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六家畈人物传略——吴抱冰青年从军二三事

时间:2009-06-23 14:39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吴抱冰 点击:

1944年秋冬之交,我不顾亲老弟幼,毅然逃出了日伪统治的沦陷区(合肥东乡长临河),来到国民党安徽临时省会——立煌(今金寨)。适值西南危急、重庆吃紧, “知识青年从军运动”轰轰烈烈, “安徽省知识青年从军征集委员会”也应运产生,省主席李品仙兼任该会的主任委员,廿一集团军副总司令张淦兼副主任委员,保安司令部特党部委员汪廷霖担任总干事,负该会的实际责任。征集委员会设在国民党安徽省党部内,大门两侧,悬挂着一副红底金字、赫然醒目的对联: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它就像巨大的吸铁石一样,强有力地吸引着成千上万的热血青年。我这个从沦陷区逃出来的不甘过亡国奴日子的社会青年,也同一班大中学生、机关公务员一样,怀着满腔沸腾的热血争先恐后地响应了这个空前的“号召”。翌年元旦后,奉令开赴甘肃天水集训半年,未及喋血沙场,日本鬼子就投降了,又转移到陕南沔县接受预备干部训练,约l0个月复员。时在1946年夏。往事如烟,迷离难辨,但有二、三事,深铭心版,在回首当年时,记忆犹新...

我们从军时,合肥旅立(煌)同乡会召开了热烈的欢送会,同乡会的上层人士如保安副司令陈维沂,省府参议宋逸琴、胡佩庚、周尧阶等皆到了会,致了欢送词,赠送了题名的纪念册;李鸿章的孙子李蕴曲适因公来立,闻讯也接见了我们合肥撮镇区的青年(因李亦撮镇区人),还在一起会餐、合影;陈维沂在他的私邸宴请了我们,陈夫人还亲手调制了几样可口的家乡菜。 这里面寄寓着几多淳厚真挚的乡情,几多殷切感人的激励呵!

陈氏私邸位于立煌桂家湾附近的山坡上,茅舍泥壁,极其简陋。他家的客厅朴素无华,陈设的一桌一椅都是白木的,丝毫没有文饰,壁上无一幅稍负盛名的字画,只一进门就看到一副书写不久的、新装裱的字联,联语是: “稻粱菽麦黍稷,诸谷并重;马牛羊鸡犬豕,六畜同春”。联旁有陈氏简要地加以解释的小跋。第一次大革命时,湖南的农民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湖南大豪绅叶德辉恨之刻骨,以“农会”二字冠首,作了一副嵌字长联:农运宏开,稻粱菽麦黍稷,一般杂种;会方大启,马牛羊鸡犬豕,六畜同春。而陈氏将此联文除头改尾而赋予了截然不同的新意。宴罢,陈氏向我们散发了油印的《告同乡从军青年书》。开头这样说: “新年方始,新人方生,新国家待建,新事业待成,老年老马与老乡将何言乎?”我们是1944年初冬从的军,因故延迟月余才走,1945年元旦是在立煌度过的,故日: “新年方始”。这“书”的主旨,仍然是进一步阐释他“诸谷并重”、 “六畜同春”的观点,意思自然是要我们成为具有像他一样观点的新人。这篇文字,文辞相当优美,据说陈氏作后,经乃兄维藩先生润色,维藩先生曾在合肥正谊中学教授国文有年,文笔极好,时任保安处上校秘书。惜文早散失,不然,倒是一篇很好的文史资料。

陈维沂字与吾,合肥人,曾留学日本,据他对联中小跋的介绍,说是幼时生长异乡,何处则未明言。我与他短短的两次接触,所得的粗浅印象是:生活朴素,治身谨严,是个诤诤敢言的直士,绝无一般国民党官僚腐败的作风。但也有人背后骂他“假清高”,我认为即使如此,也要比那些横行无忌、食民以肥的虎狼好得多。陈氏喜欢冷水浴,虽数九寒天,也必坚持。抗战濒临胜利时,某日陈氏因洗冷水浴发病,浑身抽搐作痛,治疗无效,遽尔作古。没有亲见抗战的胜利,实在是陈氏一大憾事。胜利后,国民党安徽省会迁来合肥,为了纪念陈氏,曾划某条路,命名“与吾路”。1946年夏,我复员回乡,忽闻噩耗,惘惘然若有所失。虽事隔近半个世纪,但陈氏那副绝俗的对联和严肃的风貌,一直活在我记忆的深处。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