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与祖国同行——第一代个体户“傻子”年广九

时间:2009-09-15 08:24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张岳 整理 点击:

摆小摊曾惹来“牢狱之灾”

[画面]清晨,年广九走进芜湖步行街上的傻子瓜子店铺。 72岁的他精神抖擞,消瘦的脸上透着生意人特有的精明,被烟熏得发黄的手指上,一枚硕大的金戒指显得分外显眼。

[记忆]改革开放前,我因摆小摊被抓去坐牢,当时谁要是做点生意谁就是在“犯法”,但是我为生活所迫,别人不敢我却不得不敢啊。

1937年,我出生在淮河之滨的一个小村庄,当年淮河发大水,父亲带着全家一路乞讨迁到芜湖,摆小摊养家糊口。新中国成立后,我们一家以街头摆摊卖水果为生。后来,水果摊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给割掉了,我又开始贩板栗。 1963年,我因投机倒把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我出狱后,一家人的生活依然没有着落,有一个炒瓜子的邻居熊师傅看我家日子太困难,就教会了我炒瓜子的手艺。我不得不和管理者打起了“游击”,每天晚上七八点钟开始炒瓜子,一气干到第二天早晨5点,洗洗脸,稍微睡一会。 7点钟左右又起来,开始把炒好的瓜子分包包好,到人们下班时间了,就出去偷偷地卖。

改革春风催生“傻子瓜子”

[画面]从一楼店铺旁的侧门上到二楼,炒货特有的气味扑面而来,年广九的背影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越发意味深长。

[记忆]改革开放后,环境渐渐宽松了,我的“傻子瓜子”也渐渐出了名。1981年9月,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正在家中炒瓜子,突然从市政府来了4个人,其中有芜湖市当时分管财贸的副市长,他伸出手跟我握手,鼓励我要把“傻子瓜子”品牌创出来,打出去,为芜湖增光。当时,街上的人都在议论“市长去了年广九家”,个体户戴上了“红帽子”。我要是哪一天不出摊,其他小摊贩也不敢出摊,大家看我出来了,其他人才敢摆摊。

那时很多报纸都报道了 “傻子瓜子”,全国各地都有人上门订货,我就顺势而为,在市郊办了3个瓜子加工厂,雇了30多名工人,每天要加工5000公斤的瓜子。之后,我又到合肥、蚌埠、马鞍山等城市设立16个代销点,由原来单一的零售发展到代销、促销和批发等多种经营形式。 “傻子瓜子”发展越来越快,需求量越来越大,我又在省外开办起加工厂,雇用了多名工人。当时,光芜湖这边厂的雇工就有100多人,有人称我为“中国第一商贩”。

“三次点名”肯定千万个体户

[画面]手机铃声响起,年广九掏出手机,“有记者来采访,生意又比较忙,等一下我再打给你”。挂掉电话,年广九高兴地说:“这里有很多老朋友,上午打点生意,下午会友娱乐。我晚年幸福生活,要感谢邓小平啊。 ”

[记忆]有了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我的确赚了很多钱,有人说我是资本家,说要“收拾”我,最后惊动了邓小平。 1980年邓小平在一次谈话中说对“傻子瓜子”带出的问题要“放一放”、“看一看”。 1984年10月22日,邓小平再次明确指出“傻子瓜子”的发展伤不了社会主义。民营经济发展中的雇工问题由此迎刃而解。

1992年初,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又一次提到了我,实际上是对全国千千万万个体私营者的再一次肯定。此后,安徽乃至全国的工商户如雨后春笋般地发展壮大起来,到如今,私营经济进入到超常规发展的腾飞时期。我现在在省内外开了多家“傻子瓜子”专卖店,生意做得很红火。

【人物感怀】

改革开放成就了我发家致富的梦想,也给全国千千万万个体户铺就了致富路。我这一路走来,历经风雨见彩虹,也算是私营经济发展的缩影。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