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民间抗日人物

时间:2009-05-15 12:57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杨小凡 点击:

药都城地处中原腰脊,得之者强失之者弱,乱危乃为群雄逐鹿之所,升平则为人物辐辏之地;本为南北要衢、水陆通达、境大货穰、体视大邦,百货辇来于雍梁,千樯转流于海河,五方之产不期而毕会,四海所需取给于立谈,固为九州之通都大邑。

也正是这个地理上的优势和富足中原的美名,侵略中国的日军,1938年5月就的进此城。当时驻扎的国军,没放几枪就奔兔一样的弃城南逃。但这里的各色民众却坚持着不同形式的抵抗。历史总是喜欢遗漏小人物的。由于工作闲来无事,曾遍访民间,记录了一个个民间抗日故事。

韵兰儿

韵兰儿乃翠花巷一暗门妙女,与其母独处小院。究其身世,街坊们都不能说其详。有说其母原为泉城娼门,泉城被日本人攻占,才逃至药都。也有说韵兰儿是其母收的义女,因她们母女很少出门,也不可考证。韵兰儿初到翠花巷时只有十岁,日随其母弹琴作画,并不接客,只是其母夜间偶陪城内富商。

十五岁时,韵兰儿已肤若凝脂,面如莹玉,体骨妍媚,明眸善睐,俊逸多姿,婀娜惹人。时常为客人鼓琵琶吟小曲,其母以萧和之,珠喉乍啭,脆如裂帛,婉约之声若柳外莺语、云间凤唳。城西门赵家大少爷,每月来十多趟,挥金如土为之置妆,仍不能近其身,只能偶以酒狎子。一时间,翠花巷热闹起来,药都官商人家子弟多来送贴求见,意在争为韵兰儿破瓜之荣。

韵兰儿只有一人,而药都浮浪男子云集,有人半年都没能与韵兰儿同桌而坐,更不要说听其鼓琴吟曲了。城西门赵家大少爷,倒是最得韵兰儿喜欢,曾得韵兰儿一幅《兰竹图》。赵家大少爷并不通画,也是为了人前显摆,竟把这图带到“多宝斋”请高手品评。“多宝斋”主邹先生一见,就怔在那里不动了。只见这图:主角是兰,其次竹石;冷竹峭石,衬出兰之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不为恶境而改节的婉顺柔韧;其画法,工写兼用,以线条为主,略施淡色,水墨变化更显花容叶姿,色香味韵;细细品味,春寒的阴、晴、风、雨气息扑面而来。真乃兰中上品。之后,韵兰儿的名声更大,人们都为能得其片墨为荣,更不要说与其共眠了。

赵家大少爷知其韵兰儿画品也这般高格,更是不惜重金,来得更勤了。但此时更有一人看中了韵兰儿,他就是汪伪和平救国军张岚峰部师长汝大中。汝大中精于治军,喜好书画,乐于音律,更爱风月。他驻军药都不久,就听说了韵兰儿的芳名。这一日,他便装进了翠花巷。韵兰儿看其帖子,虽不乐意,也只得强颜笑迎。韵兰儿先为其鼓琵吟唱一曲《清平乐》,继尔为其画兰一轴。汝大中雅兴大发,也为韵兰儿画了一幅《红梅闹春图》。汝大中不仅熟于飞白画法,而且兼用狂草笔意,花枝交接处,笔断意续,运笔风神峭拔,挺劲潇洒,自根至梢一气呵成。其画,枝多花繁,繁而不乱,疏密有绪,密中见疏,疏中时有聚散;殷红的花朵虽有媚态,但与铁骨铮铮的干枝相映,亦显珠玉迸发,清气袭人。韵兰儿在一旁微笑颔首。汝大中当夜就与韵兰儿宿在了一起。

汝大中是一师之长,拥兵药都,他看上了韵兰儿,其他人自然不敢再想。韵兰儿对汝大中也是殷勤伺侯,汝大中对韵兰儿更是相遇恨晚,两人几乎是日日同眠。有时夜间,汝大中也把韵兰儿接到汝的住处姜家公馆。这日,韵兰儿又到姜家公馆。一夜缱绻,韵兰儿早早起来梳冼妆扮。待汝大中起床,韵兰儿郑重对他说,“我有一事相求?”汝大中笑了,“你说吧,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儿!”韵兰儿望着汝大中的双眼说,“我要你杀了日本宪兵队长山本一郎和警备队长小野腾木!”汝大中突然站了起来,“你,你是什么人?怎么能让我这样呢!”韵兰儿坐在了圆凳上,“我就是一风尘弱女。第一次见你画梅,虽花有媚态,但老干横枝铁骨铮铮,知先生骨气还在,现国难当头,理应汝成大节!”汝大中沉吟良久,呵呵大笑,“女子之见,我要不做呢?”韵兰儿从容起身,伸手从奁盒中拿出一雪亮短剑,汝大中愕然之间,韵兰儿刺喉而倒。

十天后,汝大中以做寿设宴为名,把日本宪兵队长山本一郎和警备队长小野腾木请到姜家公馆,席间将二人及卫兵杀死。当天,拉出和平救国军三个师、一个支队计一万七千人,归国民政府。

《药都志》记载:是日,民国二十九年六月二十九日。而对韵兰儿却无片言只语。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