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徽学研究 >

休宁德胜鲁班木工学校,一石三鸟的伟大创举(3)

时间:2008-06-07 09:15来源:徽州文化研究所 作者:吴象 吴浩 点击:

木工学校发起人聂造先生对木工学校的期望是:徽州祖先的巧手加上现代化的设计和先进的设备,就等同于德国车、瑞士表的生产体系。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木工学校的定位是着眼于提高学员的劳动技能和职业素养,着眼于提升学员的人力资本。人力资本的提升,使得他们即使将来不再从事木工职业,也能在其他的行业工种中秉承木工严谨求实、积极创新的工作作风,成为符合社会需要的高素质劳动者。从这个层次而言,木工学校教书育人的成功,是一次丰富了职业教育内容的伟大实践。

进入木工学校的大门,便能醒目地看到这所学校的校训:“诚实、勤劳、有爱心、不走捷径”。这一点尤为可贵。木工学校不单单努力教授学员专业技能,努力提高劳动素养,还在日常的教学实践中向学员传播公民教育的理念,希望每个学员除了要做一个好的劳动者,更要做文明人,做好公民。学校把“诚实、勤劳、有爱心、不走捷径”这四项朴实无华的标准作为对每个学员立身处世的基本要求,颇具苦心,立意深远。

徽州木结构的老房子美轮美奂,徽州木雕闻名于世,徽州传统的木匠手艺是徽州文化的一项重要内容。木工学校的创办,有利于保护和传承徽州传统的木匠手艺,有利于发扬徽州文化中严谨求实的精神。从这个角度而言,建立在徽州土地上的木工学校,是对徽州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在另一个意义上,木工学校的理念和实践,是对徽州文化的一次突破和创新。有“程朱阙里”、“东南邹鲁”美誉的徽州,历史上程朱理学极为发达,徽州读书人皆以是二程子和朱子的同乡后辈为荣。程朱理学集儒家学说在宋明时期发展的大成,所以徽州文化在本质上看属于儒家文化的范畴。虽然那个时期徽州人在商业上取得辉煌的成就,但信奉程朱理学的徽州人骨子里还是要考取功名、光耀门楣。也正因此,“连科三殿撰,十里四翰林”、“兄弟丞相”、“父子尚书”、“同胞翰林”等佳话在徽州不算多么稀奇的事情,仅以面积不过2000多平方公里、当时人口不过十几万的休宁县而言,从南宋到清朝居然涌现出十九个状元,远远超出曾经一度名声显赫的苏州,稳居全国之首,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一状元县”。

以儒家学说为根基的传统徽州文化,究其本质而言,毋宁说是“官本位”的文化。在当地重道轻艺的文化背景中,古代的匠人是入不得士林的。在徽商衰败之后,徽州文化的这种弊端便愈加显现出来。

休宁木工学校的毕业典礼上隆重颁发了“匠士”学位,这在徽州历史乃至中国历史上都是一项伟大的创举。大学里有学士、硕士和博士,如今木匠也能评学位,真正迈入“士林”了。这项创新很不简单,人人皆可为尧舜,行行都能出状元。《人民日报》也对此刊发评论文章积极肯定。

从这个意义上看,“匠士”学位的颁发,倒是对“官本位”重道轻艺、士农工商等级井然的传统徽州文化的一次不大不小的超越。一方面是技艺的传承,一方面是理念的超越,两相综合,便是传统的徽州文化在新的历史时期得以扬弃。正如学术上既有理论被证伪,标志着学术的发展和进步,那么此处对徽州文化的扬弃,也意味着对徽州文化的推陈出新。

在写作这篇文章的时候,又听到聂造先生主持的休宁平民学校开学的消息,倍感欣慰。想起初次造访木工学校时候“陶行知式学校”的感慨,我们深深地感到,休宁德胜鲁班木工学校堪称一石三鸟的伟大创举。从木工学校到平民学校,休宁乃至徽州教育界的同志们正在为之奋斗的实践,乃是陶夫子未尽的事业。

陶夫子在1927年曾给徽州同乡写过一封公开信,叫做“徽州人的新使命”,谈到了振兴徽州的经济、教育、社会等方方面面。时至今日,我们离陶先生憧憬的目标,仍然有一定差距。我们徽州人要实现这样的使命,可谓任重道远。但幸运的是,我们看到了新一代徽州人的勤劳和智慧。这里,我们想以陶先生的这句话与全体徽州人共勉:

我们千万不要辜负“新安大好山水”,我们要把我们一个个的小生命捧出来造成徽州的伟大的新生命。

    2005年10月31日于北京

(作者单位: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北京外国语大学) 



顶一下
(14)
73.7%
踩一下
(5)
26.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