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渡江英雄马毛姐

时间:2010-07-01 11:22来源:安徽文史资料巢湖卷(二) 作者:江安惠 点击:

1949年4月20日夜,当电波传达渡江命令时,整个无为县100余公里的长江大堤上万炮齐鸣,炮弹带着火光呼啸着飞向江南的国民党守军阵地,众多的信号弹嗖嗖地窜上天空,隐蔽于江堤边、河汊里的木船飞快地翻入长江,向江南疾速前进,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时刻终于来到了。在冒着枪林弹雨南渡的木船中,有一位个儿不大、扎着辫子的女孩,她沉着稳健地掌着船舵,直把解放军送上长江南岸。她,就是不满15周岁的马毛姐。在渡江战役庆功大会上,她被授予渡江一等功臣。

马毛姐出生在无为县马家坝的一个贫苦渔民家庭,从小就尝尽了世上辛酸。1948年6月,南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野九兵团二十七军一举歼灭了驻长江下游地区北岸的国民党军队,无为解放了。1949年2月,顺着马家坝到百里江堤上,滚动着川流不息的炮车,在无为县的大小村落里,驻扎着20万解放大军。刚刚获得解放的无为县民工抬着担架,挑米担柴,忙着支前,希望解放军早日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马毛姐一家和其他穷苦人家一样,也沉浸在获得解放的欢乐里,总是替附近的驻军忙这忙那。年少的马毛姐决心要为解放军做点事。一天,她看到一张征集民船的布告,高兴地连蹦带跳地跑回家找她哥哥。“我要过江,到南京去抓蒋介石啦!”她和大哥一商量,瞒着爸妈就跑到离家20里的凤凰颈船舶站报了名,要在大军渡江时当水手。

马毛姐兄妹是头一批报名的。马毛姐想,靠这几条船送解放军渡江那可不行啊。这方圆20里,谁家有船谁家没有船,他兄妹俩心里早有一本清册。于是,她和哥哥挨家挨户去动员。贫苦人家一听要送大军渡江,个个都不甘落后,而地主、富农表面上点头哈腰,暗地里却搞破坏,有的把好端端的木船沉到河底,有的硬是让水把船冲得无影无踪。

1949年4月20日上午,解放军召集各村水手开会,马毛姐高兴得眉开眼笑,一蹦多高。没想到哥哥却不让她进去,说是要渡江就告诉她,可哥哥前脚刚进会场,马毛姐后脚便偷偷地钻进了人堆。

进会场不久,首长就说话了:“乡亲们,我们很快就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进军江南,离不开人民的大力支援,现在急需要木船,需要突击队……”台上的话音未落,人群中突然冒出一声女孩的清脆童音:“我要参加突击队!”只见马毛姐站到板凳上,不停地挥动自己的手。但首长看她年龄太小了,当时没有批准。

到了下午4时,参加渡江的船只用柳条伪装完毕后,纷纷从无为太阳洲芦苇丛中划到长江边。傍晚,江风呼呼从南岸吹向北岸,小船上已坐满了渡江的勇士们,他们个个手中握着枪,腰上挎着手榴弹,背上背着炸药包,任务是当先锋搞爆破、炸敌堡。此时,马毛姐再也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偷偷地躲在船尾,就在这节骨眼上,还是被解放军发现了。一位首长沉着脸吓唬她说:“小鬼,你来干什么?”“来送你们过长江!”“你要被敌人的枪炮吓哭了,我们都会危险!”她哥哥也着了急,一把将马毛姐推上岸。

晚上9点多钟,风向突然由南转北。马毛姐躲在芦苇里,盘算着如何上得船去。这时,第一颗信号弹升起来了!接着,沿着江边上空,一串串信号弹腾空而起,马毛姐在岸上急得直跺脚。眼看一只只小船离岸而去,说时迟,那时快,她飞快地捡起一根撑船的长篙朝地上一点,猛地一跃而起,刚好落到她哥哥驾驶的那只木船船尾。船上的解放军和她哥哥都惊讶不已。这时,连同这只船在内的第一批突击船,犹如离弦的箭乘风破浪,直指大江对岸。

船悄悄地驶向江中心,但被敌人的照明弹照得影影绰绰。垂死挣扎的敌人不甘心失败,他们向大江上的船只猛烈开炮。炮弹或左或右地掀起冲天水柱,恶浪撞击着船舷,冲在最前面的4只先锋船被击沉2只。哥哥见状,要救助沉船,吩咐妹妹把船舵推歪,好暂缓前进。马毛姐高声叫道:“冲过去,不能停!”

马毛姐此时浑身是胆,什么也不怕。她暗暗下了决心:我就是被打断了腿,打折了胳膊,也要把解放军送过长江!她抹去溅到脸上的水珠,把舵握得紧紧的,掌得稳稳的,好让船一直向南。

敌人的机枪子弹像雨点似地打过来,打烂了帆篷,打穿了船板,打伤了战士,也划破了她的右臂,鲜血直往外涌,马毛姐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她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是拼命地抱着舵向前冲。

半个多小时后,船就要抵达南岸金家渡了,龟缩在碉堡里的敌人仍在顽抗。那挡在前面的4个明堡、5个暗堡都喷着罪恶的火舌。还没等船靠岸,战士们抱着炸药包,端着钢枪,像猛虎一般跳下水去直扑暗堡。霎时,只听背后万炮齐鸣,江面上帆影飞渡,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突破了所谓“固若金汤”的长江天堑,为历史留下“百万雄师过大江”的一页壮举。马毛姐仿佛看见了人民解放军正冲进南京城,直捣蒋家王朝,浑身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当夜,她穿梭似地来回五六趟运送大军过江,并在返回途中救起多名落水战士,成了奋勇支前的英模。

渡江战役结束后,无为县召开盛大的庆功大会,马毛姐被巢湖军分区支前司令部授予“一等功臣”称号。在所有渡江支前的英模中,她是年龄最小的一位。后来,组织上考虑到她家境贫寒,又从未进过学校,便保送她进入炳辉烈士子弟学校学习,一切费用由国家供给。

1951年9月,她和无为县另一位特等渡江英雄车胜科受政务院(后改称国务院)邀请赴北京参加国庆典礼,还受到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10月3日,毛主席又派车把她接到中南海共同进餐。饭桌上,毛主席问马毛姐识不识字,想不想到北京读书。她告诉毛主席:“我已在安徽炳辉烈士子弟学校读书了。”毛泽东主席慈祥地连声道:“好哟,好哟!”转身从书橱中抽出一个精致的纪念本,在扉页上留下了“毛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珍贵笔迹。



顶一下
(9)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