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桐城“狂生”陈澹然

时间:2010-07-16 13:24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姚悦 点击:

著名“草圣”林散之先生在其《林散之书画集》自序中有这样一段话:“弱冠后,复从含山进士张栗庵先生学诗古文辞。先生淹贯古今,藏书甚富,与当代马通伯、姚仲实、陈澹然诸公游,书学晋唐,于褚遂良、米海岳尤精诣……”。从中可以得知,林老恩师张栗庵先生与澹然先生多有文字之交,常聚一起谈文论诗,志趣可谓莫逆相投。

陈澹然(1860-1930年)字剑潭,号老剑、晦堂,安徽桐城人。少年时代的陈澹然就以不同寻常的才气而闻名乡里。应童子试时,以奇文妙著而轰动故里。于光绪十九年(1893年)中恩科。由于澹然先生胸积万壑的学识,在民国初年,就被袁世凯委任为总统府高级顾问、陆军部编修。时隔不久,杨度为袁世凯称帝组织“筹安会”,招澹然入幕,遭先生严词拒绝。先生无心为官,甘于清贫,常闭门谢客以著奇文。

1926年,安徽当局筹设安徽大学,省长高世读聘姚永朴(字仲实)为校长,姚未赴任,后遂聘刘文典暂管。时澹然先生与当时名流郁达夫、朱湘、陈朝爵、杨铸秋等被延聘为安大中文系教授。

喻澹然先生为“狂生”实指其胆可佩也。先生虽为桐城人,然其不喜桐城派之文章。众人皆赞桐城文章妙天下,而澹然则大胆地讥讽桐城文为“寡妇之文”。他曾对名士汪辟疆说:“桐城文,寡妇之文也。寡妇目不敢斜视,耳不敢乱听,规行矩步,动辄恐人议其后。君等少年,宜从《左》、《策》讨消息,千万勿走此路也。”此言一出,桐派学子一片哗然,纷纷怒责其为“叛逆”、“狂生”。澹然先生闻之却毫不在意,一笑了之。故有人戏称先生为桐城派的“别支”。

澹然先生对于权贵从不屈膝奉承,敢于直言抨击。光绪年间,户部尚书翁同騄(和)、湖广总督张之洞力主维新,拥戴光绪帝亲政,因被当时名流推许为“贤宰”、“名臣”,从而享有“清流”之名。澹然先生却力排众议,痛斥翁、张二人“徒有清流之名,而无治国才干。”一些讨好权贵者闻听此言,莫不惊恐咋舌,面无血色。陆军总长段祺瑞也闻先生才名,想招澹然入幕为官。然言语间二人话不投机,段总长一脸的怒气,澹然先生也不示弱依附,拂袖扬长而去。可见其胆量过人之一斑。

先生不仅胆识惊人,更多的时间则勤以著述。先生文常以司马迁、班固自许。在安大执教时,先生讲授的就是中国通史。代表作有《江表忠略》二十卷、《原人》四卷、《原学》二卷、《权制》八卷、《宪法制原》四卷、《王文成公成年谱》一卷、《皖志议略》二卷、《中国通史》、《异伶传》、《田间兵略》、《晦堂文论》、《方柏堂先生事实考略》(与桐城文士方守彝合著)等等,著述可谓浩瀚宏富,誉满天下。尤值得一提的是先生入湖南、江西学幕阅卷之际,多方搜集湘军史料,撰写成具有真实研究价值的杰出名著《江表忠略》。

如今,能留存于世的有关澹然专著书籍可谓稀有珍罕,多经战火焚烧而不在人间矣!有喜资掌故之士,若闻先生善籍,哪怕缺本少页,也不惜重金一掷。本人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偶获先生“仗剑横江”珍贵手迹横披一幅,十分的珍爱宝惜。字体为行书,纸本三尺条。初视者喻为平庸之作,然若细嚼品赏(张挂欣赏),甚感四字激情豪迈,笔势大度而尽显侠肝义胆之高尚气节。书风出于宋苏米二家之间而又不为其貌所囿。字体豪气之中透着股笔墨内在的文人奇气,令人赏后不忍释手。

款落老剑,共钤印五方,起首一印由于纸张略有破损已模糊不可辨认。有趣的是有二方中号印分别盖于“老”、“剑”字中间(可能是先生独标个性之“裸露”),很为独特。最为跳眼的是款字旁盖朱文“字曰剑潭”、白文“陈澹然”大印各一方。这也恰好从另一方面窥视出澹然先生狂放不羁、大气无拘的精神,仿佛与文中四字相得益彰。

澹然先生除曾担任过袁总统府高级顾问外,还历任过江苏省长公署顾问、江苏省通志局提调、安徽省水利局长、安徽省商业学堂总监、安徽省通志馆馆长等职。民国十九年(1930年),澹然先生病逝于安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