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力图劝阻袁世凯称帝的周学熙

时间:2011-06-13 21:49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王庆云 点击:

周学熙是我国20世纪初叶的社会名流,他出身显宦之家,自己又是集权贵金钱于一身的政治家、实业家、金融家,一生游走在主流社会之中。周学熙一生最大的功绩在于办实业,实业救国,为中华民族工业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他亲自创办的著名企业有:北京自来水有限公司、中国实业银行、唐山启新洋灰公司,大苑实业银行、华新纱厂、兴华棉业公司、跃华玻璃公司、唐山启新机器厂等。他与江南状元企业家张謇齐名,被人们誉为“北国工业巨子”,有“南张北周”之说。

同时,周学熙又是中国近代史上臭名昭著的大军阀袁世凯身边的要人。1901年秋天,周学熙被清政府派往山东济南,当时山东巡抚袁世凯正在推行教育改革,筹办山东大学堂,便委任周学熙任大学堂总办。袁世凯非常赏识周学熙办学堂中表现出来的才干,不久他调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也就将周学熙调到天津,委任为天津候补道兼办直隶银元局。1903年,周学熙被派遣到日本考察,回国后,被委任为直隶工艺总局总办。袁世凯调任军机大臣后,向慈禧和光绪皇帝推荐周学熙进京“总理京师自来水”事宜。袁世凯为民国大总统后,周学熙担任了两任财政总长,同时兼任税务处督办。期间,在袁世凯的力挺下,他大力整顿税制、兴办银行、发行新货币,使全国流通货币得以统一。作为一个政治家,周学熙曾经有过以天下为己任的雄心,为挽救国家危亡,特别是濒临崩溃的国家财政进行过努力。但是,由于身处的那个时代的局限性,他无力承担救国救民的重任,也不可能改变袁世凯所推行的独裁卖国的统治。相反的,由于形势所迫,他也参与了“善后大借款”等饮鸩止渴,出卖国家利权的事情。他越是为此废寝忘食,苦心积虑地干,越是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同时也与自己的初衷——离得越远。这是周学熙个人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就在周学熙第二次担任财长整整一年的丙辰正月二十一日,他回忆自己的从政生涯,作了一首《感怀》诗,表达了他在看清袁世凯的专制统治和自己政治生涯即将失败时的无可奈何的悔恨心理。诗曰:

误染缁尘又一年,江湖回首信依然。女娲炼石天何补,精卫衔山海岂填。

落落孤云闻唳鹤,茫茫远水堕飞鸢。莼鲈那及桃花鳜,剩欲乘者放钓船。

袁世凯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从临时大总统到正式总统,进而成为终身总统,但他的野心并没有满足,竟然利令智昏,违背历史潮流,梦想恢复帝制。1915年8月,杨度等人在袁世凯的示意下,组织了“筹安会”,挂着“学理讨论”的招牌,干着公开鼓吹复辟帝制的政治勾当。周学熙对于“筹安会”头领杨度的拉拢,坚不附和。当他看到筹委会把帝制问题闹得满城风雨,引起许多人的反感,就想做最后一次努力,秘密上书袁世凯大总统,要求取缔筹委会,将杨度等所谓“筹委会六君子”治罪,“以谢国人”。尽管周学熙与袁世凯有着一层特殊的关系,但袁世凯此时已经决定将帝制公开化,对于反对帝制的意见不但置之不理,反而百般狡辩。一次,袁世凯派总统府武官侍从来到周府,请周学熙到总统府西苑去听戏。周学熙来到西苑,但见袁世凯正与几个亲信阁员,坐在游船上赏荷听戏。周学熙登上游船,他无心赏景,只是默默地坐着,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大总统召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袁世凯此刻的心情不错,他一面拣着几样时鲜果蔬吃着,一面与众人说着“闲话”,当谈到恢复帝制的话题时,袁世凯瞟了一眼坐着不语的周学熙,漫不经心地说:“不过,任何事都会有人反对——当然,反对的人也不完全是恶意,特别是有关国体的大事,如何搞,见仁见智嘛,是可以的。也有人出于对国家一片忠心,一时糊涂,也不能说就是全错”。袁世凯故意做出十分大度的样子。周学熙知道,袁世凯是在给自己敲边鼓,但他没有搭腔。

船靠了岸,大家上岸,来到丰泽园,在大厅里边吃边听戏,周学熙无心听戏,心里像有团乱麻堵在那里,有些透不过气来,袁世凯是个猜疑心极重的人,刚才一直拐弯抹角地用话敲打他,周学熙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一微小的动作,也被袁世凯发觉了,他故作关心地问:“缉之,你是不是不舒服?你的脸色可不太好啊。”周学熙听罢,心里一动:“是的,最近一段时间,我的身体一直很糟,早想向大总统告个假……”袁世凯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站起身,点了周学熙一下,离位同到一间陈设华丽的密室之中,两人说了几句闲话,袁世凯就引入正题:“缉之,你对外面那些君宪,帝制之议怎么看?”周学熙认真地答道:“大总统,恕学熙直言,这件事情断不可行。自宣统末年以来,连年动荡,致使百业凋弊,列强诸国虎视中华,早有鲸吞之意。当务之急,乃是增强国力,防止外侮为第一要事……。万一有人再借此题目兴风作浪,岂不要天下大乱。还望大总统以国家为重,不要为鼓吹帝制的人所惑……”袁世凯听后非常失望,他自以为了解周学熙,知道周学熙对他称帝活动是不赞成的,但是他希望周学熙能像过去那样,只要是他袁世凯定下来的事,就坚决地去完成。包括前年“善后大借款”那样的事。看来,他想错了,周学熙再也不是那个一贯听命于他的得力干将了。但是,他要当皇帝,舍不得,也离不开像周学熙这样在财政方面的奇才,他还想做最后的努力,希望以私人的关系和感情打动周学熙。袁世凯十分动情地说:“缉之,我已经老了,我的先代没有活过59岁的,我今已57岁,看来离大限也不远了,我一直想摆脱艰巨的责任,归隐于洹上,安度晚年。可是又没有合适的人选来接替我,人民把国家重担交给我,我不敢因私废公而推卸责任,现在举国上下,到处都有人推戴我做皇帝,我实在是无此打算,我给你说句心里话,皇帝,我是不要做的。”停了一下,见周学熙猛地抬起头,眼里放出希望之光,又连忙说:“不过,民意不可违呀,我也是十分为难。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我完全赞成,可大家不听我的,非要我做皇帝,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周学熙的目光又渐渐黯淡下来。他对袁世凯太熟悉了,他口口声声说不要做皇帝,但他这番话的中心意思分明是让周学熙为他登上皇位助一臂之力。周学熙痛心地感到,几个月来,呕心沥血施行的财政恢复计划和兴业富国的梦想,即将付之东流。他深知,袁世凯对待任何反对或抵制他的人,都是不会手软的,前任内阁总理赵秉钧,就曾因在电话里埋怨了他几句,不至一个月,就被袁在天津派人毒死了。想到这里,周学熙出了一身冷汗,他告诫自己必须迅即逃离政坛,否则,说不定那一天袁世凯就会加害于自己。

历史注定了周学熙以失败而结束他的政治家的生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放弃。时过不久,周学熙正式具呈袁大总统,请求辞去财政总长的职务。袁世凯也不再指望周学熙为他当皇帝效劳了,但是,他不愿放走周学熙,不准他辞职,周学熙没办法,就借口多年来,政务繁忙,“积劳成疾”,请长期病假。袁世凯不得已,只好准假,让他到北海去养病。后来,经周学熙的一再要求,才移居京西的香山宜静园修养。在养病修养期间,袁世凯切断了周学熙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甚至连家人也不得相见,实际上是将周学熙软禁起来了。直到袁世凯在内外交困中被迫取消帝制,暴病身亡之后,周学熙的财长职务才得以开缺,他也才安全地回到了天津的家里。

从此以后,周学熙彻底放弃了从政的打算,又回到了他一生为之奋斗的实业中去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