徽州商人文化的整合》中提出:“徽州文化的特质是什么?人们历来都把新安理学与徽州文化等而视之。历来所修徽州方志亦作如是云。但是,当笔者更多地涉猎徽州文化时,却深切地感觉到徽州文化的特质并非是理学,而是商人文化。”这是很有意思的发现。他们均提出了徽州文化与徽商的关系问题。任何一种精神文化、制度文化,都是派生在物质文化之上的。离开徽商而侈言徽州文化,它也就成了无本之木和无源之水。所以,探讨徽商的兴起与盛衰,就成为探讨徽州文化之奥秘的一把钥匙。

    徽州人走向经商之路是由山逼出来的。徽州地域“险阻四塞,几类蜀之剑阁”,出路“东则有大鄣之固,西则有浙岭之塞,北则有黄山之隘”,“山地硗稀,地窄人稠”,而“一亩收入,不及吴中饥年之半”,“一岁收入,不能支十之一”。一次次战乱涌入的移民潮,加深了这个危机。“民以食为天”,只有逼得出而为贾,求食四方,才能生存、繁衍、发展。而徽州人的机遇与实践又得水的玉成之力。徽州的水系是开放的,四向辐射:“北境水阳江、青戈江,西境秋浦河,均流入长江;南境阊江,婺水,南流折入于鄱阳湖;东南境马金水流入浙江金兰盆地,联结闽粤之要冲;东境新安江、武强水,东注钱塘、东海;以上共呈一放射性水网,成了徽商挟资四出的走廊。”这种兼涵山之静、水之动,山和水相互相成、封闭与开放互补的格局,具有着山将外面世界隔断,不受或少受干扰;水又把外面世界联结起来,兼有进退、吐纳的功能。这种山水相连,并为互补的地理优势为徽商兴起与徽州独特地域文化的形成提供了前提。

    在长达数千年的中华帝制历史的长河中,因作为历史社会之中枢的王权凭暴力争夺得来,这个根本特征造成了“成则为王败则寇”的“以暴易暴”的规律:战争频繁,连年不断,出现一次又一次的中原板荡,四海沸腾,逼得北中国人民掀起一次又一次南迁的浪潮。“寻得桃源好避秦”,也就成了战乱中人们的惟一心愿。被群山封锁与外界隔断的徽州地域就成了“避乱”的理想世界。有人考证“桃花源”不在湖南的武陵,而在徽州的黟县。不管考证能否成立,徽州地域有个近似的桃源则是可以确定的,据徽州谱系可证者:汉代有方、汪、程等姓氏迁入;西晋有邵、余、鲍、金四姓迁入;东晋有黄、叶、戴等姓氏迁入,占明代前徽州七十五个姓氏迁入的百分之十二以上。足见自汉至晋战乱引起的移民潮中,已先后有十多个姓氏迁入徽州。永嘉之乱,四海奔腾,引起五胡十六国的纷争,大批北方人南移。黄巢起义,席卷大半个中国,迫使更多士族寻避难之地。特别是金兵铁骑南侵,赵宋王朝举国南迁,皇帝、官僚、地主、商人、农民、手工业者以及文人、歌女等南迁的狂涛巨澜,成为一次史无前例的民族大迁徙,破坏北中国的经济,将文化经济的重心移到南方。赵构在临安建都,徽州这片处皖、浙、赣三省边区中心的崇山峻岭,别有洞天的地方,也就成了大批士族避难的“桃源”。赵构甘做“儿皇帝”,在残山剩水间寻欢作乐,相应地刺激了商业经济的发展,邻近临安的徽州自然受到极大影响,对于名闻天下的“徽商”的崛起,有极大的催化作用。嗣后,蒙古铁骑南下,赵宋王朝覆灭,元末农民起义,朱元璋在金陵崛起,明代的宁王之乱,清初的“前三王”、“后三藩”之乱……无不直接或间接地波及、影响到徽州。

    如谱系记载:南朝迁进三姓氏;唐、五代四十八姓氏;宋二十二姓氏;元三姓氏……来自四面八方移民的进入,带进了比较先进地区的风俗、习惯与文化,改变了居民的结构,打破了原来“山越”的封闭系统——在靠山吃山、自耕自食的山越原始自然经济中渗入了商业经济意识,为徽商的形成、发展准备了思想的、物质的条件,孕育着出外经商的可能性。本来,徽州地少人稠,据方志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