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文学博士梅光迪

时间:2011-04-15 22:32来源:南陵网 作者:王翔 点击:

梅光迪(1890-1945),字觐庄,号迪生,文学博士。出生于本县弋江镇西梅村的一个世代书香之家。梅光迪6岁随父读书,12岁中秀才,时人目之为神童。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起,在安徽省高等学堂、上海复旦公学学习。宣统三年(1911年)考取官费(第三批庚款)留学,入清华学堂留美预备班学习。民国2年(1913年)派往美国威斯康辛大学。

梅氏在清华学堂攻读三年,不仅为其留学美国,获文学博士学位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而且为其日后的学术思想,治学方法烙上了鲜明的印记。此时正是梅氏意气风发的弱冠之年,清华无疑成为其新思想和整个文化观念孕育的温床。

民国2年,梅光迪前往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就读,不久即转入芝加哥西北大学攻读西洋文学。留美期间,梅光迪清华时期的同学,以后足可以称为学衡派核心和主将的胡先骕、汤用彤等也先后均游学美国,并在大洋彼岸获得硕士学位。梅光迪还结识胡适、任叔永、杨杏佛、康擘黄等人,并相遇上海复旦公学的故交——文史大师陈寅恪。他们都受过系统的传统教育,又正在接受西方文化的熏陶。因此,民族主义和建设世界性新文化的朦胧意识,更增强了他们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民国4年,原就读于芝加哥西北大学的梅光迪仰慕新人文主义大师白壁德教授之声名,转入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研究院,以白壁德为师,系统地学习和研究并接受了白氏基于个人道德完善的人文思想,专攻西洋文学。研究院学习期间,梅光迪刻苦攻读,博采东西,并览今古,成绩优异,毕业时获文学博士学位。因此,梅光迪与其清华、哈佛学友,以后的学衡派中坚成为我国第一代系统接受近代科学训练并正式灌注西方文化知识的学者。

民国4年夏季,一场有关中国传统文化走向的争论在美国绮色佳拉开了帷幕。其时,胡适先生已认为白话是活文字,古文是半死的文字。在绮色佳度夏时,胡适和梅光迪、任叔永、杨杏佛等人常常讨论中国文学的问题。讨论中,胡适提出的中国文化新观点。遭到梅光迪的反驳,绝不承认中国古文是半死或会死的文字,双方争论的十分激烈。是年9月17日,在梅光迪刚从芝加哥西北大学毕业,前往哈佛大学拜白壁德为师时,胡适做了一首长诗送给梅光迪,其中有两段宣言:

梅生梅生毋自鄙!神州文学久枯馁,百年未有健者起。新潮文学来不可止,文学革命其时矣!吾辈势不容生视。……作歌今送梅生行,狂言人道臣多烹。我自不吐定不快,人言未足为重轻。

在这首诗中,胡适第一次引人注目地用了“文学革命”这个名词。由于当时胡适初到纽约,梅光迪初到哈佛,两人都很忙,没有打笔墨官司的余暇。“但这只是暂时的停战”(胡适语)。

直到民国5年7月,一首小诗再次引起了双方大论战,拿胡适自己的话就是,竟把他本人逼上了决心试做白话诗的路上去。

这一年7月8日,任叔永同梅光迪、陈衡哲女士、杨杏佛、唐擘黄等人在凯约嘉湖上摇船游玩。任叔永做了一首四言的“泛湖即事”长诗,寄到纽约给胡适看。诗中有“言棹轻楫,以涤烦疴”,又有“猜谜赌胜,载笔载言”等句子,对于此,有自己想法的胡适是颇不以为然的,他写信给任叔永说:诗中所用“言”字“载”字,皆系死字;又如“猜谜赌胜,载笑载言”二句,上句为二十世纪之活字,下句为三千年前之死句,殊不相称也。

胡适此言一出,梅光迪立即撰文代抱不平:足下所自矜持为“文学革命”真谛者,不外乎用“活字”以入文,于叔永诗中稍古之字,皆所不取,以为非“二十世纪之活字……夫文学革新,须洗去旧日腔套,务去陈言,固矣。然此非尽屏古人所用之字,而另以俗语白话代之之谓也。”

梅光迪有点动肝火了。也许,幽默的胡适成心要和他开开玩笑,做了一首一千多字的白话游戏诗回答梅光迪:人间天又凉,老梅上战场。拍桌骂胡适,说话太荒唐!说什么“中国应有活文章!”说什么“须用白话做文章!”文字哪有死活!白话俗不可当……老梅牢骚发了,老胡哈哈大笑。且请平心静气,这是什么论调!文字没有古今,却有死活可道。

这首打油诗自然一半是少年朋友之间的游戏,一半是胡适有意试做白话的韵文。梅光迪显得有些义愤,他告诉胡适:读大作如儿时听“莲花落”,真所谓革尽古今中外诗人之命者!足下诚豪健哉!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