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今人物 > 近现代人物 >

乌以风先生小传

时间:2012-02-12 20:14来源:收集整理 作者:朱康宁 点击:

一、拜师求教

乌以风于1901年出于山东聊城。1922年至1928年就读于国立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后浙江省国书馆编纂和杭州省立高中教师。他立志教育和大成学业,在某种程度上与伟大教育家马一浮先生的交往和教诲是分不开的,他把马先生奉为恩师和做人楷模,马先生视他为膝下弟子。马一浮号湛翁,庄穆和蔼,美髯飘飘,一脸道容。他于1883年2月25日生于四川,1967年6月2日逝世,享年85年。湛翁11岁丧母,19岁丧父,20岁丧妻,以后未娶,专门致力于教育,学问渊博,独具见解,曾与周恩来总理有很深的交往。乌以风曾这样赞扬恩师:“凡中土九流,百家之学,汉宋经师之论,文史词章,小说杂记,无不涉猎,进而求其原委,明其旨归,佛教经典,义禅教理,以及道教玄学亦莫不旁研兼通。”“在杭州时,居陋室,服布衣,潜心为学,不求人知,曾立下誓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1929—1932年间,乌以风向湛翁问业请益未尝间断。1934年他任安徽省立宣城中学校长,每遇休假必去拜谒先生。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湛翁迁居四川筹设复性学院,乌以风被先生当作得意门生选中,同时入川。湛翁开办复性学院,旨在弘扬大法,启迪后学。乌以风在该院先任都讲,继任典学,专司先生讲学时司仪。每次开讲前数日,都是先生写好讲稿,交他誊写,然后又送先生改正。讲期一到,他将旷怡亭打扫干净,并搞一束鲜花插在讲桌瓷瓶内,名曰献礼花。讲课前,学人云集,等候湛翁到来,每当此时,他去湛翁住地尔雅后,请先生莅临开示。先生将改定讲稿交与他,然后换上礼服,徐步前往,他随侍在后,等湛翁升座坐定,他将讲稿又手持顶礼以献。少顷,湛翁聚精会神向学人开示。

1938年,湛翁又迁回西湖定香桥蒋氏别墅。此处,湖光荡漾,山翠欲滴,烟柳围绕,亭台参差,这是湛翁学生蒋苏庵的居住地方。因蒋仰慕湛翁盛德,追随唯谨,故请先生住西。苏庵能诗,常与先生唱和,颇有一番桃李深情。乌以风曾几次赴西湖拜望先生,每次先生留他住西楼。西楼周围有西廊,可摆几椅,在此燕息眺望,使人心旷神怡。每值夕阳西下,晚风送爽,他都陪伴先生在此小坐,聆听先生的教诲。湛翁曾将和苏庵的诗抄送给他,以作纪念,诗云:“柳梢楼角南山庄,竹里行厨北斗虚,万事浮云苍狗幻,忘言坐对晚风徐。”

一年冬,他与几个学友奉侍先生围炉而坐,湛翁拨火见灰,便提示曰:“人的性理为习气所埋没,好像这炭火常埋于炉灰里,拨灰然后火出,破习然后性见,学者须有破习功夫,才能谈得上见性。”乌以风对先生这番话当时还领会不深透,屡经忧患,乃近晚年,他的习染才渐剥落。他晚年所著一百万字的哲学笔记《性习论》,对性习之辩论,皆因先生平时教诲和启发之故。

乌以风学诗始于30岁以后。能粗成篇章,自以为有长进,于是抄录数首面呈现湛翁指教。先生阅后,曰:“汝诗尚未入门。”他顿觉大渐,从此暗决心,发愤学诗,乃至花甲之年,仍觉得自己所作比起先生之诗浅薄,黯淡无光。1956年冬,湛翁应邀游南岭,返杭州后到他的新作,阅后大悦,对其“更喜南山归鹤驾,知音长在六桥西”诗句颇为赞尝。当时乌以风55岁了,但是得到先生夸奖他的诗作,还是第一次,他高兴得像一位初出茅庐的学子……

他从师湛翁30余载,把闻及先生的议论整理成卷,于1955年赴西湖呈湛翁座前,先生欣然修删批改,定名《问学私记》。他回天柱后,请友人抄一副本寄呈湛翁,另抄二本分送蒋苏庵,蔡禹泽君。“文革”时,他家被抄,其夫人十分惧怕,乃将湛翁手订稿付之一炬。后闻先生及蒋、蔡二君抄本均被红卫兵扫去,他十分心疼。1970年,乌以风闲天柱山中,偶又追忆先生教诲,又得数十年,故曰问学补记。1987年他将《问学私记》《问学补记》编成《马一浮先生学赞》,私费印行500册。可见,他对湛翁情深意笃,十分敬仰。

二、小家惊变

1940—1942年,乌以风任四川复性学院典学和重庆大学副教授。在此期间,他和一位大家闺秀结了婚。这位小姐不仅天生丽质,十分漂亮,而且颇有才华。他对她一往情深,爱得深沉。可是好景不长,由于一位国民党不小的军官插足,这个美好的小家庭解体了。突如其来的无情婚变犹如当头一棒将乌以风打懵了,他坐在书房内闷闷不乐,不思茶饭,留在心灵上的爱情创伤实在无法弥补……窗外,一只蜘蛛正在辛勤地结网。蜘蛛忽然失足掉在网下,正在顽强地向上拼搏。此时,乌以风的眼睛微微一亮,这情景多像在他在安徽天柱山中见到的只身悬空一上一下采石耳的药农,他的嘴角浮现一丝丝苦笑——那是1938年秋天,他游览天柱山,亲眼看到汲绳采药、飞崖走壁的药农贺来朝、贺来斌兄弟俩,由衰地赞叹:“绝技,绝技!”接着,他听两位药农讲述清军都统李云麟由贺氏祖公相助,登上天柱峰顶勒石刻字的动人故事,便萌生攀登古岳绝顶的念头,后来由贺氏兄弟等6人策划,使他始得平生一次壮游。他立足绝顶,大开眼界,投身于大自然的博大怀抱。他长吟低叹:“立极方知天地大,凌空不见古今愁;飘然遗世烟尘外,一啸鸾飞下九州。”从此,他与古岳天柱结下不解之缘。他对友人说:“登峰壮观,其乐无穷,下来时却十分惧怕,不得不紧闭双眼,任药农摆布,但转念一想,葬在名山之下,死而无憾。后来在临终前,他请求有关部门把他葬在天柱山的莳茶源,看着天柱山兴盛起来,如今他真的躺在天柱山的怀抱里,实现了他生于自然,复归自然的遗愿。他在书房内踱步,徘徊,思索。他要抛却痛苦,决计东归天柱,到大自然中去寻觅属于自己的快乐,幸福和归宿。他拾点简单的行装,悄悄告别重庆,独驾小舟飘荡在嘉陵江上。他对天、对地、对江吟道:“月出寒云江不迷,江声月色共高低,嘉陵江水峨眉月,水向东流月归西。”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